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影視位面走起 > 《影視位面走起》第92章 092 鳩摩智
    攢簇五行,看起來好像很簡單,只是五種絕學,天龍八部之中那么多呢,夠等級的能有十部上下,沒準兩倍還有剩。

    但是,屬性重復的呢?不合格的呢?

    金剛不壞神功夠資格,那么易筋經不夠資格么?周子休也會,為什么沒感覺,除了金剛不壞神功練到大成頂峰,也就是大師級的時候,肺臟有些變化之外,易筋經練得也不算太差,為何什么感覺都沒有?

    所以,周子休不會放過任何一門絕學。

    不大的工夫,周子休感覺馬車停了下來,掀開門簾一看,果然,入目的那三座高塔,還有眼前的崇圣寺三個字,周子休就知道是到地方了。

    因為他的出現,段譽沒有與四大惡人糾纏,沒有被劍湖宮的人抓走囚禁,沒有吃莽牯朱蛤,被困萬劫谷的時間更是很短。

    自然的,因為周子休的出現,也就沒有吸收到五大高手的小半內力,到如今這武功上,卻只有那么一絲半星。

    沒有了憑空的來臨的龐大內力,使得段譽痛不欲生處于生死邊緣,自然,也就不用送往這天龍寺來求救了。

    所以周子休才一直等了一個多月,才不知道為什么,跟著段譽一起,被段正明和段正淳帶來了。

    進了天龍寺不用任何通報,四個人直接就前往了本觀、本參、本相,以及枯榮這四個大理的鎮國神僧,所居住的木屋牟尼堂這里。

    這里邊就是存放大理鎮國之寶的六脈神劍的地方。

    一進屋子,周子休就已經悄悄的放出了兩只昆蟲遙控攝像機,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自己也會被帶到這里來,但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可能這也是唯一的機會了。

    剩下的事情不出周子休的所料,鳩摩智來了。

    強敵來襲,幾個人沒有練成六脈神劍不說,人數還不夠,只能臨時抱佛腳,把段正明三個人都叫來,看看誰有那么高的悟性,可以在這段時間之內學會了。

    至于周子休,他是段譽的師兄,更是段家的女婿,又是武功高強,所以也因為段正淳的提議,被帶來了天龍寺抵抗強敵。

    “事有輕重緩急,大雪山大輪明王之約轉眼就到。正明你與正醇,還有我段家后輩也來參詳參詳這六脈神劍。這位少俠,你如今雖與我段家女有婚約在身,但是卻非我段家嫡傳,故此,老衲確實不能讓你也來參悟這六脈神劍了。”

    “大師,小子明白,那么,小子告退!”

    周子休一笑,對這幾人的各種眼神和心思毫不在意,打了一個佛禮之后轉身就離開,隨手叫過來一個門外伺候的沙彌,就讓他就近帶著自己找個房間,好休息打坐,隨時準備迎接大敵到來。

    進入房間之后,周子休立刻關好門窗,拿出遙控和監視設備,指揮兩只微型遙控昆蟲攝像機,就在房頂上飛著,調整焦距,把六脈神劍一一拍攝下來,隨后更是一邊通過實時通訊傳輸的功能,直接就在這木屋里邊參悟起了六脈神劍。

    這個時候,周子休非常的感慨,有的時候,敵人也是好人啊,當初在一個人的武林之中,沒有敵人要竊取自己的藥方,自己怎么搞到這么專業的頂級特工設備?如今又該怎么弄到這六脈神劍?出兵攻打大理?

    這可跟兵圍少林是兩個性質啊。

    六脈神劍并非真劍,乃是以一陽指的指力,化作劍氣,有質無形可稱無形氣劍。所謂六脈即手之六脈,太陰肺經、厥陰心包經、少陰心經、太陽小腸經、陽明胃經、少陽三焦經。

    六脈神劍,具體的分別是,左手大拇指的手太陰肺經少商劍,特點:劍路雄勁,頗有石破天驚,風雨大至之勢。右手食指的手陽明大腸經少陽劍,特點:巧妙靈活,難以捉摸。右手中指的手厥陰心包經中沖劍,特點:大開大闔,氣勢雄邁。右手無名指的手少陽三焦經關沖劍,特點:以拙滯古樸取勝。右手小指的手少陰心經少沖劍,特點:輕靈迅速。左手小指的手太陽小腸經少澤劍,特點:忽來忽去,變化精微。

    周子休在這邊偷偷的參悟,那一邊也因為權宜之計,段正明被枯榮削去頭發,暫時剃度做了天龍寺里的一個和尚。

    周子休撇撇嘴,自欺欺人!

    直到一天之后,時間都已經到了中午時分,這鳩摩智才來到。

    一陣柔和的檀香,跟著一聲若有若無的梵唱遠遠飄來,周子休一愣,雖然這里是天龍寺,是大理的皇家寺院,但是這股檀香味道,和天龍寺里的香味,可是完全不同,而且那梵唱,說的可不是漢話,而是正宗的梵文,間雜著還有就是吐蕃話了。

    好半天之后。

    “明王法駕,請移步這邊牟尼堂。”

    也不知道剛才在前邊根本因方丈都扯些什么,這都多老半天了才過來?就連周子休都被喊到牟尼堂里等了半天了,等得周子休直打哈欠。

    這一天一宿還多的時間,周子休一直沒有休息,不停地在參悟六脈神劍,這會別的人坐在那里戒備非常的迎接勁敵,周子休只能無聊的只打哈欠了。

    鳩摩智一進屋,不等屋里的人說話,上來一開口就是先向枯榮大師合什為禮,說道:“吐蕃國晚輩鳩摩智,參見前輩大師。有常無常,雙樹枯榮,南北西東,非假非空!”

    看著被道破自己修煉的功法奧秘,而整個人那萬年不變的死人臉的枯榮,都有些動容,周子休撇撇嘴。

    知道不代表會,會不代表比你強,六脈神劍你們段家都看了幾代人了,除了段思平,還誰會了?

    黃色僧袍。不到五十歲年紀,布衣芒鞋,臉上神采飛揚,隱隱似有寶光流動,便如是明珠寶玉,自然生輝。

    這就是鳩摩智的樣子了,再加上之前的拜帖、作勢,還讓周子休等了這么半天。

    周子休給出的評價很富含個人感情因素。

    裝逼犯!

    周子休也不想想,當年在廬州,他好像比鳩摩智過分多了,鳩摩智跟當初的周子休一比,那就是幼兒園的水平,還是小班!

    “呦?好大方啊!少林七十二絕藝啊!嘖嘖嘖!真不錯啊!”

    不大的工夫,鳩摩智就拿出了一個小箱子,里邊放的就是七十二絕技。

    周子休一挑眉毛,如同鬼魅一般,凌波微步一閃,就來到鳩摩智面前,短時間內,不過眨眼之間,大力金剛掌、大力金剛指、金剛不壞神功還有少林寺其他的絕學。一樣接著一樣,跟鳩摩智對了十幾招,招招不一樣,但是卻全部都是少林寺不外傳的絕學,就算是在七十二絕技里也是名列前茅的那一部分,并且樣樣都功力不弱,不說比鳩摩智強,但是也差不哪兒去。

    最后十幾招之后,周子休憑借凌波微步,在身法和靈活上碾壓鳩摩智,直接搶了小箱子就走。

    “你是何人?”

    這個時候,鳩摩智才注意到周子休。

    之前他雖然看見了周子休,但是那個時候因為周子休是靠在一面墻上,所以鳩摩智下意識的就以為周子休不過是大理的護衛,最多是個大內侍衛或者供奉就了不得了。

    但是卻不想,就是這么一個被自己忽略的人,確實在忽然之間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不僅功夫不弱于自己,身法更是遠遠強過自己,而最讓他忌憚的就是,剛剛那十幾招,好像,都是那么的熟悉。

    “我啊?不用管我,我就是湊熱鬧的。我是段家的女婿,這不,聽說大輪明王遠來,我就過來湊湊熱鬧,聽你說這些是少林的七十二絕藝,我這不幫你看看么?”

    周子休一邊說著,一邊就把箱子打了開來,把里邊的一本本武林秘籍都拿出來胡亂翻動。

    “這少林寺的七十二絕藝,那可是不傳之秘啊,平時能流出來個一本半本就了不得了,你這里七十二本都在,那小子可得給你好好把把關了,是不是你遇上騙子,買了假貨了?”

    周子休嘴上不停,更是毫不遮掩,把毒舌的本事發揮了出來,雖然略微有所收斂,但是也僅僅只是略微而已。

    “呦!大力金剛掌啊!我看看!假貨!只有七成的內容!大力金剛指?更是假貨,完全就是把大力金剛掌改了一下湊數的。拈花指?我去,這只有招式路數,沒有內功和修煉之法,也算是七十二絕藝?哪家小孩子的畫本被你搶了吧?無相劫指?就前三層是對的,后邊的七層是編的假玩意兒,練完之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剛才是怎么玩兒的?能練到那個程度都沒練死你,你是怎么整的?”

    一本本秘籍被周子休翻了兩眼,隨手就是一扔,然后很是明確的把虛假的地方給指了出來。

    “還有,這是多羅葉指?你確定這不是大力金剛指改一下,把一指改成十幾指來湊數的?就這玩意敢叫多羅葉指,不怕被少林寺追殺啊?”

    “子休!夠了!你先退到一旁!”

    本身剛才鳩摩智演示三種指法的時候,天龍寺大部分的高僧都是心動異常,但是被周子休這么一攪局,更是知道周子休確實是會少林寺的七十二絕技,故此,天龍寺眾人,對于周子休的話并不懷疑。

    所以段正明輕輕咳嗽一下,讓周子休停下毒舌和諷刺,先讓到一邊待著。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