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一術鎮天 > 《一術鎮天》第2353章 急迫萬分!
    在會客大廳,丹云老祖跟孟令出閑聊了起來。

    以丹云老祖的老辣,自然不難套出孟令出的出身來歷以及他想進一步了解的大蒼國現狀。

    他越發震撼,越發趕到緊迫。

    他才知道,原來他想成為大蒼國臣民很簡單,丹云世家子弟想成為大蒼國臣民也很簡單,只需要自己以及丹云世家成員,站在大蒼國的疆域中向大蒼法發個誓言就夠了。

    玄妙萬分的大蒼法自然會對他以及丹云世家子弟作出一個認證,但認證的結果是,他以及丹云世家每一個子弟都會自動成為大蒼國的普通臣民。

    對,沒有錯,就是普通臣民。

    費了那么大勁,只成為大蒼國的普通臣民,這絕不是丹云老祖所想要的。

    而且就算他再老辣沉穩,臉皮再厚,堂堂十品頂級魔尊主動帶著家族投靠的情況下,還只是混了一個大蒼國普通臣民的身份,他自己也會感覺丟臉之極。

    可問題是什么?

    這絕不是大蒼國有意貶低他以及丹云世家。

    大蒼國還沒有這么低的格局。

    而是大蒼法在形成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在大蒼法面前,除了蘇夜這位大蒼法的締造者之外,一切臣民,不論出身,不論背景,都是平等的,絕無例外。

    哪怕是現在在大蒼國中幾乎人盡皆知的蘇夜的紅顏知己、師姐、道侶蘇清霧,在大蒼法誕生以后,同樣也只是普通臣民。

    他丹云老祖又算得了什么?

    丹云老祖以及丹云世家的成員想要在成為大蒼國臣民之后,謀求一個更高的地位更大的出路,惟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去報名參加考核。

    現在的大蒼國在諸多朝臣的建設下,各種機構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各種制度已經越來越趨于完善。

    任何大蒼國臣民,只要想好了自己想要獲得什么樣的職位,去報名參與考核就可以了。跟那些同樣也報了名的參與者競爭,一旦脫穎而出,自然可以達成所愿。

    至于丹云老祖原先所想的,直接憑著主動帶丹云世家入大蒼國的貢獻,獲取一個高等臣民的身份,甚至讓整個丹云世家在大蒼國中具有特殊的舉足輕重的地位,那完全是想多了。

    根本不存在這種事。

    當然了,也不是說丹云老祖主動帶丹云世家入大蒼國就一點貢獻都沒有了,這件事情確實會有貢獻,只不過這件事會被大蒼國戶部轄下的一個名叫貢獻考核司的機構,直接轉化成具體數值的貢獻值,劃入丹云老祖的名下。

    這貢獻值有諸多用處,既可以作為丹云老祖未來謀求高等地位或者具體職位的一個評斷因素,也可以充當貨幣向戶部轄下的另一個特殊機構——大蒼國庫,兌換所需的天材地寶。

    而丹云老祖完全不必擔心別人會在評斷貢獻值這件事情上動手腳,大蒼法懸于頭頂,除非負責評斷的人想要嘗試一下受大蒼法懲戒的滋味,否則斷然是不敢有任何不妥的行為的。

    總之,大蒼法下,絕對公道。

    但是正因此,丹云老祖這才緊迫得不行。

    大蒼國現在坐擁二十四城,人口勉強過億。憑孟令出一品魔尊的實力參與考核,也才只謀取到了丹溪城城主府的城務副總管。

    要知道光只是一個丹溪城而已,現在還只是大蒼國二十四城中最簡陋的城,類似孟令出這樣的城務副總管都足有九位,上面還有城務總管,城衛統領,通商總管,副城主,城主等等更高級別的存在。

    更不用說那些更早成為大蒼國疆域的城池了,肯定更加完善豐滿。

    這就可想而知,在大蒼國中必然是高手如云層出不窮了。

    丹云世家若參與考核,有幾個人能競爭到理想的職位?

    若不能有足夠多的丹云世家成員在大蒼國中謀求到足夠高的職位,那丹云世家未來在大蒼國中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而隨著大蒼國疆域逐步擴大,擁有的高手越多,這種競爭力就會越來越激烈,你想要的別人也想要,更會難以心想事成。

    這就意味著丹云世家真想要入大蒼國謀個前途,就得早,就得快,慢了什么都沒有。

    大約半個小時后,徐城主匆匆來到會客廳。

    丹云老祖這才確定,徐城主確實不是故意怠慢他。

    徐城主,徐三刀,作為一個七品魔尊,不僅精氣神飽滿,也顯露出令丹云老祖都感到震撼的道行底蘊,但偏偏一副倥傯的樣子,明擺著在這丹溪城中有著各種各樣的大事纏著徐三刀。

    而一番交流之后,得知徐城主徐三刀乃是來自于隱族城時,丹云老祖更加心驚了。

    隱族城出身的魔尊啊,那絕對算是蘇夜的心腹了。

    這世上誰還不知道蘇夜真正名揚天下殺得天下顫栗就是在那赤龍陵,能跟著蘇夜創立隱族城的人,無一不是蘇夜的近臣。

    要按照常理。

    蘇夜立國之后,像徐三刀這樣的近臣,還是個道行底蘊都極為精深的七品魔尊,怎么著也應該在朝堂之上混一個位置才對,竟然只是來到這丹溪城做一介城主,太驚人了,太出人意料了。

    最關鍵的是,這徐三刀顯然還沒有半點不服不甘,好像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丹云兄,某雖然來到這丹溪城不過五天,但對你老兄的名號可絕對是如雷貫耳振聾發聵。”

    “按說你老兄到來,某作為丹溪城城主,理所當然應該百里遠迎,大宴款待的,偏偏卻讓老兄你在這會客廳枯坐,實在是罪過,但也請老兄你理解,某實在是抽不開身啊。”

    徐三刀非常客氣。

    看起來也絕不是惺惺作態。

    丹云老祖自然不敢不滿,也跟著客氣了一下。

    但接下來卻有些尷尬了。

    因為他來拜訪徐三刀,原意是想透過徐三刀了解一些情況,順便為丹云世家謀求一些好處的。

    可現在這些事情已經通過孟令出了解到了。也知道了他原先的那些想法根本就是可笑的,太自以為是了,根本不可能實現。

    若再向徐三刀提出來,那就是他自己蠢了。

    因而,一時間反而不知道該怎么開口敘話了。

    倒是徐三刀,那是個人精,在隱族城為蘇夜處理很多事情,早就練出來了。

    他目光一轉,主動道:“丹云兄,說實話對于你的來意我多少能猜出一些,算是六七分吧。你大概是在為你們丹云世家的未來感到憂慮對吧?”

    丹云老祖苦笑道:“徐城主,我也不瞞你。我從墨蘭宇宙來到亙古天地,之后又收攏后輩子弟立起這小小的丹云世家,吃過的苦頭太多了,為了這幫不成器的小崽子,也是費勁了苦心。”

    徐三刀嘆了口氣:“我明白,這事我也能理解。在亙古天地生存太難了,建立起一個世家也太難了,你的那些憂慮我完全能想到。甚至諸如那些帶著族人出逃的輝騰世家、墨陽世家,我也能理解。”

    “你不怪墨陽世家?”丹云老祖奇道。

    “怪?我為什么要怪他們呢?大變當前,每個人都會有抉擇,有人選擇逃,有人選擇留,這不都正常嗎?”

    “無非是不同抉擇導致不同的后果,人生變幻,不向來都是如此的嗎?”

    徐三刀搖搖頭,有些失笑,不是輕蔑,而是看透世情的一種灑脫,但還有更重要的那就是慶幸,至于他在慶幸什么,恐怕唯有他自己知道了。

    丹云老祖默然,有些唏噓。

    徐三刀深吸了一口氣:“好了,有些話不說,丹云兄其實也都知道,因為你體會比我更深。看在丹云兄自己來到丹溪城了解情況的份上,我就索性提醒丹云兄兩句。”

    “丹云兄若想要入大蒼國,最好馬上返回丹霞城,帶上丹云世家子入大蒼國,成為大蒼國臣民后,第一時間就去申請考核。”

    “我剛收到消息,隱族城那邊還有一撥高手已經在來大蒼國的路上了,甚至亙古族的三陽族不久之后,恐怕也要并入大蒼國。”

    “什么?”

    丹云老祖聞言震驚得直立而起。

    若說隱族城還有高手持續入大蒼國,他還覺得正常,畢竟隱族城幾乎是蘇夜一手創立的,隱族城有太多蘇夜的心腹與追隨者,他們中的大部分投身大蒼國幾乎是必然。

    可三陽族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亙古族嗎?

    而且還是有魔神坐鎮的亙古族,怎么也要投入大蒼國?

    若消息成真,那就真的太震撼了。

    這必然成為大蒼國勢卷天下的一個大時刻,大蒼國席卷西州大地,更加成為一種必然,大勢所趨,不可阻擋。

    之后想要在大蒼國出頭將會越發艱難,其競爭力將會劇增到一個十分恐怖的地步。

    丹云世家在那種競爭力面前,真的渺小如蟻。

    現在不做決斷,等到時候什么都遲了。

    “好,多謝徐城主提點,提點之恩我沒齒難忘,我這就不多留了,馬上返回丹霞城。”

    當即,丹云老祖直接離開了城主府,懷著一顆急迫而且惴惴不安的心情趕回了丹霞城。

    誰曾想,剛入家門,竟有人向他匯報,墨陽世家的墨陽老祖,竟然在府內等著他…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