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92章 長公主的交易
    五月六曰夜,也即是江成回歸當天晚上,寒潭別院內院。

    寒潭別院的內院,因為江成這個主人目前還是單身的原因,這個內院,其實就是江成一人修煉、起居的地方。

    也因此,這寒潭別院的內院,鮮少有人踏足。

    不過這時候,寒潭別院的管家忠叔,卻是疾疾趕到一間霧氣的蒸騰房間前,急急的敲起了房門。

    里邊,剛剛用過晚飯的江成,正在這間他獨有的豪華浴室內脫得精光,爽爽的泡著熱水澡。

    任誰連續在外奔波月余,還是那種濕氣極重的蠻荒之地,一路上又經過多次血戰,恐怕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爽爽的泡個澡。

    近月余沒有正兒八經的洗過澡,身上的污垢都能搓成泥了,連換了兩桶熱水之后,江成舒服都快伸呤出來了。

    這連月來的緊張勞累傷痛,仿佛都隨著那升騰的熱氣離身而去。

    回家真好!

    不過,敲門聲卻是不期而至。

    聽到這敲門聲,卻是有些不滿的皺起了眉頭,泡個澡都不安生了。

    “主上,有客來訪!”管家忠叔的聲音適時的響了起來。

    “不見!誰都不見!”江成很是不滿的給出了答復。

    “可是,主上......”

    聽著管家忠叔有些急切的聲音,江成又補充了一句道:“不管誰來,都說我一路勞累,已經休息了!”

    往常,只要江成這么說了,忠叔就會馬上離開,執行他的吩咐,但是這一次,忠叔卻反常的沒有離開,而是又開口說道:“主上,來客是長公.......”

    “不見,誰都不見!”

    “是嗎?連我都不見嗎?”突地,一道身影有些飄渺的出現在管家忠叔的身后,輕輕一切,忠叔就昏迷倒地。

    浴室內,正有些不爽的江成,聽到這個清冷的聲音,卻是猛地打了一個激靈,驟地想起了一件事。

    “江成,你走時一聲不吭,要本宮給你辦事的時候,只送來了一封信就要讓本宮給你照辦,如今你回來了,卻又對本宮避而不見,你當本宮是什么了?”長公主洛離的冷叱聲響了起來。

    正泡得爽的江成卻是苦笑起來,他怎么把這茬給忘了。

    當初,為了給鎮夷城副將封學義謀到鎮夷將軍之職,江成可是特意寫了一封信給長公主,請長公主幫忙。

    而且,當初江成離開時,也沒有知會長公主。

    對上這位實力本身強大,手中更有強權,背后更有恐怖靠山的長公主洛離,江成如今也只有陪笑的份。

    “不.......洛離啊,我這不是正泡澡呢,這不是不方便嗎?”

    “不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

    在長公主洛離的怒喝中,江成的浴室大門猛地四分五裂,身著一襲水色長裙、一臉憤怒的長公主洛離,就出現在了江成那霧氣繚繞的浴室門口。

    別看是長公主洛離的隨手一擊,但卻是氣勁四射,嗤的一聲輕響,就有一縷四射的氣勁很巧的轟上了江成的浴桶。

    這浴桶就算再堅硬,也是木頭做的,可是長公主的氣勁余威,就算再差,也是開魂境的存在揮出的氣勁余威。

    砰!

    江成的浴桶驟地四分五裂。

    浴水橫流之際,江成的那啥,玉體,也就橫呈在了長公主面前。

    虬結的肌肉,周身的傷痕,還有胯間的雄偉,都纖毫畢現的呈現在了長公主洛離的面前。

    驚呆了!

    無論是長公主洛離,還是江成,都因為這一幕而驚呆了。

    誰也沒想到,出會現這種情況。

    但是接下來的情況,卻比江成想像中的更離奇。

    長公主洛離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之后,厲叱起來,“你要是再不穿衣服,本宮就把你收到本宮身邊做內侍!”

    怒喝之際,長公主洛離卻沒有絲毫避開的意思,依舊目光冷瀝的盯著江成,反倒是江成,有些不自在了,尤其是長公主洛離那一喝,讓他下體感覺涼嗖嗖的。

    江成感覺,長公主洛離的彪悍,或者說是冷靜,比他想像中還要厲害,或者說,江成感覺,長公主冷靜得不像一位王國權力超然的長公主。

    暗罵了一聲倒霉之后,江成手忙腳亂的閃離開這間浴室。

    一柱香之后,衣裝一新的江成與長公主洛離,重新出現在了江成的會客大廳,江成少不了一番陪罪。

    畢竟找人家辦事的時候就想起了長公主,離開時卻不聲不響的,不管怎么說,這事江成做得不太地道。

    不過,讓江成意外的是,長公主對這些根本不在乎。

    “回答我兩個問題,其它一切我就都不跟你計較。”長公主洛離直接了當的說道。

    “洛離,問吧!”喝了口水,江成隨口應道。但別看江成應答的輕松,但是江成卻隱隱約約覺得,長公主洛離的這兩個問題,并不好回答。

    “第一個問題,劉開山,還有成國公府的胡、崔二人,你是如何斬殺的。”長公主洛離問道。

    “不要試圖騙我,也不要亂編。本宮有可靠消息,你離開的這一個多月來,鎮國公府雖有開魂境的存在外出,但是,那幾人,無數是數量還是修為,都無法斬殺劉開山等三人。”江成正要開口的時候,長公主洛離突地搶先說道。

    江成有些郁悶的摸了摸鼻子,這女人太聰明,似乎也不太好啊。

    他方才本來就要將事情推到鎮國公府上,但是這條路,卻被長公主洛離給堵住了。

    “我殺的,你信嗎?”江成隨口說道。

    長公主洛離嬌軀一震,猛地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了江成,怔了一下,才搖了搖頭,“這不可能,以你的實力,斬殺劉開山或許有可能,但是他們三人......”

    聽到長公主洛離的質疑,江成卻是狡黠的一笑,“好了,答案給你了,是你不相信!”

    換在與流云老祖相遇,遭遇生死瞬間之前,江成也許會顯擺一下實力,證明那三人是他干掉的。

    但是自從流云老祖事件之事,江成就牢記了一件事,低調再低調。這實力,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顯擺的。

    尤其是他的戰力,強得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你......”

    “好了,不要再問了!總之,那三人死了就是好事是吧,哪怕是對你們王廷而言,成國公的實力削弱了,總是好事!”江成擺了擺手,制止了長公主洛離的追問。

    長公主洛離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半晌之后,隨即點了點頭。

    “第二個問題,邊荒集,是不是落入了你與鎮國公府的掌控之中?”洛離突地問道。

    “這個.......”

    “江成,不要急著回答,王廷的情報系統,比軍方的情報系統還要厲害。要知道,鎮夷城的守將,也是可以換的。”洛離說道。

    江成的臉色驟地一變,然后又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算是吧,算是插了一手。”

    聞言,長公主洛離的俏臉上,罕見的浮上了一絲笑容,隨手間,就扔給了江成一個玉牌,江成認得,那是進入元靈秘殿的通界玉符。

    接過這通界玉符的剎那,江成就明白了,交易,長公主洛離要跟他進行一樁交易。

    “從今天起,王廷前往邊荒集的商隊,將會從一支增加到三到四支,我要你保證王廷商隊在邊荒集方圓千里的安全,另外,邊荒集的商稅?”

    “一半。”

    江成直接了當的說道。

    “一半,好!”思忖了一下,長公主洛離點了點頭。

    江成卻是有些肉痛,王廷商隊的貨物交易量有多大,那簡直海了去,按往常,要在邊荒集交納的商稅,也是極為龐大的一個數字。

    如今,卻是直接減少了一半,不肉痛才怪,而且這樁交易持續下去,江成付出的利益,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不過,這也算是另一個方面的合作吧,有了這樁交易,鎮夷城的守將更迭問題,就再也不用江成艸心了。

    “主上,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承運伯帶人打上府來了。”也就在江成肉痛的時候,管家忠叔急促的聲音響了起來。(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