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師道成圣 > 《師道成圣》第1521章神靈暗斗【二】
    “這,尊上,你這是同意了?”

    揣摩著魏央的話語,牛分身都不敢相信,魏央竟然這般輕易的答應了,只要能得到三位神王,不,是四位神王其一支持,他的本尊便有了一線生機,畢竟能夠保證性命不損,前途雖然十分危急,卻也可以嘗試一番。

    “同意?”

    魏央看向牛分身,嘴角輕輕的一翹,緩緩的開口道了一句“也算是同意了,你告訴你的本尊,可以放手一搏,若是沌出手,亦或是燭陽與燭照出手,我會在自保之余,出手護他一命。

    不過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另外,蟲與樹我會通知他們離去,放棄他們掌控的秘境,全看你的施為了。”

    魏央揮手示意對方離去,如今,這牛分身站在自己面前,就差點沒被嚇尿了,真是丟了秘境之主的人,這還是他所想象的原始神靈么?或許這些曾經一方強者,隨著歲月的流逝,早已經喪失曾經的尊嚴,丟棄了他們曾經的榮耀了。

    見到,魏央點頭答應,似乎還有什么話語,對身邊的牛魔王所言,牛分身也是知趣,直接縱身消失原地,幾乎腳不著地的直接奔著本尊所在之處而去,哪敢有半點的停留,心中更是知曉魏央真的證道神王之境,已經對魏央徹底的膽寒了。

    “老牛,悟空最近怎么樣?”

    隱隱之中,魏央對于孫悟空十分的擔憂,能如此平靜對待天界之戰,孫悟空這般的舉動,的確出乎魏央的意料之外,甚至這是他希望看見的結果,可是那頗為好戰的猴子,如今竟然這般的沉穩,甚至有些冷漠無情,令魏央更感擔憂,倒是沒有什么埋怨之心。

    “還能怎么樣?吃得好,喝的好,哼,就差點沒把妖界,當做他葬身之地,就他這樣吃飽了睡,睡飽了吃,不需多久,就可以埋葬在妖界了。”

    提起孫悟空,牛魔王是一肚子的怨氣,而被孫悟空驅逐出妖界之事,牛魔王倒是沒有與魏央多言,畢竟這關乎他那微薄的面子,也關乎師尊對孫悟空的看法,牛魔王內心之中,還是把孫悟空當做自家兄弟,也不愿意看到這般的結果。

    在他的內心之中,還希望孫悟空能回心轉意,跟隨師尊一起征戰,殺了這漫天的原始神靈,皆是他們也可安享晚年,若是能夠突破,享受更久的壽元,那便是最好的事情了。

    “若是這樣,對他的確是個好事,倒是能夠獨善其身,也能有個善路了。”

    魏央暗暗點頭,倒是沒有半點的怨恨之色,令牛魔王亦是為之詫異,沒想到師尊的內心,是這般的無比寬闊,能容下這等常人難容之事。

    “師尊,悟空對你那樣?難道你就?”

    “怨恨?說起怨恨,我心中怎能沒有?可是明白事情的起因之后,倒不好埋怨你們了,要怨只能怨這個欲要崩碎的虛空,以及那不知如何謀布的太元,若非他們搞出這般爛攤子,又怎會有今日這般的苦難?”

    魏央微微搖首,自打他從玉皇那里離去,心中便明白天界之戰,只怕不是他們真心所愿,爭奪新宇規則之主?或許他們之中,的確有人打著這個主意。可是大部分之眾,也是無奈成為那些秘境之主的棋子,不得不為而已。

    “師尊豁達,哎,都是吾等實力不強,才無法相助師尊,斬殺這漫天的原始神靈,讓這虛空恢復昔日的平靜。”

    豁達么?魏央倒是沒有這般的豁達,之所以這么想?也是他的境地不同了,若是他還是原始神靈,一定會親自出手,一一拔除那些暗中的釘子,來恢復這些人的自由。

    可是到了神王之境,連原始神靈都在他之下,豈能入得他們的眼中?何況玉皇這些還未曾踏足原始神靈之境的神魔?更不會讓他重視半分。

    就如同小孩子們的爭斗,魏央早就不屑參與其中,靜靜的看著他們戲耍,誰能爭奪一番機緣,誰會隕落這新宇之中,已經不被他所在乎,各人有各命,各命各不同,作為師父的他,已經做得夠多了,落入如何之果,那是他們的命,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對于牛魔王之言,魏央微微一笑,看著面前的牛魔王,心中倒是流露出親近之感,這牛顯然不是愚蠢之輩,甚至有些狡詐的很。可是在跟隨他這么多年之后,心中那份道義,依舊能夠堅守,倒是讓他為之欣慰。

    “老牛,這虛空之爭,神靈之斗,非你們可以參與其中,若是可以的話,找一方洞天福地,莫要與人相爭,莫要理會外事,陪著老婆孩子,好好享受這難得的時光吧。”

    “師尊,怎么可以?我老牛雖然實力太弱,但是就算擋刀子,也能師尊擋上一次。師尊,我老牛什么樣的為人,師尊再清楚不過了,哪怕就算是死,我老牛也絕無二話,一定先于師尊一步赴死。”

    牛魔王急忙開口,雖然內心之中,也知道這是師尊的善意,甚至在對方的言語之中,牛魔王早已聽出來,那濃濃的鄭重之感,但是他轉眼之間,便選擇放棄了,放棄享受平靜的生活,不像日后為之悔恨,或是他享受平靜的生活,內心依舊不寧。

    無論是他,還是他的孩子,乃至提扇公主,都與魏央牽絆太深,即便他與鐵扇拜入截教門下,成為截教門下的弟子。可是他依舊把魏央,當做他的師父,當做他可惜學習的師者,這也是他口口聲聲,一直以來稱呼魏央師尊的緣故,因為他真的十分佩服魏央的為人。

    “不怕死么?”

    知道頭笨牛輕易之間,絕對不會改變他的想法,若是放任對方離去,這家伙絕對會一根筋,沿著那一條路走到底,堅守他內心的道義,甚至,甚至是一個不好,會因此隕落新宇之中,魏央倒是微微搖頭,不好放任對方自己去行了。

    “不怕,師尊,有何吩咐,請吩咐一聲就是,老牛我絕對會傾盡全力而已。”

    牛魔王眼睛一亮,知道師尊這是有所吩咐,急忙開口而言,靜靜等待魏央的開口。

    。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