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神級農場 > 《神級農場》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人心各異
    飛機雖然是夜間著陸,但機場的停機位旁,依然站著一排人在迎接。
  
      劉慶峰帶著青云島項目的管理層在寒風中已經等候了半個多小時,這其中也包括波瑙圖本地人拜尼拉蒂。
  
      一開始他們是在地面的管制中心等候的,當夏若飛他們乘坐的那架a350開始進入管制中心的指揮范圍,并且執行進近程序之后,劉慶峰就帶著大家直接來到了停機坪上。
  
      國內的確切消息已經傳過來了,大家都已經知道,青云島確定要易主了。
  
      所以,此時劉慶峰等人的心情是十分復雜的。
  
      本來青云島這個建設項目還有后期的規劃沒有完成,現在那些規劃自然就作廢了,而劉慶峰帶領的這個團隊絕大部分人都是劉家的,即便不是家族的子弟,也是為劉家家族集團服務的,他們現在都有些彷徨。
  
      本來青云島建設沒有這么快結束,而且就算是建設完成,也需要有人留下來維持整個島的正常運行。現在一下子換了主人,這些人肯定都要被調回國內。
  
      他們這些年基本上都在青云島這個項目上工作,回到劉家的家族集團之后,可以說是前途未卜。
  
      所以,要說劉慶峰等人對夏若飛沒有一點兒抱怨,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種抱怨也只能藏在心里,當夏若飛第一個邁步走下舷梯的時候,劉慶峰等人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了熱情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夏先生,歡迎歡迎!”劉慶峰緊緊握住夏若飛的手搖晃了幾下,仿佛和夏若飛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一樣,實際上他們幾天前才剛剛見過面。
  
      夏若飛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和劉慶峰等人一一握手,這其中就包括拜尼拉蒂。
  
      如果說劉慶峰等人的熱情是迫不得已裝出來的,那么拜尼拉蒂則是絕對發自內心的。
  
      拜尼拉蒂是波瑙圖當地人,雖然這些年他也一直在為劉家的集團公司服務,但一旦青云島易主,他也不可能跟著劉慶峰他們回華夏去工作,畢竟他的家就在這里。
  
      而且因為青云島的建設項目,拜尼拉蒂這個項目中層管理人員也賺取了波瑙圖本地人難以想象的財富他一個月的薪水就是波瑙圖本地人好幾年都賺不到的,更別說負責那些采購和協調的工作都有不少外快。
  
      毫不夸張地說,因為在青云島這個項目中的位置,拜尼拉蒂在波瑙圖的一些部長級人物面前,都有一定的地位哪怕波瑙圖這個國家又小又窮,但好歹也是聯合國承認的國家啊!部長級的人物在波瑙圖算是絕對高層了,見到他也都會和顏悅色。
  
      這一切,都是因為青云島,因為他是華夏人和波瑙圖之間的紐帶。
  
      現在劉家要撤出青云島了,拜尼拉蒂敏銳地意識到,將來他能不能有令人羨慕的收入和地位,就看眼前這個臉上始終掛著和藹笑容的年輕人了。
  
      如果能繼續留下來從事以前的工作,那實際上青云島的主人換成誰,對拜尼拉蒂來說,根本沒有什么區別。
  
      所以,拜尼拉蒂在跟夏若飛握手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幾分謙卑:“夏先生!以后我將竭誠為你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夏若飛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笑容,說道:“拜尼拉蒂先生,目前青云島需要穩定,我自然是希望你能夠留任的。至于能不能獲得一份長期合同,那就看你平時的表現了!”
  
      “我一定讓夏先生您滿意!”拜尼拉蒂不禁挺了挺胸膛。
  
      劉慶峰看到拜尼拉蒂迫不及待地表忠心,內心也有些不齒,不過他很清楚夏若飛是自己不能得罪的人關于這一點,劉群峰和劉寬都已經提前警告過他好幾次了,所以他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只是淡淡地看了拜尼拉蒂一眼。
  
      不過拜尼拉蒂卻裝作沒有看到,直接避開了他的目光。
  
      短暫的歡迎儀式之后,夏若飛一行人就前往青云島項目所在的那座大樓下榻。
  
      這也是島上唯一的一座大樓,如今已經接近竣工,只是某些樓層的內部裝修還有一點兒收尾工作,另外大樓周邊的綠化和景觀工程也還沒有完全結束。
  
      本來大樓是設計成青云島的中樞,同時也兼具員工公寓的功能,現在已經基本完成了,所以夏若飛也沒有想要再變更裝修方案什么的。
  
      抵達青云島的時候天色已晚,所以今天自然不會再去埃瓦茨島。夏若飛一行人會先在青云島休息一晚,明天再乘坐直升飛機前往波瑙圖的首都埃瓦茨島。
  
      至于空客a350的機組人員,劉慶峰自然也已經安排好他們的食宿。他們會留在青云島等待,直到夏若飛他們辦完事,再一起飛回華夏。
  
      夏若飛直接就回房休息了今天雖然在飛機上也睡了會兒,但一路上一直都有些顛簸,而且座位雖然放平了,但跟家里的大床肯定是不能比的,即便是桃源號的后艙臥室里的床,舒適度也要比這個頭等艙座椅高得多,所以夏若飛其實也沒睡得多好。
  
      而已經疲憊不堪的劉寬,卻沒有直接休息。
  
      他先是跟波瑙圖的內政部門再次確認關于青云島的永久歸屬權,就是由波瑙圖內政部管的,這聽起來似乎有些奇葩,但人家就是這么安排的。
  
      聯絡好波瑙圖內政部之后,劉寬又把劉慶峰等中層管理都召集到了會議室。
  
      他這次也是帶著任務來的,必須連夜把很多工作都安排下去,等到離開青云島的時候,首批撤回國內的人員也會同機返回這也是劉家專門租用一架空客a350來執行這次任務的原因。
  
      劉寬先是嚴肅地告誡大家,雖然家族已經決定將青云島轉讓給夏若飛,并且會在最短時間內履行完轉讓手續,但青云島的項目收尾和日常管理,卻不能受到絲毫影響。走的人要交接好工作,留下來的人要比以前更加賣力地區完成任務。
  
      劉寬也十分嚴肅地表明了劉老爺子和劉家對于夏若飛的重視,給劉慶峰等人敲了一記警鐘。
  
      接下來,他才帶著劉慶峰等人開始討論人員走留的問題。
  
      當然,走的人只是提前回國開始走上新的崗位,而留的人也不過是多留一段時間而已,他們終將殊途同歸。
  
      因此,劉慶峰等人自然都是想要走既然留下來已經沒有意義了,還不如早點兒回國,說不定還能安排一個好位子。
  
      劉寬肯定是不能照顧到每個人的需求的,經過討論之后,最終他決定劉慶峰這個項目總負責留下來,另外還有兩個主管也留了下來,他們管理的部分都跟青云島現在還沒有收尾的幾個項目有關,自然是要有始有終,所以也被留下來了。
  
      劉寬的威信還是很足的,他做了決定之后,沒有任何人敢反駁。
  
      在青云島,劉寬代表的就是劉老爺子的意志,誰敢說半個不字?
  
      接著,劉寬又帶著大家連夜把具體的名單拿了出來除了這些中層管理之外,劉家的集團公司還派了不少員工,在負責青云島方方面面的基礎工作,這些人最終也都是要撤離的。
  
      不過在這個過渡期間,還是需要一部人人維持青云島的正常運轉。
  
      ……
  
      夏若飛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起床,推開窗看到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洋,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劉寬和劉慶峰陪著夏若飛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在這個遠離華夏萬里之遙的島上,能喝到十分正宗的豆漿、吃到香噴噴的油條和咬一口就流油的小籠包,的確算是非常的豐盛了。
  
      吃完早餐后,夏若飛就啟程前往距離青云島大約七八十公里的埃瓦茨島,同機前往的還有劉寬以及拜尼拉蒂。
  
      拜尼拉蒂是專門負責協調波瑙圖當地事務的,所以一般來說,只要是和波瑙圖官方打交道,肯定都會帶上他的。
  
      依然是那架超級美洲豹直升機,依然是那個飛行員。
  
      夏若飛他們登機的時候,飛行員還朝夏若飛友好地微笑了一下。
  
      夏若飛也向他點了點頭,然后就在機艙里坐了下來。
  
      直升機的螺旋槳開始加速旋轉,機艙內的噪聲迅速加大,夏若飛等人都帶上了隔音耳機。
  
      劉寬指了指前面的那個飛行員,對夏若飛說道:“夏先生,這架超級美洲豹也會留在這里,至于飛行員,您可以自己聘請,也可以讓他留任。”
  
      “謝謝你們了!”夏若飛含笑說道。
  
      嚴格說來,這架超級美洲豹也是青云島的資產,所以留下來也算是正常,連整個島嶼都轉讓給他了,夏若飛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矯情地推辭。
  
      飛行員也是華夏人,他在耳機里聽到劉寬說到自己,又回過頭來朝夏若飛和劉寬微微一笑。
  
      劉寬繼續說道:“他叫吳文瀚,以前是陸航的飛行員,自主擇業退役的,他并不是我們劉家的員工,您如果覺得他技術還不錯,完全可以留他下來工作。”
  
      夏若飛點了點頭,說道:“我會考慮的!”
  
      在吳文瀚的操控下,直升機緩緩起飛,先是繞著島飛了半圈,然后才朝著一個方向直直地飛了過去埃瓦茨島就在那個方向上。
  
      當然,走的人只是提前回國開始走上新的崗位,而留的人也不過是多留一段時間而已,他們終將殊途同歸。
  
      因此,劉慶峰等人自然都是想要走既然留下來已經沒有意義了,還不如早點兒回國,說不定還能安排一個好位子。
  
      劉寬肯定是不能照顧到每個人的需求的,經過討論之后,最終他決定劉慶峰這個項目總負責留下來,另外還有兩個主管也留了下來,他們管理的部分都跟青云島現在還沒有收尾的幾個項目有關,自然是要有始有終,所以也被留下來了。
  
      劉寬的威信還是很足的,他做了決定之后,沒有任何人敢反駁。
  
      在青云島,劉寬代表的就是劉老爺子的意志,誰敢說半個不字?
  
      接著,劉寬又帶著大家連夜把具體的名單拿了出來除了這些中層管理之外,劉家的集團公司還派了不少員工,在負責青云島方方面面的基礎工作,這些人最終也都是要撤離的。
  
      不過在這個過渡期間,還是需要一部人人維持青云島的正常運轉。
  
      ……
  
      夏若飛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起床,推開窗看到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洋,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劉寬和劉慶峰陪著夏若飛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在這個遠離華夏萬里之遙的島上,能喝到十分正宗的豆漿、吃到香噴噴的油條和咬一口就流油的小籠包,的確算是非常的豐盛了。
  
      吃完早餐后,夏若飛就啟程前往距離青云島大約七八十公里的埃瓦茨島,同機前往的還有劉寬以及拜尼拉蒂。
  
      拜尼拉蒂是專門負責協調波瑙圖當地事務的,所以一般來說,只要是和波瑙圖官方打交道,肯定都會帶上他的。
  
      依然是那架超級美洲豹直升機,依然是那個飛行員。
  
      夏若飛他們登機的時候,飛行員還朝夏若飛友好地微笑了一下。
  
      夏若飛也向他點了點頭,然后就在機艙里坐了下來。
  
      直升機的螺旋槳開始加速旋轉,機艙內的噪聲迅速加大,夏若飛等人都帶上了隔音耳機。
  
      劉寬指了指前面的那個飛行員,對夏若飛說道:“夏先生,這架超級美洲豹也會留在這里,至于飛行員,您可以自己聘請,也可以讓他留任。”
  
      “謝謝你們了!”夏若飛含笑說道。
  
      嚴格說來,這架超級美洲豹也是青云島的資產,所以留下來也算是正常,連整個島嶼都轉讓給他了,夏若飛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矯情地推辭。
  
      飛行員也是華夏人,他在耳機里聽到劉寬說到自己,又回過頭來朝夏若飛和劉寬微微一笑。
  
      劉寬繼續說道:“他叫吳文瀚,以前是陸航的飛行員,自主擇業退役的,他并不是我們劉家的員工,您如果覺得他技術還不錯,完全可以留他下來工作。”
  
      夏若飛點了點頭,說道:“我會考慮的!”
  
      在吳文瀚的操控下,直升機緩緩起飛,先是繞著島飛了半圈,然后才朝著一個方向直直地飛了過去埃瓦茨島就在那個方向上。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