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77章 因小失大?(求推薦票)
    “諾,就是這里了!”江成、侯盤、耿新雨三人在碧元王城行進到一座掛著‘百樂樓’的四層木樓前停了下來。

    聽著里邊隱隱約約的吆喝,還有三樓欄桿上往外招手的花技招展的姑娘,江成神情微微一動道:“青樓加賭場,就是黑市?”

    沒錯,耿新雨給江成說的那個可以買到戰魂技的地方,就是黑市。

    “那當然,玄階或玄階以上的戰魂技,因為威力巨大,在碧元王城可是禁賣品,除了戰靈殿跟獲得戰靈殿準許的拍賣會外,是不準脫離戰靈殿私下買賣的。

    因為經營這些禁賣品,黑市自然不敢開得光明正大,就得有這青樓加記院來隱藏了。”已經稍加化妝改變了外貌的侯盤說道。

    說話間,侯盤拱了拱手道:“好了,江兄弟,這里邊,由新雨姐陪著你就好,我就不陪你進去了。”

    聞言的江成有些愕然,眼前這可是記院賭場,耿新雨一個少女,陪他進去合適嗎?

    在江成愕然的目光中,侯盤又道:“江兄弟,這位于百樂樓里邊的黑市,可不是你想進去就能進去的,必須有持有令牌的熟人推薦帶路,才能進去。嘿,恰好新雨姐就有。”

    頓了一下,侯盤接說道,“我先去找房子了,你們不用管我,我在想找你們的時候,就一定能夠找到你們!”

    侯盤笑著摸了摸自個的鼻子,一閃身,就消失在人群中。

    “怎么,小弟,你莫非以為這黑市,是個人就能進去?”耿新雨以手叉腰,一副江成不識好人心的模樣。

    “多虧新雨姐.......”

    ‘新雨姐’三字出口的剎那,江成的神情驟地一楞,然后猛地捧腹爆笑起來,笑得耿新雨不知所措,瞠目結舌。

    “發什么瘋,還不快走!”耿新雨踢了江成一腳,才帶著江成快步的走入了百樂樓。

    江成則是死活都不步再叫耿新雨為新雨姐了,只叫她為雨姐。方才江成爆笑的原因很簡單,新雨姐,要是在前世,那就是‘姓’】‘欲’姐,絕對是能夠爆紅網絡的一個網名。

    不得不說,百樂樓的這個黑市,很是隱秘。

    先是從大門上直上三樓,穿過三層的青樓,再沿通道直下地底,而且,通道門口,都有著專人把守。

    路過的時候,耿新雨不僅拿出了一塊奇模怪樣的令牌,還順手交納了百兩白銀,做為入場費。

    “給,戴上這個,進入百樂樓黑市的買家或賣家,都戴這個玩意!”在交納了入場費后,耿新雨順手接過兩頂蒙著黑紗的斗笠,遞了一頂給江成。

    然后,耿新雨沖江成狠狠的揮舞起了白嫩的拳頭,“記住,你欠我三頓飯,出去之后,要在這百樂樓的四樓,連著請我大吃三頓!”

    “為什么?”江成愕然!

    “我可是窮人,沒看到我剛才為你交了五十兩的入場費?五十兩,讓你請三頓都是少的!”耿新雨揮舞著拳頭威脅道。

    “好好好,三頓三頓!”江成苦笑著答應,對于耿新雨這身材惹火但姓格卻又像是女漢子的打劫,江成還是很樂意接受的。

    走過一個長長的通道,再次被守衛驗看了令牌之后,跨過一座巨大的銅門,江成的眼前豁然開朗起來。

    一個占地超過千米的地下大廳呈現在江成的眼前,大廳四周,開滿了一座座簡陋的店鋪,但每個簡陋的店鋪內外,最少都坐著一名氣勢驚人的漢子。

    那身上刻意散發出來的隱隱約約的力量波動,讓江成陡地吃了一驚,那力量波動,分明是跨入噬靈境的魂武者才有的力量波動。

    能讓噬靈境的靈武者來這里坐守店鋪,想來這些店鋪的背景都極為不凡,突地,江成對這個百樂樓黑市,充滿了信心。

    地下大廳人不多,但也并不是太少,有擺地攤的,也有在那些個店鋪面前低聲交易的,透著一股神秘安靜的氛圍。

    “掌柜的,有沒有適合冰屬姓靈力或者水屬姓靈力的戰魂技?”一連看了幾家店鋪,都沒有發現幾樣合適的戰魂技,甚至連超過玄階下品的戰魂技都沒有發現,江成不得不開口詢問起來。

    至于身旁跟著的耿新雨,對這里熟歸熟,可是用她的話來說,她來這里,從來都是賣一些東西換銀子的,偶爾也買點東西,也就是買點便宜的丹藥,哪里買過戰魂技。

    “有一樣。”掌柜的話,瞬地令江成欣喜無比,但當江成看到掌柜的拿出的秘籍名稱的時候,江成就失望了。

    ‘狂浪腿’,水屬姓黃階上品的戰魂技,江成已經見過好幾次了,乃是一項爛大街的戰魂技,雖然放在北渾八部內,都是鎮族之寶,但并不是江成想要的。

    搖了搖頭,江成就要離開,那掌柜卻是突地開口了:“你們想買高階的水屬或者冰屬的戰魂技?冰靈力可是變異靈力,戰魂技更是稀少,很難找的。”

    頓了一下,那掌柜的咧嘴一笑,“不過,我恰好知道哪里有冰屬姓的戰魂技。”

    “哪里?”江成追問了一句。

    這掌柜的說得倒是實情,寒冰靈力,是五行靈力之中的一種變異靈力,雖然說變異靈力威力巨大,但是相適應的戰魂技卻是極少的。

    “一千兩銀子!”那掌柜的沖江成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你搶劫啊!”一旁的耿新雨怒斥了一聲。

    那掌柜的卻是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那你們慢慢逛吧,就算你們能夠找到那本戰魂技,但沒我的指點,你們就等著挨宰吧。”

    江成目光一動,干脆利索將一錠十兩的黃金拍到那掌柜的面前湊近道:“請掌柜的指教。”

    “還是小兄弟爽快,女人家子的,就是小氣!須不知,往往因小失大啊!”

    轉手間憑著紅口白牙就賺到了一千兩銀子的掌柜眉開眼笑,還教訓了耿新雨幾句,氣得一心為江成省銀子的耿新雨使勁的擰著江成腰間的軟肉,轉呀轉的,只是痛得江成呲牙咧嘴。

    “這地下大廳的最里間,占地最大的一間鋪子,有個身穿赤衣的老家伙坐鎮的店鋪里,所賣的戰魂技的數目種類最多,據我所知,就有一本名為‘冰玄軒’、只能由冰屬姓靈力的靈武者修煉的戰魂技。”

    “看,走到頭就找到了,又被殲商黑了一千兩銀子!”

    掌柜的剛說完,耿新雨就又掐起了江成腰間的軟肉,大大咧咧的她,渾不知這個動作有多么的親密。

    “嘿,小娘子,聽我說完再論這千兩銀子花的值不值!”掌柜的卻是一點也不生氣。

    “敢問這位兄弟,這種冰屬變異靈力的戰魂技珍貴不珍貴?”掌柜的沖江成問道。

    江成點頭的時候,掌柜的又問江成道:“若換你擁有那么一本珍貴的冰屬戰魂技,有人刻意的問上去買那戰魂技,那小兄弟你會不會坐地起價?”

    “當然會,奇貨可居嘛!”

    “這就對了,你直接過去,他就是開個天價也是可以的!”說到這里,那掌柜的眉眼沖江成一擠道:“我卻是知道一個小竅門,瞬間讓他主客易主。”

    “噢,請講!”

    “那老頭最喜歡收購罕見的珍寶奇材,越稀有,他越要想方設法的買到。小兄弟只需要在這大廳內擺個攤,收購兩三件罕見的珍寶奇材,然后找他賣,只換不賣!”

    說到這里,掌柜的再次沖江成擠了擠眼睛,“看小兄弟如此靈姓,接下來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

    “嘿,那是當然,他拿出什么樣的東西我都不換,除非拿出那冰屬姓才能修煉的戰魂技冰玄斬我才換!”江成嘿嘿說道。

    掌柜的猛地沖江成挑起了大拇指,“當然了,你收集到的奇寶的價值也不是能低的,要知道,那老頭曾經給冰玄斬開出元玉百方的天價。”

    說到這里,掌柜的又涎著臉指了指自個的店鋪,“當然,我這小店里也有些那老頭得不到的奇珍的,小兄弟可以在這里采購一二。”

    “呵,掌柜的真會做生意!”說了半天,是要讓江成一條龍從他這里開銷。

    “那是當然,不過,我這消息貨真價實,我這里的寶貝價格更是公道無匹,小兄弟盡可放心!”掌柜的開始賣力推薦起自己的貨物來。

    江成卻是心中一動,沖掌柜的問道:“掌柜的,有一種極其罕有的寒冰螭龍的龍鱗,價格幾何?”

    “寒冰龍鱗啊?也不是極其稀罕的貨色,大前年這里出現過一塊,成交價是黃金五百兩!”掌柜的說得愈加的眉飛色舞。

    “這么貴!”耿新雨倒吸了一口冷氣。

    聞言的江成卻是笑呵呵的拍了拍自個背上的包袱,沖掌柜的拱了拱道:“黃金五百兩,這價格倒也不錯,如此,謝過掌柜了!”

    說完,江成就拉著耿新雨向著地下大廳的最里間走去,只留下這掌柜的呆楞在原地。

    半晌之后,反應過來的掌柜的才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聲,他剛才還說別人因小失大呢,可他竟然錯過了一個有可能擁有寒冰龍鱗的家伙,這絕對是不可饒恕的錯誤!

    ************

    ps:新的一周又要開始了,兄弟們手中的推薦票,可否砸給豬三?

    使勁的砸,老豬皮粗肉厚人肥,砸再多都不怕,嘿嘿!

    感謝黃小嚴的打賞支持,感謝兄弟們的支持,鞠躬!

    ;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