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一術鎮天 > 《一術鎮天》第2291章 再往不化谷!
    兩天后,蘇夜再度踏上了前往不化谷的路。

    他走得很慢。

    而且每走過一段路都會有意無意的回頭看一下身后。不是他疑神疑鬼,而是他相信那個邋遢老頭太史渾天一定會再次找上門來的。

    他已經準備好了一份大大的禮物,要給太史渾天一個驚喜了。

    不過這老頭顯然很能忍。

    他都已經從隱界出來三天了,這老頭居然還是沒打算現身。

    蘇夜這樣等著也覺得不耐煩了。

    眼珠一轉,立即想出了一個特別損的主意。

    他繼續往前走,找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確定暫時周邊無人之后,就坐了下來,原地燒水煮茶,一邊對著野外美景飲茶,一邊用神語唱起了自編的歌謠。

    “有一個老頭叫太史渾天,邋遢不修邊幅,為人可敬又可愛…”

    這歌謠聽著一點毛病沒有,嚴格說起來更是對太史渾天充滿了贊頌,是贊頌曲。

    可在距離此地不到三百里藏著的太史渾天聽來卻萬分刺耳,氣得血都快冒出來了。

    蘇夜這廝會那么好心贊頌他?

    蘇夜這小子狡猾得跟狐貍似的,心黑得跟狼似的,怎么可能贊頌他?

    何況,真要贊頌他,哪里不行,在隱界不行嗎?非得跑到這旮旯地里編成小曲唱個沒完?

    這明擺著就是知道他跟在背后,專門而且故意在唱給他聽的,明擺著就是故意在臊他。

    堂堂一代魔神,隱族的九n,就這么被一個魔尊小子給臊了?

    不行,這事絕不能忍。

    “蘇夜,你個混賬小子,你夠了!”

    太史渾天決心給蘇夜一個慘痛的教訓,低吼一聲,就出現在了蘇夜的面前。

    “啊,這不是太史渾天前輩嗎,您…您怎么來了。哈,您來得太好了,太及時了,我這里正有一件大事而且是好事想跟您商量一下呢!”

    看到太史渾天出現,蘇夜好一陣吃驚,馬上就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滿臉笑吟吟的,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整得太史渾天氣勢也凝滯了。

    “蘇夜,你小子想做什么,你給我解釋清楚,你要是解釋不清楚,今天老頭子我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那樣紅!”

    “別啊,您老可是隱族的九n,老牌的魔神大人,怎么能跟我一個小輩斤斤計較呢?”

    “喏,您看…”

    蘇夜跟變戲法似的,手中忽然拿出了一塊玉簡,一本正經的道:“上次您離開之后,我好好的閉了一次關,獲益實在不少。所以晚輩有感而發決定好好報答一下隱族,就把晚輩跟您的聊天全程刻錄下來,打算分給長煙魔神他們,讓他們也好好參悟參悟…”

    蘇夜話還沒說完,太史渾天就已經蹦了起來,一張老臉憋得通紅:“蘇夜,你敢!”

    太史渾天簡直都要氣炸了。

    把上次他與蘇夜用神語聊天的全程刻錄下來,還交給長煙魔神等人,那不明擺著是要他丟臉嗎?

    讓長煙魔神那些小輩知道,他堂堂隱族九n主動找蘇夜用神語聊天,結果還被蘇夜嚇跑了,他這一輩子積攢下來的名譽還不得變成笤帚掃地了?

    蘇夜故作大驚:“啊,前輩,您為何這般生氣啊。滅世者如劍懸于首,我等修煉者想要對付滅世者,就得不惜一切代價想盡任何辦法提升實力,這份聊天記錄對長煙魔神他們來講絕對是至寶啊…”

    太史渾天呆了。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么無恥的。

    見過可恨的沒見過這么可恨的。

    見過會瞎掰的沒見過這么會瞎掰了。

    這小子簡直成精了。

    可他還真無法反駁,因為蘇夜的話還真沒有任何問題。拋開面子的問題不說,這份聊天記錄蘊藏著無邊大道,落到長煙魔神他們那些小輩手中絕對是不亞于秘傳寶典,參悟通透了,別的不說,晉升二命紋魔神肯定有保證了。

    可是…這畢竟關于他的臉面啊。

    太史渾天狠狠的盯住蘇夜,忽然之間,他什么都明白了。

    敢情這小子早就在這里等著他呢,打從這小子到隱界中向天斗魔神等人打探他的名號,還瞎掰了一大堆借口,就是為了把他引出來,然后用這一份聊天記錄來敲他的竹杠呢。

    “哼哼,小子,你還真是膽大包天啊。敲竹杠敲到我的身上來了,你就不怕我現在就動手殺你嗎?”

    太史渾天一輩子都不曾這么狼狽過,一股殺機還真是不由自主的爆發了。

    “什么敲竹杠,前輩你是不是誤會了…”蘇夜一臉莫名惶恐的樣子,打死不認敲竹杠的事情,他傻了才會認這件事。

    看蘇夜這般混不吝的樣子,太史渾天也被氣笑了。頭一次感覺到這小子真特么扎手,太難對付了。

    這小子要是承認了敲他竹杠的事情,那他身為隱族的老牌魔神,拼著臉皮不要,大局不要,出手把這小子狠狠的教訓一頓,甚至直接鎮殺了也毫無問題。

    可這小子鬼得很,就是不認敲竹杠的事情。至始至終就是擺出一副要報答隱族人的架勢,態度良好,溫順謙恭,他再對蘇夜出手,那就不好交代了,他自己也做不出來。

    只能說這個跟頭他栽定了。

    一咬牙一跺腳。

    太史渾天丟給了蘇夜一枚儲物戒。

    “這東西給你了,這個聊天記錄我收走了,報答的事情以后不用再提了…”

    當即,太史渾天走了個無影無蹤。

    蘇夜嘿嘿笑了兩聲,一抹意識探進儲物戒中,登時渾身巨震,興奮得差點沒暴吼出聲了。

    這儲物戒中清一色都是魔尊級以上的天材地寶,總數怕不得有兩千萬株,而且他所需的五品以上的天材地寶也不少,應該在兩百萬株以上。

    有了這批天材地寶,他晉升六品合道魔尊的事情就妥了,就連蘇清霧他們也能因為這一批天材地寶來一次突飛猛進,絕對算得上是解了蘇夜的燃眉之急了。

    不過他跟太史渾天的梁子也算是結下了,以后怕是少不了要被這老家伙惦記了。不過他也不怕,他得罪的人多了,多一個太史渾天不多少一個太史渾天不少。

    何況只要能弄到資源,能提升修為,他也無需擔心得罪太史渾天。他與隱族人的關系只會隨著他的實力提升而加深,真等到他的實力與太史渾天拉近,甚至蓋過對方,那老小子到了他的面前也只有乖乖低頭的份。

    就是可惜啊,現在時機不對,要不然現在就坐下來修煉一番,直接把修為提升到六品合道魔尊,肯定爽快。

    收起儲物戒,蘇夜直接加速趕路了。

    一溜煙,蘇夜就消失不見了。

    等到他消失,太史渾天又出現了,盯著蘇夜離開的背影,臉皮好一陣,那是在肉痛。

    剛剛給蘇夜的那枚儲物戒乃是他剛剛發現了一個遠古遺跡的全部收獲,為了堵蘇夜的嘴全送給了蘇夜,等于他在那個遠古遺跡辛苦大半個月的付出全白費了。

    一想到這,他就分外不甘。

    “不行,我不能白白被這小子給敲詐了,我得跟著他。找個機會反過來敲詐這小子一頓,得讓那小子把儲物戒乖乖的還給我。”

    ……

    數天后,蘇夜再度趕到了盛云集市。

    當然,他已經是喬裝打扮,換上了另一幅面孔,并且身上的氣息也是激發了白雪妖靈族血脈之后顯露的氣息,從外表上看,他已經成了一個相當純粹的白雪妖靈族人。

    這讓一直跟在他背后太史渾天氣得血都快冒出來了。他明明一直跟在蘇夜背后,也自認為蘇夜無法從他眼皮底下溜掉。可奇了怪了,當蘇夜經過某個人多的地方,往里頭一鉆之后,氣息就徹底沒了,無論他怎么找,怎么使盡渾身解數,就愣是感應不到蘇夜的氣息。

    “這小子還真邪門了,難道他真的掌握某種完美的隱匿秘術,把氣息掩藏得連我都能避過?看來那群小子找蘇夜來不化谷跟那白雪妖靈族接觸還真是找對了人了。”

    雖然生氣雖然不甘心,太史渾天對蘇夜還是相當佩服的。在他眼中,是越來越相信蘇夜能晉升成魔神了。

    為此,太史渾天也決定干脆不走了,也跟著收斂氣息,變幻形貌,偽裝成一個普通的魔尊,打算就在盛云集市附近等著,看看蘇夜能在這里掀起什么波浪來。

    變化形貌的蘇夜則已經在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再一次來到了元謖魔尊老巢。

    可是,剛一踏進去。

    蘇夜就察覺到了不對,安靜,太安靜了,原本隱藏著數十位魔尊的秘界里頭好像已經變得空空蕩蕩了。

    蘇夜當即提高了警惕,裝作什么也不知道,繼續踏進去,同時將意識感知撐到最大,果然很快就有了發現。

    元謖魔尊等人已經全部被人封禁起來,其中有兩個已經被殺,還被奪了一身生命精氣。四周則暗中隱藏著隱匿氣息的白雪妖靈族足足十多個人,只是蘇夜敏銳發現這些白雪妖靈族的血脈里似乎夾雜了某種很隱晦的東西,這在他之前所遇的白雪妖靈族身上看從來沒察覺到過…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