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影視位面走起 > 《影視位面走起》242 我也是犯人,一起走吧
    “就是你這盛家的余孽!諸葛正我殺我們,就是為了給你報仇吧!”

無情門公子,記憶中一樣的臉一樣的兵器,以及,一樣的聲音。.

“你就是殺我家人的兇手?”

“后悔當初沒殺了你,只是打斷了你的腿!”

說著話,抖手就是幾枚飛鏢射向無情。

另一邊,冷血和諸葛正我的實力相差實在是太過懸殊,不過三招五式,冷血就被諸葛正我打退一旁,這還是諸葛正我一直都在防守,這一下用的也是推力柔勁,沒有傷到冷血,不然的話,恐怕冷血不死也要重傷,追命更是不可能接下被打得倒飛而回的冷血。

這一瞬間,追命忽然想起了一年之前的那個夜晚,有一個人跟自己說過的話。

放下冷血,追命一腿踢向了諸葛正我,他們是五大名捕,生死與共休戚相關,之后才是輪到神侯府這個前綴,但是,正如當初周子休所言,他們的神侯府,不再是諸葛正我的神侯府,與諸葛正我不再是上下管制的關系,而是相互獨立的,特別是當意見相左的時候,他們,僅僅只是他們,不是任何人的手下!

視自己的追命,諸葛正我無奈失望的搖搖頭,他卻不知道,他失望,追命卻更加失望,這一年來所重新積累起來的一點好感,此時,已然是蕩然無存!

另一邊無情也是縱身一躍,從輪椅之上飛了出去,手中雙拐抖出,當先一拐就點向了西門公子身上的幾處死穴。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況是盛家滿門三十二口的血海深仇!?更何況,自己這十二年只能坐在輪椅上不得行動,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罪魁禍首?

“我要你死!”

無情一聲凄厲的嘶吼,與西門公子立刻就戰成了一團。

“今日,有一筆債,該還了!”

周子休抽出兩把小小的飛刀在手心之中不斷的旋轉把玩著。話語很平淡,卻是讓身邊的鐵手不寒而栗。

周子休手一眼,鐵手立刻轉身背起無情的輪椅,上前一步接住了倒飛而回的無情,架起雙臂剛接了西門公子的一戟,旁邊周子休就已經殺到,兩只手臂已經揮舞成了一片殘影。瞬間好似身上長出了數百上千條手臂,每一條手臂都是那么的清晰。每一條手臂上,都用食中兩指,捏著那一把不過兩寸長短的小小的飛刀。

“無情要你死,你不能活,無常要你死,死都是奢望!無常斷罪,生死不能!”

周子休低沉的聲音響起,眨眼間,一個周子休忽然變換。在西門公子的身周出現了三個周子休的身影,每一個都好似是真的,因為,西門公子身上出現的血痕,和那一片片飛舞而出,不過指甲大小的血肉,證明了這些絕對不是虛假的幻象!

圍三厥一?不。留下的那一面,是屬于無情的!

大仇,總是要自己親手報了,才算是報了仇!

“我說,你有罪!凌遲而死!”

無情子休的動作,不再是如往常一般。心有不忍,有的時候還會阻攔,相反,她是頭一次感覺如此的快意,如此的感謝周子休讓她作為審判者,無常專有審判者!

無情再次從輪椅之上飛出,兩支拐杖拿在手里。絲毫不遜色于那些神兵利器,因為本身,這就是周子休特意為她打造的神兵利器,一支審判之矛,一支裁決權杖!

這一刻,無情也不再急著殺他,一雙拐杖,招招式式不離西門公子面門,這就是無情所能想到的最惡毒的對待,因為所有的黑暗血腥和骯臟,都是不屬于她的世界所代替!

西門公子很快就已經渾身上下都血肉模糊,僅僅只是這眨眼之間,周子休就已經在他的身上割了不下百余刀。

扔掉手里的兩把小刀,周子休向后一伸手,身后的水柔立刻就拿出來了一小袋鹽和一小袋辣椒粉。

你以為,周子休的凌遲,就僅僅只是千刀萬剮么?不,你會發現,相對比來說,凌遲處死有的時候,也許會是一種痛快。至少,他們不會在傷口上撒鹽,他們不會在傷口上撒辣椒,他們不會在鹽里添加讓人痛覺敏銳十倍不止的藥物,他們不會在辣椒里添加食人血肉,繁殖速度令人發指的蠱蟲,他們不會惡毒到一邊行刑,一邊給你治傷,讓你想死都死不了。

半座石碑被無情用拐杖打成碎石,一顆顆激射而出如同利矢,好似漫天的飛雨驚雷一般殺向西門公子,身上的上百道傷口,和已經被抹在傷口里的鹽和辣椒以及藥物,讓西門公子毫無還手之力被這些碎石打翻在地。

而另一邊,被諸葛正我打飛手中長劍的冷血,就算被諸葛正我捏住脈門卡住喉嚨,只要人不死,只要他還活著,復仇,就永遠不會停止!

直到,復仇結束!

“犯人還沒審問就動手!你們到底是捕快還是殺手!?”

慢慢的,冷血恢復了正常,獠牙利爪也都慢慢退去,但是在另一邊,詐死偷襲的西門公子想要跑,卻被周子休一道火焰刀斬斷兵器,把背后露給自己的敵人,真是不知道他的江湖經驗都哪里去了,還是這十二年的退隱江湖,讓他已經忘了許多。

“崖余!”

諸葛正我的聲音,根本不能阻止無情的暗器激射而出,更何況,如今的諸葛正我,已經不能再讓無情相信了,甚至是,所有的人都不再相信他。

因為,剛剛西門公子的話,很明顯的告訴了所有人,那些都是事實,那些他們不敢置信的,都是真相。

他們曾經真的是認識的,他們曾經真的是一黨的,他們曾經真的是被諸葛正我放走的十二元兇,他們真的這么多年一直都還有著聯系。

他們,一直都是諸葛正我這十二年對無情謊言的最好佐證!

“喂!你干嘛?”

“你們干嘛?”

“你為什么幫他?”

“我相信他!”

鐵手攔下了追在諸葛正我后邊殺過來的冷血和追命,但是對于另一邊的周子休和無情,他根本不敢去阻攔,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的無常,絕對是六親不認的無情鉤魂使,除了無情,誰都攔不住他!

擋我者死!

這是當年周子休用三十二顆人頭告訴所有人的,三十二個本該是同一陣營之人的人頭!

“他為什么還在世上?你到底欺騙了我什么??其他兇手在哪里?”

周子休輕輕的拍拍無情的后背,葛正我的眼神,讓諸葛正我都有一些膽寒,因為這種眼神他見過,不只是在周子休的身上,在很多人的身上都見過,而每當這種眼神露出來的時候,所代表的,無一不是血流成河!因為,這是一種在,這是一種以殺成魔的人對于人命的蔑視,視人命如草芥,說的就是這種眼神!

“他通知我們,說諸葛正我要見他,他還說,諸葛正我要殺人滅口!但是,我們還是來晚了。”

姬瑤花探了一下西門公子的脖子,確定了他已經死亡,站了起來,說出了他們為什么會在這里。

“我來,是想查明柳兄的命案。但是,我娘早就已經有所定論。”

“就算我不抓你,但是你以為我的手下會放過你么?柳大人,就是被他所殺!”

諸葛正我制止了鐵手,讓他去稟告王爺,而他本人,則是毫不反抗的束手就擒。

“無情姑娘,人是你殺的,也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周子休瞥了姬瑤花一眼,姬瑤花驚恐的倒退了好幾步。

周子休沒有再管他,讓水柔水紋姐妹倆過來扶住無情,而他則往前走了幾步,一抖手,取出了一把散彈槍。

轟!轟!轟!

周子休對著地上的西門公子的尸體,一連開了十幾槍,把西門公子的尸體,整個打成了爛泥之后這才停手,而在這個過程中,根本沒有人敢于過來阻攔,神侯府的人不會,六扇門的人在那幾名捕頭的阻攔下過不來。

至于諸葛正我,在被周子休一槍轟開之后,也就放棄了這種行為。

打空了十幾發子彈,周子休把槍一收,打了個響指,僅剩的十幾條狗全部出現。

“尸體已經被我轟爛了喂狗,我也跟你們走一趟吧。”

“師父!”

“現在我是犯人!”

張捕頭己的師父周子休,剛開口喊了一句,就被周子休打斷。

幾個人互相點點頭,都知道這個師父的脾氣,什么都沒說,讓人找來東西臨時做了一個二人抬,恭敬的請無情坐了上去。

周子休點點頭,指著諸葛正我說:“作為殺了老柳的重犯,重伽重鐐,你們帶了多少都給他用上,就拴在馬屁股后邊拖回去,如果反抗,立斬!”

這是犯人么?

但是六扇門的人,卻絲毫沒有反對,真的是如周子休所說,重伽重鐐,還用繩索綁在馬上,就這么游街一般的拖著諸葛正我離開了。

諸葛正我想反抗,但是眼平靜無波,平靜的嚇人的周子休在己,望的扭過頭去根本就一言不發的無情,諸葛正我最后選擇了接受。

他知道,如果他反抗,周子休真的會毫不猶豫的擊殺自己,諸葛正我相信,周子休有這個能力!

特別是當他突破到了宗師之后,諸葛正我感覺到,自己的八卦心法在周子休的面前,有些運轉凝滯,隨時都有一種會崩潰的感覺。(未完待續。)

PS:  188721749本書讀者群,速度集合

本書來自  /book/html/34/34213/index.html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