新筆趣閣 > 攻約梁山 > 《攻約梁山》445節殤,4
河北西路已經不是原來的西路,轄區在國難后和趙廉奪回霸莫二州后再次做了大調整。
  
  比如,廣信軍以東的象雄州、保定軍、順安軍、安肅軍等地區都劃歸了霸州防區,這些州或軍在國難后就都撤銷了,如今統稱霸州軍。霸州東部的地盤則劃出部分歸信安軍防守。廣信軍及以西到唐縣以東的地盤統一設立為中山軍防區。真定府西邊的代州、忻州及相關的雁門軍、寶興軍等原本不屬于西路,現在卻屬于了,統一設為一軍,為廣武軍。
  
  每個新軍府管轄區域這么遼闊,只是因為這是最靠近遼國的危險邊境地區,國難后就沒人了,只剩下駐軍和屯田軍孤懸在北,地盤再大也不會形成軍閥割據的威脅。
  
  統一管理還便于防范遼國入侵,不必每戰現派要員欽差從京城玩命趕去協調各部。
  
  西路轄區調整如此之大,往西擴展了這么遠,也是因為西面除了孤懸河東的折家軍以外就是漫漫無人區或是被遼國云州地區的人趁機侵占居住了以便有地耕種有現成的原宋人房舍可居住生活。
  
  中山軍長官是節度使王煥,也就是水滸中提到的殺人放火受招安的典型,那十個節度使之一,與另一個叫張開的節度使,原本同屬于中山府治下的一鎮軍侯。
  
  節度使品級很高,朝廷有數的從二品大員,但宋代的節度使不同于唐代,實權很小而且常常無軍權,就象王煥和張開雖然能領軍守邊,手下曾經有一萬兵馬,管著他們的中山府知府卻通常只是個從四品.......宋代,象這種小官管大官的現象很常見,半點不稀奇。重要的不是級別,而是實職。
  
  實權大,小小地方六品都監照樣能隨意驅使發落在轄區的最高品驃騎大將軍如狗。
  
  享受了受招安好處的十節度使都曾經是橫行一方的大盜,都有過人的本事,但本身武藝極高現在老了也仍然保持高手戰斗力的只有一半。另一半不大行了的也不是因為老了,而是當官久了就沉迷官僚享受,漸漸腐/敗,武藝有些荒廢了。
  
  五個仍然強悍的節度使中,原本就是第一高手的張開仍然排第一。
  
  張開是北宋三大武術家之一,歷史上和周侗、陳希真并稱。
  
  只是周侗當過御用拳師,人們方便練習的拳腳防身功夫最高,在京城開官方性質的武館,教過的名人、軍官、衙內、有錢公子哥、江湖民間好漢等各色人種太多,名氣最大。
  
  張開不僅個人武力非凡也擅長治軍打仗守邊,這么多年來鎮守邊境,年年抵抗遼寇囂張的南下“打草谷”燒殺搶掠,兢兢業業忠誠職守而且干得出色,遼寇畏之......西軍毀滅后,宋王朝太缺乏能打的大將,調為廣武軍主官,鎮守代州。
  
  個人武力排第二的就是原雁門節度使韓存保,過去是,現在仍然是。
  
  第三就是王煥了,長年守邊,一身本事一日也沒丟下,和原來的張開轄區離得不遠,相互砥礪,有為,治軍有方,行事穩重有分寸,護國護民守邊有大功,沒叛逃海盜,在朝廷眼里屬于珍稀的忠義能打大將,因而如今能做到中山軍長官。
  
  然后就是原京北弘農節度使王文德以及原瑯琊彭城節度使項元鎮二人了。
  
  其他五人,上黨節度使徐京、潁州汝南節度使梅展、江夏零陵節度使楊溫、隴西漢陽節度使李從吉、清河天水節度使荊忠。后兩者的地盤都在甘肅原西軍那,如今全是茫茫無人區的深處。
  
  趙岳掃北征西時,卷走了西軍和百姓,連帶山西西部,不稀得要居于西軍地盤內的這兩腐化官僚的二人。李從吉和荊忠就遭了殃,軍隊反叛沒了,當時城池失控,一片叛亂的刀槍揮舞,性命危急下只能倉皇帶著能騎馬逃跑的兒子、親兵及一些手下部將等第一時間內棄城拼命逃走了,其他的,不論是人還是這么多年搜刮積累的錢財奢侈享受品全丟了。
  
  海盜軍也不稀得追殺就得要他們的命。他們這才得以逃脫大劫茍全了性命,還有以后。
  
  他們的財富,自然全歸海盜了。
  
  跟著二人驕橫享受權勢富貴作孽這么多年的親朋族人,當時僥幸沒遭到報復殺害死在叛亂中的,隨后必然流落在西軍殘部那當難民成員干活受罪。部分二人關心的至親,在二人的強烈要求下后來得以放回,接到了京城團聚。
  
  同樣遭殃而且是比這二人先遭受席卷風暴的正是雁門節度使韓存寶。
  
  這位三朝宰相元老韓琦的族侄,雖然勇猛過人,而且顯得忠義過人,趙岳卻同樣看不上。
  
  徐京、梅展、楊溫三人,還有王文德、項元鎮二人,則是在國難叛逃潮中不得不倉皇棄城逃竄,幾乎失去了一切,后,這八個節度使又因禍得福,朝廷太缺會打仗資歷老所謂能服眾的將領,就全招到京城治理復雜危險的禁軍了。
  
  河北西路如今總共有屬于邊防禁軍的十二萬兵力、兩萬匹戰馬,發配來屯田干活的罪犯,和今年改制裁撤地方軍時哄騙強行弄到邊關來屯田協守的不堪廂軍近十萬軍人中的五萬。其他近五萬裁撤的兵安置到了也地廣人稀的山西西邊關.......
  
  在這些人馬的具體分配上,屬于內地卻緊鄰著真定府的趙州有七千兵力、一千戰馬。緊挨著趙州的刑州有三千兵。更南部的磁州守軍已屬于地方廂軍。中山軍有兵力三萬、戰馬五千,屯田軍一萬五;剩下的西路兵馬,由真定府和廣武軍平分,各有四萬兵和七千戰馬。剩下的三萬五屯田軍,孤懸西北代州的廣武軍得了兩萬五千人。靠內地的真定府得了一萬,其中五千人手分散在邊關——大茂山扎馬關,和府城以北的比如軍城寨、柏嶺寨這樣的要塞那負責協守城寨和屯田種菜。
  
  耶律余睹選擇的突入地正是西路三邊中間的真定府防區。
  
  此時的水泊梁山周圍已經進入緊張的春耕,北方燕云地區卻還處在冰雪覆蓋中,甚至偶爾還會飛雪,沒到春耕生產的時候,遼國也不是游牧大國了,沒無數牲畜要在草料最緊缺的開春時照顧,有的是閑人,而且和宋國一樣太多光棍漢,所以早有準備和幽燕那邊一同展開南侵殺掠的耶律余睹很輕松的就聚起二十多萬軍隊,他準備帶領十三萬人馬殺入宋國,其他人馬負責留守和佯攻威脅牽制住宋國廣武軍和中山軍,防止他帶兵打入宋國當禍害了,自己家卻同樣遭到宋軍反殺入.....
  
  耶律余睹選擇從真定府入侵,這看起來似乎太不明智。
  
  很容易陷入西廣武、中真定、東中山三路大軍的圍攻啊,而且最方便宋軍從內地大舉增援。
  
  另外,真定府轄區內眾多山嶺阻礙不算,河網也多。
  
  北邊境就有派水和連通遼宋兩國的滱水等較大河流,稍往南的中部就是唐水、沙河等南下而東西走向阻礙的河流,想打到真定府,更是先得過東西橫帶一樣的滋水、木刀溝。殺到真定府城下了,還有引沱河水構建的極寬闊護城河。克了真定府城后,無論是東向還是繼續南下,都得面臨沱河等的交叉圍堵。而遼軍剛吃過踏冰封過河的狠虧,教訓慘痛,畏懼......
  
  真定府一線邊關的核心城——大茂山的扎馬關,守將喬寬聽著探馬的報告,得知遼軍約一萬人馬正殺奔而來,而且大隊主力已經提前打入宋境,過了派水已快進軍到曹谷鋪了。
  
  他震驚的同時又很不解:遼軍怎么會優先從真定這攻宋呢?這很不合理呀,最不應該啊.....
  
  但,他年紀不算大卻是老西路北軍了,很快就想明白了點原因。
  
  首先一點,遼軍這是根本沒把沒了滄北文成侯軍的宋軍放在眼里啊。
  
  無疑,在遼軍主將耶律余睹心里,宋國沒了趙廉,剩下的人都是渣渣,無論是官員還是軍隊都是提不起來的。他胸中有底氣,有足夠的信心,就是敢冒被圍攻的兇險。怕是打的主意就是硬碰硬進行一場大戰,一戰擊垮西部宋軍主力.......
  
  再進一步細分析,遼軍選擇突破真定的戰略,理由就多了。
  
  代州廣武軍那雖然孤懸西北,對面就是遼國的應州,其它周邊全是無人區,可謂孤立無援,完全是被動挨打之勢,但那卻不是好惹的,主將張開老而彌堅,勇武驚人,治軍守邊有方,威名遠懾遼軍,部下也是國難后才匆匆草創組建的新軍各種壞蛋兵,卻整治得比較精勇團結敢戰......當初,文成侯悍然以滄北一隅之地討伐遼國時,西路軍中,中山軍王煥部敢積極轟然響應,那是跟著已勢如破竹輕取了莫州并已打到霸州呈勢不可擋大勝勢的滄北軍打打秋風欺負遼軍已喪膽也趁機去搶遼國的,沾大便宜。真定府邊軍這,象喬寬這樣的極度仇視遼國而且能打敢打的邊關主將卻也沒敢跟風而動,無非是一邊加強防衛一邊派小股精銳挑釁騷擾遼軍邊塞哨卡,爭取點防守主動,也順便報復搶掠燒殺禍害一下遼國。而孤懸西北的廣武軍卻是真敢鬧事,竟然也起兵敢突擊殺入遼國搞大搶大禍害,雖然沒鬧出什么大戰果卻也折騰得云中這邊手忙腳亂。
  
  如今,廣武軍在四萬守軍的基礎上又加了兩萬五內地來的屯田廂軍惡漢,還有原有的屯田罪犯,用于堅守城寨,在張開這樣的老將領導下,這已經是一股任何人也不能輕忽的力量,何況還有七千機動騎兵。
  
  昔日的馬匹第一大國遼國現在卻太缺戰馬,又是宋國一樣的農耕國,最怕的就是宋軍象過去的遼軍遼民那樣以騎兵戰馬優勢囂張越境搞破壞,也根本防不住七千之多騎兵的越境游擊。此次,遼軍南侵,若是選擇吃掉廣武軍,掃清這道障礙再南下,重兵攻打,逼急了張開,張開必定采取步兵死守城塞而騎兵在外反殺入遼國打游擊拼命搞破壞,以減壓自保。
  
  耶律余睹也是遼國有數能打的名將了,還是驕傲的皇族,未必怕張開。
  
  但就算他能圍困住徹底打垮廣武軍,也必定代價巨大,而且會浪費太多最寶貴滅宋時間,耽誤戰機,然后,南下是一片漫長幾百里遙遠的無人區,一路搶不到任何東西,達不到以戰養戰的目的,這已經是如今貧困之極缺少糧食的遼國不好承受的,卻直到了太原附近才能遇到人煙。太原城卻象一道不可翻越的天塹一樣擋在那。
  
  太原城是宋國僅次于京城的堅城。
  
  得滄趙發明的水泥福利恩澤,京城城墻高達二十多米,既高又厚,堅固到炮彈也不容易摧毀,又仿趙莊棱堡形式建有馬面墻,專門保護城門,防止火藥炸門.......只那城墻高度已經是用攻城梯破城者只看看就會情不自禁感到絕望.......得用近三十米高的云梯才能夠到城頭,上哪去弄這么高的樹做呀!
  
  東方大地,不算東北那邊,樹林已經被人類長期以來持續破壞得,活得年月夠長能長得極粗夠高的老樹早砍完了,想找到,那得到深山老林中去,那卻不是這時代的人能伐了弄出來用的,尤其是在戰爭時的倉促。
  
  再者,中原這的樹種能長到三十米高的,特有嗎?
  
  有,也是極罕見的。
  
  想伐到能制造出可夠到汴梁城頭的梯子的大樹,進犯者得愁瞎眼珠子。只能是把幾個梯子接起來用......
  
  太原城高達六丈,也就是十八米多,比京城矮數米,卻一樣是能讓遼軍望而絕望的。
  
  太原是如今宋王朝最重視的西部重鎮,既然害怕和早防范著遼軍今年會南侵,防守自然嚴密。若是遼軍不克太原,選擇繞城南下,不但后路有險,糧道沒保障,向東南進軍就會遇到已經布置在那的宋軍重兵,向南不太遠卻會撞入田虎的地盤.......
  
  :。: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