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鋼鐵蒸汽與火焰 > 《鋼鐵蒸汽與火焰》第一二七八章 搶 下
    “沒有什么好探討的,只是希望追上后不會形成拉鋸戰,時間拖得越久,就越對我們不利。對方若是察覺到我們只有兩個人,是有機會將我們各個擊破。”說話時不帶著一點嚴肅的語調,科爾克瓦像是在提醒卡西亞要注意敵人的強度。只是先前的追擊中,通過感知傳來的感覺,危險信號并不是很多,即便戰斗中對方的一些手術開發能力會有些棘手,不過到現在了,卡西亞也知道很多強力的手術開發能力并不會多見。
  
      難度是與得到的效果呈正比的,如同鱗化狀態,卡西亞遇見的手術者里,擁有此手術開發能力的人無異于都是一個勢力中絕對的精英人物。這樣的人不會太多,當然也會擁有一定基數。只是分散開在后相大陸巨大的板塊中,沒有足夠吸引人的事件,想碰到一起非常困難。
  
      過后的話很快偏離了探討進攻想法的話題,科爾克瓦轉而詢問卡西亞有關組織、以及他自己的信息。全部被搪塞過去,樂于這樣的卡西亞倒是從科爾克瓦口中知道不少有關火焰聯盟的資料。
  
      “這次任務過后,火焰聯盟在外面的勢力會迎來一段時間的回縮,很多人都將有序返回各自的部落內。相反,得到消息的人們,特別是圣多拉格帝國和遠海共同國的人,肯定也會大量涌進火焰聯盟內部。現在的時代,這種大事件無論怎么去做工作,都是保護不了秘密的。我很希望索里亞圖先生你在那時也能過來。”
  
      “你先前提到過的祭祀儀式嗎?”卡西亞在一旁聽著詢問到。
  
      科爾克瓦點點頭,但不再說話了。知道還未到可以隨意討論這件事的時間,卡西亞也不多問。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兩者很默契的在沉默中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三千米了。”幾分鐘后,卡西亞突然說出一句,科爾克瓦毫無表情的點點頭,“對你的影響應該不大,身體素質在那里。”不明所以的話,只不過科爾克瓦很了解的回答了一聲“知道了。”
  
      “應該是一種對聲音的利用吧?特殊的能力,我想。”就坐在旁邊,當初血狼告訴科爾克瓦的那種危險聲音,這時終于被他完完整整的捕捉到,“繼續就行了,不用管我。你知道我有帶著一頭血狼,作為類第二類生物,它們的聽覺可比奇異者們靈敏多了。當時捕捉到了這種低沉聲波。不過我并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還是回去后好好想了想才明白。低聲波,高強度與高功率,足以讓手術者的身體引起共振的強度。”
  
      “不過奇異者和手術者們因為身體強度差異,每個人對它的抵抗性也不一樣。古木小隊的話,最弱的那些人應該躲不開這種攻擊。身體和精神都會受到影響,確確實實能與你說的一樣,失去戰斗能力。看來等會我不努力一下,就完全成了一個過來欣賞表演的人了。”
  
      科爾克瓦笑起來,他轉過身打開后座位上的信號屏蔽裝置,跟著卡西亞用手表示出來的實際距離,加快了禮車的速度。
  
      “已經有五個人了?”過了不到一分半鐘,科爾克瓦根據卡西亞的提示停下禮車,他看著卡西亞的手勢說,“那還差一點。”
  
      說著科爾克瓦看向前方,裸露的毛發很快豎立。黑色的瞳孔這時像是復制一樣變成原來的幾倍大小,外緣處也鍍上了一層自然的銀白色。視線久違變得開闊許多,不過此刻還是凌晨,他的視野全靠電感現象來提供。范圍不是很廣,可夠用就行了。這一直都是他的想法,因為太過于廣闊,消耗的精神不說,攻擊手段也遠遠達不到。
  
      “十三個了。”幾秒鐘后,科爾克瓦像是宣讀般說出這個數字,還是認真看著前方。
  
      “十七個。”這次是十幾秒后,科爾克瓦邊說邊拉起自己的袖子,正常的皮膚上出現一道大拇指粗細的淡青色線條,一直連接到他的手掌心。掌心的皮膚頃刻間溶解一塊,青色的血液在那里凝結成了血珠形狀,他從身上拿出一把特制的弩箭,放在腿上。
  
      “火焰聯盟那邊,槍械武器依舊是主流,但因為森林草原這種環境很多,并且打獵這種算是古老的活動以另外的形式傳承下來了,所以像弓箭弩箭之列的武器也是一個被人們喜歡的大類別。經過這么長的時間的改造,他們的威力其實早就不下于槍械。只是制造成本和使用環境都要苛刻很多。”
  
      將一支弩箭放在卡西亞眼前。尾部是很薄的金屬尾翼,如同航彈用以穩固的側翼,劍身則是一種淡紅色木頭,不過在卡西亞眼里,這種木頭自身的強度,再加上后續的處理,其硬度相比鋼鐵也不會差。箭頭為四棱形狀,是一種帶著紫色的金屬,不過上面有一些孔洞。科爾克瓦將箭頭放在自己掌心處,凝結的血珠當即被箭頭的那些孔洞吸收進去。
  
      “生物毒劑中的神經毒劑,暴露在空氣中不到幾分鐘就會分解。所以我一般都將之存儲在自己身體里。不知道索里亞圖先生你對這些了不了解,總之這毒性的起效時間很快,配合手術者或是奇異者的血液流動速度,幾乎就等于沒有過渡時間。毒性的話,同階段下,一半的概率致死吧,剩下的一半就是全身麻痹,治愈也會留下腦部被破壞一些功能的后遺癥來。”
  
      將弩箭一根根處理完,科爾克瓦才轉身從后面拖出一只扁平的箱子打開。而這時卡西亞也停止了低聲波。
  
      “剛好二十人,不過剩下的人已完全是防御態勢,有、、、十來人開始向著外圍擴散準備警戒周圍。還有,我們此刻距離他們一千米多一點。”拿出對裝甲重型武器,卡西亞將手放在車門把手上,是要等著科爾克瓦一起。
  
      從扁平箱子中拿出里面放著的手弩與長弓的結合體,科爾克瓦直接下了車。在上面按下了什么,接近一米半長的弓體突然彈射開,直接短瞬間展切開了雨幕。中間是成年人手臂粗細的長筒狀,只是長筒幾乎為實心圓柱體。上面根據弩箭的投影加工除了孔洞和精密的槽子,同樣為四棱形狀,剛好與科爾克瓦那十幾只弩箭吻合。
  
      將一直弩箭放入固定槽內,科爾克瓦很自然摸向自己腰間,從那里抽出一根兩三毫米粗細的絲線,套在了弓的兩端。見到卡西亞看向自己這邊,科爾克瓦聳聳肩,“個人的能力而已,很多是因為環境所致。森林里,我可以讓自己體內的這些絲線變得非常非常細,以至于不仔細下根本不能被視覺捕捉到。加之這些絲線的強度,套或是固定在樹木上面,就是死亡性陷阱了。”
  
      卡西亞注意到了這些絲線是來自于最開始高頻聲波穿透科爾克瓦身體所觀察到囊狀組織物,此刻來看,它們就像蜘蛛用于存儲蛛絲的部位。
  
      “十五個向著周圍散開警戒的人。”科爾克瓦看向前方,視線在此刻如同穿過了隔絕兩者的黑暗和雨幕,“我先吧,這東西幾乎沒有聲音。”說著,科爾克瓦將用作弓弦的細線拉開,集中在上面的力量立即發出“滋滋”的扭合聲響。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