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影視位面走起 > 《影視位面走起》690.第690章 692 搶皇妃的綠胖子(上)
    “本,已經一年多沒人來了,你說我這任務是不是失敗了?”

在不知名的一處山林之中,班納和本兩個人變成三米多高的巨人,在這里已經稱王稱霸許久,如今已經成為了玄字榜單上的,懸賞任務的第一名,在附近幾個州郡都是頗有名氣的大妖怪。

但是卻不知道為什么,一開始的時候還絡繹不絕的有人前來,要斬妖除魔消滅他,用他的人頭去換取賞金。但是最近一年多的時間,自從上次打死那兩個銀牌的驅魔師之后,就再也沒有人來找過了。

“不知道,可能是下邊發生什么事情了吧,我們下去”

本想了想,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們又何必在這里猜測,下去進入城鎮之中探尋一下不就知道了。要知道他們并不是正統的妖怪,身上有妖氣。相反,他們的力量根源來自于身體變異,修煉的功法是三千混沌魔神的功法殘卷,絕不是什么妖氣,相反還更加的煌煌正大神圣威嚴。

而且,以他們這么多年的勤修苦練,修為早就已經不低,一些簡單的小法術更是不在話下。

所以,本的提議立刻就變成了行動,兩個人立刻就變回本來的樣子,并且施展了一個幻術,變成了兩個高壯的黃種人,離開這處洞府,前往了不遠處的一座郡城之中。

“對了,我色的浩克妖的任務懸賞如此豐厚,怎么好久都沒有人領取了?”

來到郡城之中,兩個人隨意接取了幾個玄字級別的任務,一來二去的也和一些銅牌的驅魔人混的比較熟稔,所以,這一天一起喝酒的時候,也就談到了兩個人自己的懸賞任務。

“嗨!你們兄弟兩個不是我們本地的不知道。這個妖怪,雖然說都只是玄字級別的,而且只是三等,并不是最高的一等。但是在我們這些本地人的排名中,這個好像綠色的巨人,嘴里不停地喊著浩克的妖怪,卻是玄字級別的最危險的任務,也是最強大的妖怪。”

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與本和班納關系比較好的有四個驅魔人,一個女的銀牌驅魔師獨身一人行走江湖,兩個銅牌驅魔人結伴降妖除魔,還有一個號稱本州第一捉妖師的家伙。

之所以本和班納與這四個人結交,那就是因為這四個人,基本上就是目前來說這一州之地,最為強大的四個驅魔人了。銀牌的那個不用說,能達到銀牌的,基本上一個州也沒幾個。特別是當銀牌驅魔師接取任務,面對的都是強大的妖怪,不是已經急流勇退賺足了賞金退隱了,就是沒準兒什么時候死在那個兇暴強大的妖怪手里的時候。

就好像一年多以前,被班納隨手兩圈浩克掄變成零碎肉塊的,那兩個銀牌驅魔師一樣。

至于銅牌這哥倆,則是資歷最老的銅牌驅魔人,按理說早就可以稱為銀牌的。但是兩人楚,所以一直都沒有再去更新自己的等級排名,一直都只是在銅牌這個等級吃飯,但是實際上,很多銀牌的驅魔師都是他們的后輩,甚至是他們的弟子。

至于最后這個么雖然只是鐵牌的捉妖師,而且既沒有修煉法力,也沒有修煉什么神通,身上更沒有法寶。但是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別說那些妖魔,就算是一些銀牌的驅魔師,面對他手里的大刀都要退避三舍。只不過這個人接取任務的頻率很低,每次都是賞金花的一分不剩的時候,才接取任務。但是其實力,是公認的高強。

而說話的那一個,就是那兩個驅魔人中的老大李觀。

“沒錯,兄弟,這妖怪可不簡單,一直以來從沒有任何一個驅魔人能夠說是打傷過他們,甚至是連逃都沒有一個人逃回來過。現在所知道的這些信息,還是之前剛剛提升到玄字等級,郡里出兵,配合三個銅牌驅魔人中的佼佼者前去的時候,逃回來的兵丁所帶回來的。”

李觀的弟弟李聞點點頭,喝了口酒說道。

“這不是最主要的,我們驅魔人做的就是斬妖除魔領取賞金的買賣,過的就是刀頭添血的日子。如果只是強大,倒并不是沒有人敢去做。而是他如今的等級太低,金牌的那些驅魔尊者,是不屑接取地字級別以下的任務的,就連銀牌的驅魔師,都有很多把目光全都放在地字榜單上的。因為同樣是九死一生拿命去拼,不如就接取賞金高的任務。玄字一等的任務,和地字十等的任務,雖然只是一級之差,但是賞金卻至少相差百倍,更不要說與賞金一起,作為酬勞的天材地寶法寶法器了。”

段玉,她不是這些日子以來,本和班納兩人遇到的最強的,甚至是這四個人中她都是最弱的。但是本和班納兩人對她卻是十分關注,甚至是后來更是跟著她一起,臨時組成團隊去斬妖除魔完成懸賞任務。

至于原因么,很簡單,因為她姓段,而且,她手上有一個名為無定飛環的法寶。

“玄字一等的賞金任務,干一票只能逍遙快活一年半載,那點所謂的天才地寶,隨便殺掉那個存在十年以上的妖魔鬼怪就能搞到。但是地字十等的任務,很有可能和玄字一等任務的妖怪實力相差無幾,但是干一票別說你這輩子,就算是你兒孫都可以什么都不干,坐擁金山吃喝不愁了。而且,除了賞金,那些法寶和天材地寶,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就像我的這把大刀,還有段家的無定飛環,更是在整個驅魔界都是大名鼎鼎的法寶,這些都是完成地字級別的任務得到的。”

夏侯本來是個武將,后來因為情掛印而去成為草莽俠客,慢慢地走上的斬妖除魔的道路。只不過,武藝雖然高強,但是對于一些體型特別巨大的,或者身體特別結實的,以及沒有實體的,他就有些束手無策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在一年半之前,從隔壁州來了兄弟二人,兩人都是銀牌的驅魔師,而且在整個天下是幾個州的銀牌驅魔師里,名次都能排在前位。并且這兄弟二人一個擅長武術,已經無數通選,初步的將無數修煉成了神通,而另一個擅長法術,手中更是有一件強大的法寶。可以說是強強聯手,互有裨益,實力非常強大。這兩兄弟路過這里,順手就接取了這個任務當做趕路時候打發時間了,結果這完成過兩次地字五等任務的兄弟兩個,卻根本沒有半點消息就折在了那里。”

同樣是兄弟兩個,李觀對于這兩兄弟,確實非常的惋惜,并且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因為這個妖怪并不嗜殺,從沒有過下山為禍,甚至是從來都沒有出來害過人,最早的時候發現他也不過是與妖怪正斗而已。所以,現如今朝廷也好還是我們驅魔人也好,已經默認了對其視而不見,只要他不出來四處為虐,甚至是就算吃上個把人,也會視而不見。以免萬一惹怒了對方,使得這個妖怪下山為禍,那反而更加得不償失。只會更加死傷慘重!”

聽到這里,班納和本兩個人才明白,為什么后來根本就沒有人在來了。原來,是因為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妖怪,根本做不出屠城滅寨,吃人害命的事情,可以說是沒有過任何的危害。所以,干脆就視而不見了,只要自己不出來,就當沒有這么回事兒,沒有這么個妖怪了!

“本,幫我想想辦法吧,這樣下去,任務根本就無法完成啊。要不你偽裝成我的樣子,幫我去吃幾個人?”

與幾個人分開,并且約定三天之后,聯手去完成一個地字三等的懸賞任務之后,本和班納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間,用神力封閉起來房間,兩個人坐在桌子兩端相視無言。

突然,班納冒出來了這么一句話。

……

本真想現在就變成巖石泰坦和這個混蛋打一架。

他是個天才教授,以前因為浩克多次破壞,造成無辜的百姓死傷無數,內心之中十分愧疚懺悔,對于戰斗是最反感的人。所以就算任務要他做一個妖王,他也只是找了個妖怪,自己發布了個懸賞任務,等著驅魔人過去的時候,變成綠巨人把那個吃人無數的妖怪直接撕成了兩半。

結果到如今,做了十年的妖怪,所殺的人只有那么寥寥幾個,都是按照自己的任務要求來的,多一個都不殺,更別說去為禍一方了。

然后,人家就把他無視了……

現在倒好,讓自己裝成他的樣子去吃人?我吃你妹啊!

你下不去嘴,我特么也沒這么重口味好么?

“哦!這真不是一個好任務,本,我真的羨慕你,你的三次人巫,第一次是和其他瑞德巨鯨戰艦打,第二次是和變形金剛大力神打,這一次是和豬妖打,都是怪物,而且只是打死。為什么我就要對人類出手?好要做一個絕世妖王?讓我做個王牌驅魔天王也好啊!為什么你們都是斬妖除魔,我卻要做妖怪?就算是變身之后向怪物,不是也還有你么?為什么只是我自己?”

不要怪班納變成了唐僧,這些事情確實足夠他怨念沖天,而且,他如今雖然已經把浩克的意識吞噬,二者合而為一。但是他的指導人員可是小石頭,那本身就是個嘴強王者的佛門出身的,佛門的哪一個不是舌燦蓮花的?

班納雖然精通了中文,但是對于那些佛理的理解并不深,所以就變成了話癆唐僧!

別的時候還好,在班納的面前……

“停停停!我給你想到兩個主意!”

別人還差點,但是本卻是怕了班納,因為他倆不管是在任務世界,還是在系統空間,兩個人都是在一起的,所以根本就沒有半點忍受力。

“什么主意?”

“兩個主意,一,下山,找個郡城或者州城,進行攻打占據,但是這樣一來一定會死傷慘重,少說也要死幾千上萬人。第二條,我們前往京城皇宮,打皇帝一頓之后,搶個貴妃回來。這樣的事情皇帝一定不會放過,到時候別說一個天王,就算是所有的天王都會前來。而且,還有這么多年要過,你難道要當和尚么?”

班納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臉呆滯地本。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