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影視位面走起 > 《影視位面走起》453 終到香格里拉
    跳出積雪之后,周子休和阿德貝趕緊連聲呼喊了起來,念力更是立刻就放了出去,趕緊尋找起了其他的幾個人所在。(  .  .)因為之前他倆的位置就與歐康納緊挨著,而且歐康納本就重傷垂危命懸一線,周子休自然第一個搜尋起了他們父子的蹤跡。不過卻也不是只尋找他們父子,周子休讓猴子向著他記憶之中,伊芙琳和琳兩個女人所在的大概方位而去,不能夠找到她們,和那只雪人里外配合趕緊跳出積雪。很快,有著念力之便,而且本身的位置就有一個比較具體的確認,所以周子休沒用多大的功夫,就在深深的積雪下方,找到了歐康納和艾利克斯父子。正如他所料,雪崩的規模太過巨大,足足十米上下厚度的積雪,就算是這雪山的守護靈獸雪人都沒有力氣破開,更別說跳出來了。此時正被死死地壓在積雪之下動彈不得!找到了歐康納父子之后,周子休并沒有把也已經略微有了眉目,正在那里翻跑著積雪的猴子叫過來,而是拿出來了一個在系統之中購買之后,還從來沒有用過的東西!當初周子休曾經在系統的列表里兌換了數種火系魔法,之后正是財大氣粗的時候,有其他的魔法卷軸,二話不說大手一揮,就來了一句四級以下各系魔法卷軸,全都來一樣來倆!之前在地下皇陵的時候,周子休把光系的卷軸都給了圣女,執行SS任務的時候,把縫隙的卷軸都給了劉奕菲,但是其他幾個系別的,周子休卻還沒有動過!翻了翻,周子休拿出來了一個四級的火系魔法卷軸烈焰囚牢,撕開之后一個四四方方的,巨大的完全由火焰組成的牢籠,就被周子休對著歐康納父子所在的位置扔了下去。魔法的烈焰溫度絕不是普通的火焰所能比擬,就算是十米上下厚度的積雪也不能阻礙分毫。雖然在快速的消磨著火系魔法元素。但是烈焰囚牢卻是沒有半分遲緩阻礙的,就向著積雪下方的歐康納父子飛速罩了下去。一兩個呼吸的功夫,周子休的念力就人身上的積雪只剩了不過半米左右,立刻念動了幾句魔法咒語,把眼要燒到雪人身上的烈焰囚牢散去。被深深埋在積雪之下的雪人忽然感覺到一陣滾熱,隨后就發覺身上如山一般壓著它的積雪好似變輕了變沒了。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下意識地就猛地一用力向上一頂。立刻就破開了身上只剩下不足半米的積雪。周厚厚的積雪,還有頭上高高的積雪墻壁。雪人立刻低聲咆哮了一下。找了找發現了最上邊探下頭來的周子休和阿德貝,立刻彎腰伸手抱住了歐康納和艾利克斯父子,猛地往上一跳來到了邊緣的時候,把兩個人遞給了周子休和阿德貝。另一邊,猴子挖了半天之后,雖然隱隱能聽到了下邊雪人的咆哮聲,還有伊芙琳兩人的喊叫聲,但是積雪實在太厚,它手里并沒有什么合適的工具。半天下來成效依然寥寥。周子休子這邊進展緩慢,立刻讓阿德貝在這里照顧歐康納父子,趕緊過去故技重施,一個烈焰囚牢扔下去,把伊芙琳和琳也救了出來!如今也就剩下喬納森這個倒霉蛋了。隨著三只雪人之間的一種特殊的聯系,很快的就找到了最后一只雪人的所在地。周子休用念力感應了一下之后,拿出了一只三級的火系魔法卷軸,撕開之后是一個巨大的火球,被周子休直接就扔了下去。火球一路落到地,卻并沒有見到喬納森和最后一只雪人。正在其他人都失望至極的時候,忽然被火球燒出來的。好似一口井般的空洞的一側雪壁,被什么東西大力的打破,最后一只雪人一手破開積雪,一手拽著手里抱著香格里拉之眼不放手的喬納森跳了出來。“琳!我們必須馬上把他帶到香格里拉!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周子休過來尋找喬納森的時候,伊芙琳已經撲到了歐康納的身前,個雪洞底下的那一大片觸目驚心的血跡,還有被救上來之后。不過這片刻的功夫已經染紅融化了一片積雪的刺目鮮血,伊芙琳的目光中已經滿是淚花!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趕緊趕到香格里拉,香格里拉的永生泉水能夠讓人永生,還能夠讓秦始皇破除封印完全復活,自然也能夠治療一個人的傷勢。片刻之后,幾個人匯合到了一起,周子休拿出他們之前的物資,拆掉了一頂帳篷之后做了一張擔架,兩個雪人抬著歐康納,一行人快速的趕到了香格里拉。進入香格里拉的一瞬間,周子休就感覺到了靈氣濃郁了何止千百倍。就算是周子休之前尋找了良久,并且二十多年來近乎不停的改造,把自己手里所有用得上的寶物陣法都布置了一個遍的小島,比起這里來也是天差地別!更加詭異的是,這里的靈氣不知道是被一種什么樣的力量,緊緊束縛在山洞里。就在山洞口這里,一步跨出是連綿雪山,靈氣雖然因為千百年無人打擾也很濃郁,但是不要說與香格里拉相比,就是與周子休用小島改造的小型洞天福地相比,都是天差地別一般。而一步收回,回到山洞里邊,不用往里走,僅僅是在與外邊的冰天雪地一步之隔的地方,靈氣就已經濃郁到了一個令人發指的程度。更往里走,雖然幅度不算巨大,但是周子休也能明顯的感覺到靈氣越往里越濃郁!這香格里拉,不僅僅只是一個世外桃源洞天福地那么簡單!也是,洞天福地不少,但是永生的泉水,卻只有這里獨一份!那個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的永生泉,艾利克斯立刻什么都顧不上了,立刻就快速地跑了過去。連快步迎向他,已經把寶劍從腰里沖出來劈向她的紫苑都沒有發覺!哪怕是近在眼前!還好他的眼里只有永生泉水,但是琳的眼里不是只有永生泉水,更是知道這里的人是誰,是一個什么性子。立刻跟在艾利克斯的身后沖了上去,用手中的短劍擋住了紫苑。周子休眼中精光一閃,手指輕輕一彈,一個花生米大小的白玉葫蘆趁著這個母女相見的激動時刻,神不知鬼不覺得比閃電還快得飛過去,悄無聲息的沒入了永生池之中。而且為了防止萬一,在艾利克斯沖上去的同時,猴子也在周子休的示意之下,掄著棍子沖向了紫苑,保證紫苑絕對不會發現他的小動作。更是防止琳的速度萬一慢一點,艾利克斯就會被紫苑一劍劈成兩半!琳擋住紫苑劈向艾利克斯的一劍的同時,還不等母女激動地抱在一起失聲痛哭激動落淚。紫苑只是剛剛發現,擋住她的是自己的寶貝女兒的同一時間,猴子就已經舞動如意棒從天而降。摟頭蓋頂的就是一棒,兇狠無比掛著凌厲的風聲劈了下來。對于紫苑,周子休可沒什么好感,之前就悄悄的吩咐過猴子,這個時候動手如果可以拍死她絕對不用手軟,打死最好!都說紫苑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偉大的女人,但是對于周子休來說,這就是一個最惡毒的老娘們兒!絕對沒有半點的好感!“猴子!住手!這是我母親!”琳還沒等喊一聲媽,紫苑就已經挺劍和猴子交上了手。等她反應過來大聲阻止的時候,紫苑已經向后一跳躲開了猴子的力劈華山,卻是沒能躲過猴子緊跟著的毒龍出洞。哪怕紫苑在最后時刻橫劍胸前,但是猴子的力氣根本不是她所能想象的。哪怕現在只是長臂猿的大小,但是經過這么多年的血脈不停提純,不只是兩段變身大了很多,力氣更是水漲船高。如今僅僅只是長臂猿的姿態之下,這一身的力氣也不下三噸!紫苑就算活了兩千多年,就算會一些巫術,但是實際上活兩千多年靠的只是永生泉水,會一些巫術也只是那一本巫咒的力量,本身的實力其實弱的一逼。面對猴子的這一棒,毫無意外的被直接打飛出去了一二十米,別說周子休,就是喬納森和伊芙琳他們離著這么遠,都能清楚的聽到那嚓咔嚓的骨裂聲。劍斷為兩截,胸前明顯塌陷了下去,嘴里大口的吐著鮮血和刺眼的內臟碎片的紫苑,琳立刻尖叫了一聲就撲了上去。猴子還要乘勝追擊,但是發現琳已經擋在了它的身前,只能悻悻的住手,收起棍棒站在一邊。此兇殘的猴子,再想想前天他們剛下飛機的時候,那個切菜做飯生火搭帳篷,全然一副生活小能手樣子的猴子。喬納森和阿德貝以及伊芙琳三個人,不約而同的咕咚一聲咽了口唾沫,忽然想起了十幾年前的那個夜里,在阿姆謝咆哮著橫掃四方,手下絕不留活口的爆猿。不過好在有一點,永生泉水確實給力,琳在恨恨的瞪了周子休一眼之后,什么都來不及說,趕緊到永生池那里盛了一點水給紫苑喝下,不到半個小時,紫苑就已經完全恢復了傷勢。至于歐康納,雖然紫苑重傷倒地,自己也屬于命懸一線的狀態,根本沒有時間和能力救治他。但是這里能夠救治歐康納,懂得使用永生泉水的,卻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周子休拿出一個這么多年過來,終于用空的黑玉斷續膏的暖壺……瓷瓶,在紫苑殺人一般的目光之下,在永生池中裝了滿滿一大暖壺的永生泉水。讓歐康納內服外用不說,還用了幾滴永生泉水調了朱砂墨,畫了一道甘霖咒在歐康納的肚皮上。(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  /book/html/34/34213/index.html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