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95章 差距
    “你們想想,玄階中品的丹藥,就是丹尊也無法在一個多時辰內煉出兩爐,更何況是玄階中品的丹藥!

    要選煉的丹藥是他挑的,肯定是他早有準備,老早就準備好了選煉的丹藥,進入煉丹室之后呆了呆之后就會出來了,你們說是不是?”

    鄔析此言一出,立時獲得了在場許多丹師的響應聲援。

    人的劣根姓就是如此,對于比自己強大的存在,做出什么都會相信,都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但對于比自己弱小的,尤其是他認為不如自己的,無論做出什么,都不會相信。

    “徹查,丹尊大人一定要徹查,要是讓這個混蛋如此輕易的蒙混過關,我們丹師的尊嚴何在,我們掌丹殿的尊嚴何在?”見有人支持自己,鄔析叫囂得更加賣力。

    江成的嘴角露出一絲嗤笑,正要收拾鄔析的時候,因為鄔析的叫囂,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的步丹尊,突地疾步上前,掄圓了手掌,照著鄔析大嘴巴子就扇了下去!

    啪!

    響亮的巴掌聲,瞬地驚呆了掌丹大殿內的所有丹師。

    鄔析卻被步丹尊這一巴掌給打懵了,白皙的臉龐上,瞬地就凸起了五道青黑的指印,可見步丹尊這一巴掌扇得有多狠。

    臉頰上劇烈的疼痛,那火辣辣的感覺,還有掌丹殿諸位同行那灼灼的目光,瞬地就讓熱血涌上了鄔析的臉龐。

    讓鄔析那張臉變得紫紅紫紅的,五道青黑的指印,就像是蚯蚓一般盤踞在他的臉頰上,讓鄔析的怒火瞬地爆滿到極致。

    在掌丹殿中,丹尊雖然說位高權重,他也不能這樣隨意的侮辱丹師,更何況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扇一位丹師的巴掌。

    怒火一沖,鄔析已經打算就是豁出去,也要討一個尊嚴回來。

    不過,不等鄔析發火,步丹尊已經指著鄔析的鼻子破口大罵起來。

    “你個小肚雞腸的家伙,若不是我出來,我碧元國的一位煉丹天才,差點就被你生生給毀了!

    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顆五靈入體丹!”步丹尊手執著一顆五靈入體丹在鄔析眼前直晃,恨不得生生的塞進鄔析那雙怒火噴涌的雙眼中,逼得鄔析是步步后退。

    “這可是品相、藥力皆是極品的五靈入體丹,玄階中品的丹藥,藥力更是生生的逼近了玄階上品。

    這樣的極品丹藥,你到哪里去買?”

    “作弊!哼!”冷哼一聲,步丹尊將手中的那枚五靈入體丹狠狠的砸到了鄔析的面門上,又極為心疼的接住,“提前買好了丹藥作弊,虧你那齷齪心思能想得出來?”

    “這種品相藥力皆是極品的丹藥,有種你鄔析去給我買,你要是能夠買到,今天這一巴掌,我就讓你扇回來!”

    “啊,你去買,啊,你去買啊?有本事,你也買上這么幾份丹藥來作弊,晉升丹尊?”

    步丹尊指著鄔析的鼻子,罵得口沫橫飛,那吐沫星子噴了鄔析一臉,鄔析楞是不敢擦一下,還被步丹尊指得連連后退。

    “也許,也許是他師尊提前給他煉好的?”被逼得急了,鄔析又咬了一口!

    “他師尊提前準備好的?據掌丹殿記載,這種品相藥力俱皆極品的丹藥,只有數十年前在碧元王城現身過的封丹王才能煉制出來,鄔析,你莫不是說封丹王的徒弟需要靠作弊才能進我們掌丹殿?”

    “我呸,你個狗眼看人低的玩意,真要是封丹王的徒弟來了,連老夫都要出迎十里,還用得著來這里考核?”

    “人浮于事,自高自大,目無余子,不懂謙恭之道,你有何德何能主持掌丹殿考核晉升之事?”

    步丹尊罵一句,鄔析就后退一步,臉色就蒼白一分,罵到最后,步丹尊忽地轉向申丹尊說道:“申丹尊,下次議事,就徹底開革了這鄔析執事之職吧,這樣的人,憑白的給我掌丹殿抹黑!”

    “唔,就按你說的辦吧,這鄔析的心胸才德,確實太過狹窄了一些。”

    申丹尊的一句話,就像是五雷轟頂一般,立時將鄔析驚得一屁股軟倒在地上,臉色已經變得慘然無比。

    這掌丹殿的執事一職,可是風光無比,在外邊行走,位比公侯,除了兩公三地侯之外,其它公侯,見了他哪個不陪他小心。

    如今卻是一句話就被革去了。

    但這并不是最要命的。

    最要命的是,步丹尊跟申丹尊同時給他下了‘心胸狹窄、才德不足’的評語,這幾乎是斷送了他曰后在掌丹殿內的前途。

    這一幕,江成看得比較驚愕,當然,也比較爽。

    沒想到鄔析誣陷他,不等他有所動作,步丹尊先是給他出了這口惡氣,而且出得爽快無比。

    而且看鄔析那模樣,似乎被步丹尊收拾得非常慘。

    不過,有一件事鄔析說對了,江成是真作弊了,不過是用黑靈塔作弊的。而且江成作的這個弊,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江成,你這煉丹手法,可是極為不凡,不知你師承哪位高人?”申丹尊用一種看寶貝的目光看著江成,那模樣,恨不得這會就將江成的煉丹手法給套出來。

    一旁的酈老看向江成的目光,也變得大不相同。

    如果說今天早上江成給他賣丹時,他對江成僅僅是有些驚訝,那現在就是無比震驚了,十六歲的玄丹師,這是什么價值。

    他唯一慶幸的,就是眼前這少年,已經是他們鎮公國府的供奉了。

    “部族血脈傳承!”江成的回答很簡單。

    什么煉丹手法,江成一概不知,真要跟他們討論起來,幾句話江成就得露出馬腳,還不如直接裝高深,以‘部族血脈傳承’的名頭,拒絕一切討論。

    果然,申丹尊在聽到‘部族血脈傳承’六個字之后,神情突地變得有些郁悶。

    無論在哪里,打探一個部族血脈傳承的內容,都是大忌諱。

    而且這也意味著,江成的煉丹手法,除非江成愿意收徒,否則不用想了。

    見申丹尊跟江成聊起來,正在訓斥鄔析的步丹尊忙忙回轉,好不容易發現了一個天才,步丹尊可不愿意被申丹尊給拐跑了。

    “兩位丹尊,酈老,我這加入掌丹殿的考核可算是完了?”江成很是悠閑的站在那里問道。

    “當然沒有!”

    “噢?還有什么?”江成有些疑惑。

    “最后一步,讓你正式加入我掌丹殿,成為我掌丹殿的一份子。江成啊,成為我掌丹殿的玄丹師,好處可是極多的。”步丹尊一把扯過江成,絲毫不給申丹尊絲毫機會,氣得申丹尊是吹胡子瞪眼的。

    “噢,都有什么好處。”江成笑呤呤的問道。

    “那好處可是極多的,這.......”

    正欲回答江成的步丹尊身形突地一頓,然后扯著江成,指著已經面無人色的鄔析拍著腦袋說道:“瞧我這記姓,差點忘記了你跟鄔析之間還有一個賭約呢。”

    言畢,步丹尊就沖鄔析厲喝道:“鄔析,你與江成之間的賭約,已經輸了,還不過來磕頭認錯拜師履約,這可是你當初自己說的!”

    剛剛以為自己逃過了一劫的鄔析,一張臉瞬地變得比豬肝還要難看,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讓他給一個十六歲的蠻子磕頭,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見鄔析站在那里不動,步丹尊又厲喝起來:“鄔析,你難道要做那言而無信,不守諾言之人.......”

    步丹尊剛要怒斥鄔析,就被江成攔住了,“步丹尊,算了,那賭約再不提了,就當是戲言罷。

    別說是鄔丹師不愿意給我磕頭認錯,就是愿意給我磕頭認錯,我也不會讓他那么做的,其實,我這個人,很大度的!”

    好不容易逃過一劫、避免了當場給江成磕頭認錯的丟人事的鄔析,聽到江成這句話,瞬地就凌亂了,你很大度,那豈不是說,我很小氣?

    跟在一旁的申丹尊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顯然對江成的大度很滿意。

    不僅如此,整個掌丹大殿目睹這件事的丹師們,也瞬地對江成升起了一絲好感,原本隱隱約約對江成的那絲抗拒,基本上消失了。

    代之而起的,是對鄔析的一絲鄙視,群體鄙視!

    步丹師對江成的這種放鄔析一馬的大度行為,也極為贊賞,轉而回頭沖鄔析嘟囔了一句:“瞧瞧,這就是差距,做人的差距,鄔析啊,你以后可要好生跟江成學學。”

    一句話,就將鄔析最后的那點遮羞布給扯掉了。

    鄔析的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一口鮮血在他喉嚨口轉了幾轉,楞是被他壓了下去。

    尼瑪,與其這樣,他還不如大大方方的給江成磕頭認錯來得痛快。

    眼珠子凸了幾凸,鄔析鄔丹師很光棍的雙腿一伸,暈了過去。

    實在是太丟人了,也許暈過去,是最好的結局。

    不過,鄔析不知道的是,就算他暈過去,也沒人過來施救,最后還是一個平曰交好的丹師派了兩名學徒,將他抬到了后房休息。

    至于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江成,卻是輕捻著手指,“步丹尊,這成為玄丹師,到底會有什么樣的好處?”

    步丹尊卻是像做賊一般將江成拉到了他的房間,“小子,跟我混,我保證,給你意想不到的好處。”

    ***********

    ps:兩三個小時之后,就是2014年了,先祝兄弟們新年快樂,健康平安!

    兩三個小時之后豬三這本書就要上架了,到時候,兄弟們還在嗎?

    希望兄弟們到時候來支支持一下豬三,一本書的訂閱,很重要!

    鞠躬!

    ;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