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51章 松月的下落
    “怎么,你認識胥初這個惡魔?”

    看到江成的眼睛猛地瞪大,樂圖先是一怔,神情就猛地變得緊張起來,生怕江成跟那個胥初有什么聯系一般。

    江成卻是不急著回答樂圖的提問,反而繼續問道:“樂圖,你們青嵐部的藥女,是不是木系靈力的魂武者,而且擁有能夠瞬息間治傷救死的天賦秘技?”

    樂圖的神情徹底的呆住了,猛地后退一步,一臉戒備的問道:“你到底是誰?你怎么對此事知道的如此清楚?你跟那惡魔胥初到底是什么關系?”

    江成卻是慘然的苦笑起來,“我跟那胥初還能有什么關系?因為我們部族的藥女,我青梅竹馬的玩伴,也是被那個胥初給弄走去做什么他們一族的圣女的。”

    “隨著那胥初的降臨,四名白衣侍女從天而降,抬走了我族的藥女。”江成發現,樂圖似乎對胥初抱著極大的敵意,所以為了取信樂圖,江成繼續說著那曰的情形。

    果然,聽江成這般說,胥初的眼睛也猛地瞪大,“跟我們那曰的情景一模一樣啊。可恨胥初那惡魔,竟然以我們全族上下的安危為威脅,逼我族的藥女就范啊。”

    說到這里,樂圖的拳頭猛地一晃道:“你不知道胥初那個惡魔有多恐怖啊。他輕輕一彈指,就毀掉了離我們部族最近的一座山頭。

    要不然,我青嵐部是絕對不會屈服的。”

    “一彈指,毀掉一座山頭?”

    江成的神情極為吃驚,按這樂圖所言,這胥初的實力,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恐怖。

    “是啊,也正因為這樣,藥女才為了族人的安危,任由那胥初處置。”樂圖滿臉的悲壯。

    見狀,江成將樂圖拉到了一旁,仔細的詢問起那胥初駕臨青嵐部的情形。

    本來江成以為,胥初一族的圣女,應該是唯一的。

    而且從字面地位意思上理解,一族的圣女,就算再怎么樣,地位也不會差的。

    只要圣女的地位不會差,那么松月在胥初一族的安全就沒有任何問題。

    同時,只要有著松月的照應,被胥初用大神通挪移過去的族人,想來不會太受欺負,處境不會太差。

    但是現在聽樂圖說他們青嵐一族也有一位木靈力藥女被胥初弄過去做圣女,就讓江成覺得不太對勁,立時開始擔心起松月與族人的安危起來。

    一般情況下,圣女這一位置如果擁有唯一姓,那么地位就很高了,但是現在,很明顯的,胥初一族的圣女,卻是不只一位。

    最少有兩位,甚至是三位四位,或者更多。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松月與族人的處境可能就很不妙了。

    與樂圖詳聊了一會之后,江成基本算是明白了青嵐部藥女一事。

    大約一年前,也即是松月隨著胥初離開的八個月前,胥初來到了青嵐部。

    胥初對待青嵐部的姿態,卻是極為粗暴的。

    別說是提什么條件,給什么好處,直接一路闖進了青嵐部靈公的居所,直言不諱的沖青嵐部靈公索要藥女清寧。

    若不是顧忌到藥女清寧的心情,畢竟是請人家去做圣女的,恐怖胥初直接綁了藥女清寧去的心都是有的。

    毫不懷疑,這種直接出賣族人的事情,青嵐部的靈公鐵定是會嚴詞拒絕的。

    然后,就發生了樂圖口中胥初一彈指,毀掉一座山峰的場面。

    換句話說,只要胥初一彈指,就能毀掉他們青嵐部的家園,直接將他們整個青嵐部抹殺。

    在全族族人生死的威脅下,青嵐部的藥女清寧主動站出來,答應了胥初的要求。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順理成章了。

    四名白衣侍女從天而降,用一頂軟塌抬走了青嵐部的藥女清寧。

    據樂圖所言,藥女清寧被抬走之后,那胥初卻是與部族靈公密談了一番,具體是什么,他們就不知道了。

    藥女清寧被抬走,已經是他們青嵐部的重大損失了,但是,接踵而來的戰爭,卻讓他們青嵐部陷入了困局。

    青嵐部的世仇血嵐部在幾個月前向他們發動了戰爭。

    以前有藥女在,族人的輕重傷,一律是藥女清寧負責。但是現在,卻只能完全依靠丹藥。

    雖然說藥女清寧走后,他們青嵐部也備了一些丹藥,但是那些卻遠遠不夠消耗,現在,隨著族人的傷者疾速增多,他只能前來邊荒集收購丹藥。

    “你們對那胥初可還有什么了解?”聽完樂圖的敘說,江成追問道。

    “不知道。”

    樂圖搖了搖頭,“如果有所知道,就只有與胥初密聊過的阿公知道。我也問過阿公那方面的情況,但是阿公從來不說。”

    聽著樂圖的話,江成知道,他這次來陰嵐大澤是來對了。

    說不定,陰差陽錯之下,就能夠得到有關松月的消息呢。

    同時,江成也清楚,他這一次,有一個人是必須要見的,那就是青嵐部的靈公。

    “樂圖,那事就這么定了,我就雇傭你做向導。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希望你到時候能將我介紹給你們青嵐部的阿公,因為我們兩族的藥女,都有著相同的下落。”江成說道。

    “沒問題,相信阿公會很樂意見你,不過,前提是你要等我幾天的時間。也許四五天,也許十天半個月。”樂圖說道。

    “這么久?對了,像凝血散,回春散,通脈丹這三種丹藥,品階都很低,這里的商隊應該會有大量的存貨,你怎么會買不到?怎么,是錢不夠嗎?”江成疑惑道。

    凝血散與回春散,都是黃階中品的丹藥,通脈丹的品階稍高點,是黃階上品的丹藥。

    在碧元王國,低階丹師的數量是極其海量的,所以,這幾種丹藥的產量也是極高的,根本不可能沒貨。

    “哎,錢倒是夠,可是,這里的四支商隊,死活不肯賣給我們。”樂圖狠狠的一跺腳,嘆起了氣。

    “為什么?難道這些商隊有錢不賺?賣給你們丹藥,利潤可是很大的啊。”江成皺眉道。

    “蠻幫,都是因為蠻幫!”樂圖恨恨的說道。

    “蠻邦?蠻幫是什么?”江成一臉的詫異。

    江成在邊荒集與樂圖交談的時候,遠在萬里之外的成國公府內,也有了新情況。

    “國公爺,世子,鎮夷城那邊的商會已經傳來了有關鎮將軍馬世忠死訊的最詳細的情況,這是信書,請國公爺與世子過目。”

    成國公府內,洪大總管正將一封來自鎮夷城的秘信雙手恭敬的遞給了成國公裴霸。

    仔細的查驗了火漆之后,成國公裴霸才拆開了秘信,秘信內容看上去不多,但是成國公裴霸卻是足足看了一刻鐘有余,才交給世子裴牧業。

    裴牧業也花了不少時間,看完了這封秘信,抬起頭的時候,成國公裴霸就考較起了自己的兒子。

    “牧業,你怎么看?”

    “爹,這當中頗有些模糊,例如一聲巨爆響聲,鎮夷將軍馬世忠就變成了血葫蘆,隨后被一箭穿腦而亡。

    據孩兒所知,能造成如此聲威的,不外乎是靈紋妖丹,靈紋妖丹,卻不可能憑空爆響。

    而且,那賊人先斬殺了馬將軍的兒子,然后成功的引馬將軍出來,又斬殺了馬將軍,孩兒覺得有引誘之嫌。

    莫不成,真是邊荒蠻人前來尋仇,有預謀的斬殺馬將軍?

    但是,按情報中言,那兩個賊人,卻壓根不似蠻人,而且靈力也有些特殊,都是變異靈力,一個風系一個冰系,我覺得,我們可以從靈力這方面著手。”裴牧業道。

    聽到裴牧業的回答,裴霸滿意的點了點頭。

    “牧業,你能想到從變異靈力這一點著手,為父已經很滿意了。”

    聽到裴霸的表揚,裴牧業的神情為之一松。

    “但是,考慮事情,還未從全局出發。”

    聞言的裴牧做出來了聆聽教誨的模樣。

    “牧業,我來問你,變異靈力中,冰系跟風系靈力并不算是稀奇,但是這兩者組合到一起,還俱都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你說,在我碧元王國中能夠找出幾對?”

    “這.......爹,應該少之又少?”

    “哼,何止是少之又少,都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其中一個長相還極其俊美,真不知道你的軍學是怎么學的?”裴霸冷哼起來。

    裴牧業的神情為之一緊,皺眉道:“爹是說......在王城已經持續七天沒有現身的周夙跟江成?”

    話說出口,裴牧業神情猛地一興奮:“是了,這兩個人,完全符合這個條件,而且已經連續七天都沒有現身了。”

    見狀,裴霸的神情才稍緩了一下,“還有呢?”

    “爹,據我昨天從戰靈殿得到的消息,前些天那青靈花和青靈花消息的懸賞,應該就是江成發出的。而青靈花,又只在陰嵐大澤出現過,鎮夷城,卻是前往陰嵐大澤的必經之路。”

    “再呢?”

    “也只有江成與周夙做這件事,才有可能在數萬大軍的搜索下安危逃脫,因為副將封學義是鎮國公的人馬。”

    裴牧業一連回答了幾個問題,裴霸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牧業,那你說,我們現在應該怎么做才最合適?”裴霸再次考較道。

    “爹,應該馬上派出開魂境的供奉.......不,爹,應該先請承運伯劉高宣過來,與他商議共同截殺江成的事宜!”

    裴霸這才滿意的捋著自己的胡須笑了起來。(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