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35章 江成的請柬
    “你.......你.......你簡直是喪心病狂!”

    手里捏著江成正在一張張散發的告示,劉開山的渾身都在哆嗦著。

    告示上的字不多,但每一個字,看在他的眼里,都像是他劉家族人的人頭在飛舞。

    劉開山不傻,也不笨,他可以想像到,這些個告示被江成散發出去會有怎么樣的恐怖后果。

    恐怕就是成國公府裴霸府內的一些族人分支,也會忍受不住**偷偷摸摸的做這種事。

    **太大了。

    只要家族長輩或者親人出手,隨便斬殺十個普通劉家人的人頭,就能換到一枚淬火丹、又或者是一枚逆運補源丹,又或者是一枚開魂境強者急需的二轉淬靈丹。

    淬火丹代表著什么?

    那可是連器尊都急需的別人煉制不出的極品淬火丹啊。

    換句話說,只要手中有幾顆淬火丹,就可以與一位器尊扯上關系,用這淬火丹,甚至能讓那些器師直接免費給他們煉器。

    逆運補源丹代表著什么,已經不用多說了。

    一顆丹藥,就有五成以上的機率讓一位困在承恩境九重巔峰的存在突破成為魂武者,彌補一生的遺憾。

    這逆運補源丹,簡直是那些個困在承恩境九重巔峰,永遠無法突破成為靈武者的存在的福音。

    劉開山相信,那些人只要得到這個消息,恐怕就會徹底的瘋狂。

    為了一絲突破的機會,那些人無所不用其極,殺幾個劉家族人,這也太簡單了。

    二轉淬靈丹是什么?他劉開山最清楚。

    到現在為止,他劉開山只是在徹底的投入成國公裴霸麾下的時候,蒙成國公賞了半瓶二轉淬靈丹。

    這半瓶二轉淬靈丹,可供他**六天,但這六天的**效果,卻相當于三個月。

    但是從他突破到開魂境至今,那些個丹尊都求了個遍,都沒有求來半顆固定的份額。

    換句話說,只要江成拿出二轉淬靈丹,就是開魂境的存在,也會心動出手。

    但只要開魂境的存在出手,他們劉家自他劉開山之下,無一能活。

    更何況,這三樣丹藥,即便是最便宜的淬火丹,也要兩三百兩黃金一顆,那些缺財的亡命徒一聽這個消息,還不得瘋了?

    他們割的劉家族人的人頭哪里是人頭,分明是金頭啊。

    喝罵間,劉開山只要覺得氣血翻滾,頭暈腦漲,直欲倒過去。

    一旁的劉高宣急忙扶住了劉開山,順勢的掃了一眼那份懸賞告示,一股兒涼氣立時從腳底直沖腦門,劉高宣只覺得自己的脖子處涼嗖嗖的。

    二十顆丹藥啊,這絕對是天價了。

    這告示真要全部發出去,他這人頭,說不定今天晚上就保不住了。

    “呵,劉老賊,你還有臉說我喪心病狂?這一切,全是你逼我的吧?我早說過,拿回阿公的遺物,這是阿公的心愿,也是我的承諾,若你們不還,不死不休!”

    “當然,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今天晚上,最少超過三千份與此一模一樣的告示,會散落在整個碧元王城內。

    如果你們劉家三天之內沒有死絕的話,還會有一萬張告示,貼滿周邊城池。”

    “你.......”劉開山的眼睛猛地凸出,若不是心憂家族安危,恐怕他早就被氣暈過去了。

    “砰!”

    終于,拿到一張告示的成國公裴霸首先做不住了,他毫不懷疑江成這份告示的威力。

    恐怕江成的這份告示一出,承運侯府連三天都撐不過去,上上下下連仆人帶族人,都會死絕。

    不僅是承運侯府撐不住,若是同樣的告示施加到他們成國公府上,恐怕在初期,他們裴氏一脈的族人,也會死傷慘重。

    “江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明目張膽的買兇殺人,你視碧元王國的律法為無物嗎?哪怕你貴為玄丹師,也不能如此肆意妄為?

    本公這就遣人到治安司,慎刑司問問,這買兇滅人全族之徒,該如何治罪?”

    突地,成國公裴霸從律法層面找起了江成的茬,想從這個方面,給劉家解圍。

    一旁正如墜地獄的劉家父子,聽到成國公的這句話,突地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

    不過,這個計劃,江成考慮了可不是一天半天了,豈能會因為這點小問題而被難住。

    “噢,原來成國公還記得碧元王國有律法啊,我還以為沒有呢?”

    江成一句反問,立時將成國公鬧了個啞口無言,就在方才,他成國公利用自己的權勢,為犯下滅族大罪的劉開山開脫呢。

    不等成國公再次發問,江成突地沖劉開山嘿嘿一笑,讓劉開山的脊梁骨都猛地有些發冷。

    然后,江成開始收他剛剛發出一張張告示。

    一邊收一說:“這是我失誤了,應該知名不具嘛!就如同做賊一般,蒙著臉就是了。明天,這種告示依舊會貼滿整個碧元王城,當然,是神秘無主小告示,具體的,大家都懂的!”

    一句‘大家都懂的’讓劉開山父子剛剛升起的一點希望消退得一干二凈,臉色變得慘白慘白。

    最讓他們覺得恐怖的是,方才拿到那些個告示的王公貴族,看向他們劉家父子的目光,已經不一樣了。

    那是一種看向獵物的貪婪目光。

    那是一種嗜血的瘋狂目光。

    要知道,江成懸賞出的那三種丹藥,都是市面上用金銀、用元玉買不到的東西,你就是再富有,也得先有關系才成。

    但是現在,人頭就可換到。

    砍幾個人頭,算個屁!

    幾乎是瞬息之間,劉開山就屈服了。

    “江成,江成,不要說了,不要發告示了,我還你,我還你,你阿公的遺物,我馬上還你!”

    在江成開始收回那些個告示的時候,劉開山已經瘋了一般的吼叫起來。

    頓時,成國公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江成這輕易的逼得劉家上上下下屈服的手段,實在是令他有些不舒服。

    反之,那些個已經看過告示的王公貴族們,俱都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一條得到稀有丹藥的捷徑,就被劉家父子的認慫給毀去了。

    例如立地侯耿軒,甚至是站在成國公這邊的平地侯侯正君,方才都已經在考慮,要不要回去之后,請動家族的開魂境長老,以雷霆萬鈞之勢,先干掉劉開山再說。

    讓江成這個煉丹天才為家族免費煉丹一年啊,那收益會有多恐怖?

    一年間能給家族造就多少噬靈境的靈武者,簡直都不敢想像啊。

    不過,隨著劉開山的認慫,剛剛動心的一切都又成了泡影。

    他們此刻反倒是希望,這份懸賞繼續下去,至于劉家存亡,關他們何事?

    正在收告示的江成聽到劉開山的吼聲,卻是不耐煩的挖了挖耳朵,“什么,我沒有聽清,你還是不還我,你再說一遍?”

    這時候,劉開山已經顧不得的他那張老臉了,家族生死存亡在即,即便是挎了他那張老臉,他也認了。

    “我還,江成,我還,我馬上還你阿公的遺物!”說話間,劉開山手上已經托出了一個精致的香囊。

    劉開山來還阿公的遺物,江成反倒是不急了,好整以暇的抱臂而立,“劉老賊,這么說,你自己承認你就是無恥無賴的忘恩負義之徒了?”

    劉開山的嘴角狂抽了起來,老臉已經變得殷紅如血,但是咬著牙點了點頭,緊咬著的牙縫里,一絲腥紅慢慢的透了出來。

    鎮國公周正雄神情卻是有些驚訝,江成的這些個手段,他可是不知道的。

    沒想到,這江成發起狠來,竟然生生的將劉開山憋成了內傷。

    “哼,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一聲冷哼,幾乎硬生生的將劉開山羞的無地自容,還是被他一個他孫子輩的小娃娃教訓,這讓他這張老臉,以后幾乎沒臉見人了。

    冷哼中,江成將劉開山托在手掌上的香囊取了過來,手伸進去,立時摸到了一個圓形的玉塊,按照阿公遺言中留下的方法,驗證了一番,確定了這阿公遺物的真偽,這才將這香囊收了起來。

    劉開山直到真正面臨滅族之禍的時候,才一臉不舍的拿出了阿公的遺物,江成相信,阿公的遺物肯定有什么不凡之處。

    為免召來禍患,還是少示于人為妙。

    收掉阿公的遺物,江成隨手抄來一壇酒,祭灑在了南面,“阿公,你的在天之靈,可以暫時瞑目了。”

    ‘暫時瞑目’這四個字,令成國公的心頭陡地跳了一下。

    “諸位,這告示一事,如今只能戲言當之,告辭了!”

    若不為了阿公的遺物,逼劉開山就范,江成哪用開出如此恐怖的價格!一顆逆運補源丹,換劉家的幾十顆人頭都足矣!

    江成拱手間,就向著劉府門外大步行去,同一時刻,鎮國公周正雄也跟了上去,如今江成處在風口浪尖上,江成的安危他還得看緊點。

    在江成剛剛踏出劉家宴會大廳的時候,江成再次轉身拱手道:“對了,有一件事忘了給大伙說,正好諸公在,江某就不另發請柬了。

    明曰午時,諸位丹尊與器尊將在寒潭別院慶賀我成為掌丹殿的第六位丹尊,屆時,還請各位賞臉!”說罷,江成就揚長而去。

    只留下一臉震驚的眾多王公貴族。

    掌丹殿第六位丹尊啊!

    如此年輕的第六位丹尊啊!

    與諸多丹尊器尊關系極好的第六位丹尊啊!

    誰敢不去?

    誰能不去?

    唯有方才站到了成國公這邊的定地侯麻異,一臉的懊悔,早知道江成突破成就了丹尊之位,打死他,也不會在方才力挺劉家了。

    就是與江成有仇的平地侯侯正君,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與一位如此年輕的丹尊水火不容,實在不是家族的幸事!(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