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煉藥師 > 《網游煉藥師》第455章 飛云魔都
    羅爽說的精于煉器的人當然是君家的兄弟和弟子了。君熙是需要陪著自己去魔族大會,君昊和君天宇也嚷嚷著一定要參加,就剩下那個一直不做聲響的君洵美了。

    君洵美就是君家的異類,作為火系靈根的君家弟子,她的性格比那水系的弟子還溫柔,大多數的時候,她是默不作聲,幾乎讓人感覺不到她的存在感的。

    被羅爽委以重任,緘默不言,只是點頭應了。她的性格說起來讓羅爽最為放心,起碼不會擔心什么時候話多了出事。

    秦天、溫興和龐博被留下,而妖妖死活哭鬧著要跟著。

    于是羅爽的隊伍就變成了君熙和葉墨兩個男寵,妖妖一個侍女,君昊和君天宇跑腿打雜。不過這次羅爽攜帶了夜旭和夜林兩個徒弟,夜魔村的一切遲早要交給他們兄弟打理的,多長見識無妨。

    和郎彩平約定了直接去魔城外匯合,羅爽等人直接上了飛行靈梭朝著魔都的方向飛去。

    飛天魔都,還有個老熟人呢。不知道血煞魔帝治下的飛云魔都倒是怎么樣的一個光景?那可是天域之地最繁華的地方,一路上羅爽都在憧憬著。

    “不過是個小小的魔都,有什么好期待的!”天域暗魔感受到了羅爽的想法,不屑的說道。

    “我是沒有見識,這里是你的老巢,又不是我的底盤。說起來你也夠狼狽的,你看人家血煞魔帝和邪風魔帝,都是和你一個級別的人物,人家怎么都建立了魔都,你的底盤卻遍布著荒野,就是遺跡你也沒有得到過,想想就心酸,怪不得你孤家寡人的被人封印在無為森林,這么久也沒有人救你!”羅爽淡淡的說道。

    “老子最討厭那些虛無的東西。一個修魔的人,不精通于個人修為,非要整一堆的虛頭巴腦的,浪費資源,有什么意思?不如一個人來的逍遙!我可告訴你,當年血煞和邪風倆人,卻是不敢招惹我的。我是百無禁忌,光腳不怕穿鞋的,惹急了我,隨便在他們的魔都放一把火,多熱鬧!”天域暗魔猥瑣的說道。

    “你人品不好,被封印這么多年也不老實。哎,無語了!血煞魔帝和邪風魔帝人家建立魔都,下設魔城、魔鎮和魔村,在整合著底盤中的所有的魔族之人,可以說是一呼百應。我當年慶幸的是入侵九州大陸的是你這個孤家寡人,如果是邪風,或者血煞魔帝,九州大陸早就狼煙四起,生靈涂炭了。”羅爽慶幸的說道。

    天域暗魔被羅爽打擊的不說話了,他也在思索著上輩子自己行事作風是不是真的有欠缺?勢力這個東西看起來是浪費許多資源牡但是如果真如羅爽做的那般,讓那些勢力之中的人各司其職,各自創造著價值,說起來不單不會浪費資源,還會幫助自己賺取修煉用度呢。

    長嘆一聲,天域暗魔發現這么多年來拼搏到頭,還是如此的形單影只,腦海中不其然的浮現著當年誘惑自己,讓自己驚艷了剎那的倩影,心中又恨又愛,不知道如何滋味。

    “你也別灰心,我的就是你的,反正咱倆暫時分不開了。我在修行路上會建立若干的勢力,幫助我的家人、朋友過的更滋潤。”羅爽安慰著說道。

    “也只有這樣了~”天域暗魔幽幽的回答。

    察覺到天域暗魔的情緒不高,羅爽也不再和他提起傷心事,隱約覺得有些內疚,是傷害了天域暗魔的自尊心了。可是轉念一想,天域暗魔能夠修煉到魔帝的境界,心境修為絕對是高于自己的,自己又在擔心著什么?

    路途是枯燥的,羅爽干脆研究起自己最新煉制藥園。這個雖然看起來模樣丑陋的不規則圓形石頭,其實內部是一個戒子空間,能夠存儲活物的。在藥園中用極品靈石布下了聚靈鎮,可以自主吸收空氣中游離狀態的靈氣,不斷的為藥園充能。

    最新得到的息壤就放置在藥園子里,頓時讓這個煉制原本很是簡陋粗糙的藥園,硬生生的提升到了極品靈氣的范疇。這件作品如果讓煉器大師看到,心中指不定如何的咒罵著羅爽,暴殄天物呢。

    藥園中種植這些年來羅爽收集的各類靈藥的種子和幼苗,那一直保存在玉質保鮮盒子中的靈藥,落在息壤上頓時煥發了無限的生機,生長的郁郁蔥蔥。

    而且羅爽驚奇的發現做前幾天煉制完畢藥園,自己隨意灑下的種子,如今已經抽芽,生長速度好似比外界要高很多,難不成息壤還有加速植物生長的作用?

    有了這個認知的羅爽欣喜若狂,她立刻動手栽培了最普通的一年成熟的靈米,用常規的靈雨術來培育,想要看到這個生長速度到底能夠達到多少。

    可以說那靈米在落在地面上開始,不到一個時辰之后就開始發芽了,按照這個速度的話,那么息壤的生長速度是現實中的30倍啊!

    這是什么概念?羅爽頓時覺得那些動輒成千上萬年的靈藥,自己大大縮短了靈藥生長的速度。而且羅爽覺得這還不算是息壤生長的極限!如果加上精心培育,還有就是用聚靈陣的催生,也許這個生長速度更快!

    把所有的帶著生機的靈藥和種子都栽培到藥園中,羅爽在藥園中滴下一滴精血,在飛行途中開始煉化藥園。一天之后這個極品藥園,已經安穩的坐落在羅爽的丹田之中。

    “爽爽,咱們快要到了!”君熙操控著靈梭比對著天域之地的地圖說道。

    “魔都,我們要到了!”君昊喜出望外,終于有機會見識下大都會的繁華。

    飛行靈梭在飛云魔都外徐徐降落,而郎其山帶領的青嵐魔鎮等人也到了。羅爽按照既定的落線降落在郎其山附近,然后第一個飛出靈梭和郎其山等人會合。

    “鎮長大人,您好!”羅爽恭敬的問候。

    “原來是圣女!還未來得及感謝你的玄魔丹,老夫這些年飽受神識折磨,就連修為也一直下降,沒有想到遇到了你!”郎其山熱切的說道。

    一個天魔族人不足為奇,也說不上多么的尊貴。難得的是會煉制丹藥的天魔族,而且年紀如此小,潛力巨大。羅爽就像一顆冉冉升起的巨星,小小的夜魔村是無法阻擋她的發展的。夜魔村晉升魔鎮是遲早的事情,郎其山樂意見到自己治下的魔村升級魔鎮,連帶著自己也臉上有光。

    要知道天域之地的魔鎮,只要你晉升到了分神期,就可以遞交申請了。而你的魔鎮要自動建立在更加危險,蟲族更加猖狂的區域了。

    “有幸能夠幫助鎮長是羅爽的榮幸。這次還要多謝郎鎮長提攜在下,能有機會見識魔都的繁華。”羅爽甜甜的笑著,在這個高出自己兩個境界的魔人面前示弱,總不會是錯的。

    郎其山這次攜帶的人很多,除了郎彩平之外,其余很多魔人修為都在出竅期,就是分神期的修士也有2名。

    除了羅爽這個村長之外,郎其山還帶著姬瑤和魔蜥人村落村長呂通。

    姬瑤就不必說了,和羅爽的關系正處于蜜月期,見面之后就拉著羅爽的手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那個呂通是更遠地方的魔蜥人村落的魔人,他們身上覆蓋著厚厚的鱗甲,還有長長的尾巴,看起來如同生化危機中的異形,他們擁有著人類的手掌和腿,有著人類的面孔,卻半獸化,他們是天域之地的原住民的后裔,并不是人類的后裔。

    總體說來魔蜥人屬于類人族,卻不是真正的人類血脈。因此相比之下,羅爽這種完全的天魔族人更加受到歡迎。

    在天域之地,越接近人類正統血脈的魔人,地位越崇高。

    姬瑤的祖先不是人類和蛇的雜交,而是天魔族的人類吸收了靈蛇的精血,千萬年來演化而來的人類種族。

    三眼族則更加特殊,據說是有著上古大神的血脈,地位僅次于天魔族。郎其山是三眼族的一個年輕才俊而已,背后有著強悍的家族支撐。在這里鍛煉建立魔鎮,不過是為了增加些資歷和閱歷,權當鍛煉了。

    郎彩平是輔佐郎其山同來的旁支弟子而已。

    當然這些八卦,都是姬瑤和自己說的,這個女人好似把自己當做了真正的閨蜜了。

    不過姬瑤現在是有求于自己,分享些小秘密更顯得親密。

    一行人隨著郎其山身后朝著氣勢恢宏的飛云魔都走去。不愧是整個天域之地的最輝煌的地方,飛云魔都顧名思義,是飛翔在半空中的。整個魔都是懸浮在半空中,周圍煙霧繚繞著,如果偶然來到這里還以為是來到了什么仙境。

    可惜這座城堡的模樣到處懸掛著的骷髏的裝飾,云霧繚繞,可惜那些云霧卻是呈現著黑色,那是充斥著魔氣。這里不是天堂,更不是什么仙境,而是讓九州大陸忌憚很深,領蟲族頭疼萬分的飛云魔都。

    這飛云魔都的建筑物很有地球華夏的徽式建筑的風格,精致卻不失大氣,別致中透著新意,遠遠望去卻帶著幾分夢幻的風格。

    羅爽不僅的心中感慨萬分,這座飛云魔都不知道集合了多少魔族之人的智慧。飛云魔都中設立的是懸浮的陣法,不但能夠飛翔,而且是能夠移動的,整個魔都就如同一個星際堡壘,是和蟲族戰斗的大殺器。整個魔都就是一個移動的大殺器。

    這才是魔都的真正含義吧。

    郎其山把身份令牌印入了陣法禁制,頓時從半空中的魔都上,延伸下一條大道。郎其山步步生蓮,緩緩沿著大道走到魔都的大門。

    羅爽等人相視一眼,相互提攜著步步走上大道。

    還未等羅爽安頓下來,金勝的使者就來接羅爽參加盛宴。

    “尊貴的煉丹師大人,我奉主人之名接您參加金家的盛宴!”漂亮的兔女乖巧的說道。

    “金家盛宴?是為了慶祝什么?”羅爽已經提前接到了金勝的傳音,看著前來接自己的獨角獸靈車,感覺是不是太過于招搖。

    整個魔都是實行禁空的,任何修士不允許飛行。除非有著莫大的功勛或者是魔帝任命的十二魔帥有這樣的資格。而金勝為了顯示其誠意,把自己平日里乘坐的靈車送過來接羅爽過去。

    這輛幾乎是用金精打造的靈車,鑲嵌滿了各色的妖獸晶核,用元嬰期的靈獸獨角馬拉車,真是拉風之極。還未登上靈車,卻收獲了無數炙熱的眼神,各種羨慕嫉妒恨啊。

    “是為了慶祝魔帥夫人田芳傷勢痊愈,主人可是邀請了魔都的其他魔帥,據說今晚血煞魔帝都會親自到場!”兔魔女興致勃勃的說道,雙眼綻放光彩,那兩只通紅的眼球宛若兩顆紅寶石。

    這兔魔女性情最是溫順乖巧,性格最是討喜,被派出來做公關卻是不錯的選擇。羅爽注意到的是,這個兔魔女的修為竟然已經是金丹期,要知道兔魔女的修煉資質很差,幾乎到了垃圾的地步,金勝竟然舍得如此的資源來栽培一個兔魔女,可見其為人品行還是非常不錯的。

    對于這次的赴宴羅爽多了幾份心安。

    換了隆重華美的禮服,和郎其山打了招呼,羅爽只身一人去赴宴了。羅爽不忘記的是君熙幽怨的眼神,委屈的表情,這可是在以前的君熙臉上從未出現的表情啊。

    不過生怕被人瞧出什么不妥,羅爽還是拒絕了君熙陪同的要求。

    郎其山雖然是三眼族的嫡系,但是貌似在人才紛紜的魔都還是沒有資格受到邀請。不過郎其山還是把一枚玉簡塞到了羅爽手里,卻是整個魔都的各個人物的明細表,簡直是個百科全書。

    這情報做的,真的沒有話說。

    感激的道謝,羅爽登上了靈車,在俊美的獨角獸的帶領下,騰空飛躍,羨煞旁人。

    不過讓羅爽注意到的是,這趕車的小哥,真心帥,很帥!

    那修長的頭發,幽深的眼睛,沁綠色的眼球,高聳的鼻梁,談不上如君熙般的俊朗,卻帶著獨特的異域風情。莫非是金勝以為自己喜好美男,特意派了個花樣小鮮肉陪自己?羅爽額頭冒汗……

    (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