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開天錄 > 《開天錄》第七百七十七章 李代桃僵
    時間,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同時也最廉價的東西。

    一不小心,時間就從指縫中竄走了,跑得飛快,就算神明境大能都難以將其抓回來。

    距離全殲南侵的雪原部族,一眨眼,就是大半個月過去了。

    武國風平浪靜,風調雨順得很,到處都一片興旺發達的樣子。而被巫鐵送給了伏羲神國的,原本青丘神國的國土上,同樣是一片其樂融融。

    大量伏羲神國的子民遷徙到了地面,羲武樂圈下了一處處新的城址,修建了新的城池,開辟了新的農田、村莊,妥善安置了這些移民。

    原本的青丘子民生活起居并沒有受到太大波動,他們依舊安居樂業。

    新遷徙到地面的伏羲神國子民們,好多人生平第一次見到了陽光,碰觸了雨露,見到了自然界中的花花草草,見到了地下世界絕無可能見到的諸般瑰麗風光。

    肥沃的田土,無窮盡的甜水,種類繁多的高產作物,無數膘肥體壯的大小牲口……

    這是夢里都從未出現過的生活。

    羲武樂、羲不白等伏羲神國的皇族聲望飆升,遷徙到地面的大小部族,真個將他們當做拯救世人的神靈來供奉、膜拜,好些移民家中,都認真的供奉了他們的神像。

    而那些還沒遷徙到地面的地下部族,則瘋狂的聚攏到了羲武樂等人身邊。

    短短大半個月的時間,羲武樂和羲不白等人在伏羲神國擁有的聲望、凝聚的名聲,直接超過了伏羲神國當今神皇。

    已然有人動議,讓羲武樂這萬年難見的天才族人,接掌伏羲神國的皇位,讓如今的神皇——用某位羲族族老的話來說,‘一個連自己的媳婦和兒女都管不好的廢物神皇’,讓如今的神皇退位養老吧!

    這,已然是羲族內部,九成以上的族老共同的意見。

    伏羲神國改天換日就在眼前,而巫鐵則是正兒八經的,在神武城忙得差點沒瘋掉。

    巫鐵已經向武國的將門、門閥、文武百官們,挑明了自己的身份——‘老子,就是來自地下世界,來自伏羲神國,來自巫族的武王巫鐵’!

    巫鐵挑明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就連真正的‘霍雄’,倒霉催的在伏羲神國黑殿被秘密關押了這么多年的‘霍雄’,也被羲不白一聲令下,從黑殿秘獄中釋放了出來,回歸了‘霍家’。

    武國的將門、門閥、大小豪門世族,所有的神明境老祖的生死,盡在巫鐵一念之間。

    除開這些神明境老祖,還有眾多半步神明境的家族精英,同樣被巫鐵徹底掌控在手。

    所以,面對巫鐵挑明的身份……

    武國的將門、門閥、大小豪門世族,只要是身份地位足夠的,家里有年輕的族女,而且族女的母族也都血脈足夠尊貴、出身足夠奢華的,全都風一樣,涌向了巫金、巫銀、巫銅兄弟三的府邸。

    巫鐵挑明了自己的身份,自然也就挑明了自家三位兄長的身份。

    巫鐵身邊有裴鳳這個掌握了武國禁軍的可怕雌性生物存在,武國的將門、門閥,多少都知道裴鳳的脾氣,誰也不敢造次,將自家的族女往巫鐵面前送。

    但是巫鐵的三位兄長,已經被巫鐵冊封為親王,每人都有了一大塊封國,那是足足三百個豐饒大州組成的封國,兄弟三加起來,那就是近千個大州的封地。

    各大將門、豪族都瘋魔了,他們爭先恐后的,將自家的大小族女,用盡各種手段往巫金兄弟三個面前塞,往他們身邊送,甚至有人做出了往酒宴上,給巫金兄弟三個的酒盅里混入某些奇異藥物的勾當,只求他們和自家族女-春-風-一-度!

    是人都知道,只要和巫金兄弟三個結親,自家就是妥妥當當的皇親國戚,自家的榮華富貴,在武國的地位、權勢等等,都是穩當的了。

    就算不能成為巫金三人的正妃,做側妃也是可以的。不能做側妃,做普通的嬪、媵、侍應,甚至是貼身的宮女頭領,甚至是貼身服侍的宮女,都是可以接受的啊!

    為了爭搶巫金、巫銀、巫銅這三個寶貝疙瘩,孔成蹊、孟不言兩個老學究,甚至在朝會上引經據典的胡說了一大通,最終讓被繞的稀里糊涂的巫鐵答應了修改武國的皇族禮法。

    從那一次朝會之后,武國的親王,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從一個正妃,變成了可以娶三正妃、十二側妃,諸般的嬪、媵等有身份的‘小妾’足足三百六十人!

    在一眾朝臣的推動下,巫金、巫銀、巫銅三個,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大群的未婚妻。

    巫鐵好容易弄明白了這些朝臣下屬的心思,他也就興致勃勃的,連同巫獄一起,摻合了為巫金兄弟三個挑選妻妾的大事中。

    雖然巫金他們都在地下世界有了妻兒,但是巫鐵和巫獄的想法是一致的——你在地下世界的妻兒,不妨礙你們在地面世界娶親生子嘛。

    巫鐵想得很明白——這樣也能加強武國將門、門閥和巫族的聯系,穩固大家的關系,穩定武國那些神明境高手的心,讓他們死心塌地的拴上巫族的戰船。

    甚至巫鐵已經明文發令,巫族不僅僅巫金兄弟三個嘛,巫鐵還有這么多的堂兄、表兄什么的,武國的將門、門閥,只要有這個手段將自己的兄弟-睡-服了,你們愿意嫁女兒,只要多送點嫁妝,都是可以嫁的嘛。

    而巫獄就更想得開了。

    巫獄的想法很簡單——孩兒們能夠開枝散葉,生兒育女,生得越多越好,越多越好。

    除了武國的這些將門、門閥的族女們實在是太窈窕了一些,腰身太細了一些,胳膊腿兒太細了一些,看上去弱不禁風這一點,讓巫獄不是很滿意之外,其他的,巫獄滿意得不能再滿意了。

    所以,挑日子,看時辰,籌備婚宴,準備彩禮……諸般事情,巫獄忙活得比巫鐵還要認真、還要用心。

    總之,在伏羲神國光明正大的踏上了地面世界,巫鐵挑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武國的國都陷入了一片混亂和狂歡中。

    巫族的子弟們全都成了香饃饃,一個個都定下了或多或少的親事,只等著挨個的辦婚禮了。

    巫鐵和巫獄,這些日子就是忙活著書寫婚書,然后以男方親屬的身份,去各處高官府邸投婚書——以巫鐵的身份,他親自登門為自家兄弟求婚,這是一份恩典,也足以讓那些高官們徹底的放下心,徹底的歸心巫鐵。

    這等事情,馬虎不得,巫鐵必須親自去做,才能讓天下人都安心。

    只是,單單之前增援巫鐵的巫族兒郎就有十二萬人……短時間內,神武城中將舉辦十幾萬場婚典,呵呵……饒是巫鐵和巫獄修為強大、法力高深,他們也快忙得瘋掉了。

    神武城,皇宮中,裴鳳帶著大群女官,連同武國禮殿的一眾大臣,正在仔細的審閱面前堆積如山的各色奇珍異寶、奢華服飾。

    “爾等,一定要小心,又小心。”

    “三位王爺,是陛下一母同胞的親兄長,和陛下最是親近……三位王爺同時成親,這每一樣彩禮,每一樣服飾,只求十全十美,不可有一點疏漏。”

    “嗯,再查一遍,那邊的酒器可都是齊全的?”

    “這里,這些送去女方的彩禮,每位王爺都是三位正妃、十二位側妃,可都是一模一樣、一般無二的?”

    “嗯,不對,這塊蒙頭,怎么邊角上有點脫線?速速查明原因……內造府是哪位總管負責這一塊的?先拖下去,賞一百板子再讓他來回話。”

    “這些用來鑲嵌的明珠,似乎也是盡善盡美了,只是,似乎還有點……嗯,明白了,是珠光還不夠華麗輝煌……去問問,看看能否再換一批更好的明珠。”

    裴鳳很認真的,繃緊了一張小臉在這里忙活著,忙著清點各色婚禮所需的物資。

    她面皮是嚴肅的,但是心情,是緊張而激動的。

    巫鐵說得明白,一切都已經挑開了,挑明了,只要裴鳳愿意,等巫金兄弟三個的大婚之后,就是巫鐵和裴鳳的成親大典。

    裴鳳咬著牙,一顆心跳得厲害。

    她將這次的三位親王的婚典,當做了自己未來婚典的預演。

    一切步驟,她都在學習,都在熟悉,都默默的記在心里。

    當年,在大澤州,帶著黑鳳軍的叔伯們在血雨腥風中廝殺的時候,裴鳳甚至都忘記了,自己其實是一個年齡尚幼的少女。

    可是那時候,能怎么樣呢?

    父親的榮耀,黑鳳軍的生存,全都壓在她的肩膀上。

    無論如何,她都要扛起來,都要撐起來。

    那擔子太沉重,壓得她都麻木了。

    她真的忘記了,其實她是一個柔弱的,需要人呵護的女子。

    后來,后來就碰到了巫鐵。

    莫名的,從起初的沖突,到兩家的合作。

    從兩家的合作,到緊密的配合,然后相知默契,逐漸的結成了共抗風雨的盟友。

    不知道什么時候,事情就這么自然而然的出現了——巫鐵扛起了一切的風風雨雨,她只要盡心盡力的為他維持好后方就可以了。

    從玉州公,到安王,從安王,到武王……從武王,再到如今雄踞當年兩國疆域的帝君。

    甚至,裴鳳眼看著巫鐵的修為,就這么一路的飆升,一路的突飛猛進,一如他地位提高的速度一般,巫鐵的地位也在飆升。

    于此對應的,是他和她之間的那種不需要交流的默契。

    那種讓人害羞的,讓人心里甜滋滋的,有時候卻又帶著一絲酸澀和惱火的,宛如親人的情愫。

    總之,很好,很美妙。

    而這一切,真猶如夢幻——在這么多的風風雨雨之后,終于,他們就要成親了。

    只要將巫金兄弟三個的婚事操辦妥當了……

    裴鳳微微抿嘴,微紅的嘴唇拉長后,就好似一柄俏麗的劍,她在強行控制自己,不讓自己笑出聲來。而她身邊的女官,還有禮殿的大小臣子們,則以為她是對之前的各種疏漏不滿,正在強忍怒火。

    于是乎,女官們小心翼翼的低下了頭,禮殿的臣子們腰都彎了下去,一個個誠惶誠恐的,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裴鳳面無表情的走過了一個個巨大的陳列架,不斷的挑出各色的毛病。

    這些禮部的官兒,必須要好好的敲打敲打,甚至呢,裴鳳不惜讓他們吃吃皮肉之苦,以提醒他們要仔細、認真的做事,一定要將事情做得盡善盡美才行。

    這些家伙,如果巫鐵的大哥、二哥、三哥成親,他們都敢打馬虎眼……

    哼哼,未來巫鐵和裴鳳的大婚,他們是不是也敢瞎糊弄呢?

    所以,預先打好預防針,很有必要。

    裴鳳的神情越發的冷厲,態度越發的冷傲,她微微挑起下巴,猶如一只驕傲的鳳凰,緩緩走過堆積如山的各色奇珍異寶。

    為了自己未來的完美的婚典,裴鳳也是豁出去了。

    禮殿的臣子們認認真真的傾聽著裴鳳的諸般挑刺,一個個嚇得戰戰兢兢,渾身都被冷汗浸濕了。

    裴鳳繼續向前行走,一路審視,一路挑刺,一路呵斥。

    不知不覺的,裴鳳帶著大隊人馬,走到了宮殿的深處,突然間,一抹艷麗的紅白相間的靈光從裴鳳身邊涌出,然后裴鳳就從這一道靈光中突兀的消失了。

    原地,留下了一株艷麗的李子樹,上面開滿了鮮艷的李花。

    一眾女官、臣子呆了呆,然后嘶聲驚呼,迅速引來了無數的禁衛,將這宮殿團團包圍了起來。

    小半盞茶的時間后,巫鐵急匆匆的帶著大群人馬涌入了這座宮殿。

    國師清風左手拎著酒壺,右手拎著一條炸蹄髈,懶散的跟在后面。

    猛不丁的見到那株鮮艷的李子樹,清風瞪大眼睛,驚咦了一聲:“唷,來得這么快?不錯,不錯……白蓮宮的這群人,什么時候收買了你皇宮內的人?”

    巫鐵轉過身,沉聲問道:“國師知道這是誰的手筆?”

    清風用力點了點頭,指著那顆李子樹問道:“你們可聽說過李代桃僵?這就是白蓮宮有名的散門神通中的李代桃僵,只要有目標人物身上隨意一件物品……就能在極其遙遠的地方,將目標人物挪移出去。”

    “白蓮宮的援兵,來得比貧道想象中快得多啊!”開天錄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