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法師喬安 > 《法師喬安》第76章:沼澤貴族
    蘆葦叢深處,處于人群中央的兩個沼蜍人,也都穿著鑲嵌皮甲,但是與普通武士不同,他們所穿的皮甲背部,都以紅色染料描繪出一副徽記。

    喬安仔細觀察年輕沼蜍人背后的圖案,弧形紅色線條勾勒出一張惟妙惟肖的蟾蜍闊口,唇間還以紅色染料描繪出兩排利齒,像是一種代表貴族血統的部落圖騰,好比人類社會的貴族家徽或者“紋章”。

    對面那位盤腿坐在土堆上的長者,膚色明顯比年輕的族人更淺,呈現出灰白色,身體也更肥胖。

    喬安回憶了一下《瓦雷斯怪物圖鑒》中關于沼蜍人的記載,確認年邁的沼蜍人膚色的確會變白。

    沼蜍人部落有著尊敬長者的傳統,貴族長老們把持著部落中的權力,而所有長老當中最德高望重者,按照慣例被貴族議會推舉為“法王”,也就是“酋長”的意思。

    坐在土堆上的沼蜍人長者,顯得氣派非凡,與年輕人談話時,流露出傳授對方一點兒人生經驗的傲然神態,想必在族中地位不低,應該是一位長老級的大人物。

    喬安還注意到,沼蜍人長老手握著一柄色澤蒼白的手杖,隱隱散發出魔法靈光,致使周圍的魔網分布發生不自然的擾動。

    喬安懷著好奇,稍微調整了一下觀察視角,發現那柄手杖似乎是由整根脊椎骨構成,長約四尺,椎骨頂端還鑲嵌著一顆蒼白的骷髏,看上去像是某種巨蜥或者亞龍的頭骨。

    根據經驗,喬安猜測這根手杖絕非凡物,若非魔杖,就是法杖,至于具體結附了什么法術,暫時還辨識不出來。

    喬安將視線由骨杖轉移到持杖的沼蜍人長老身上,借助魔法觀測點,竊聽他對那貴族青年的訓話。

    “鷹眼術”可以使喬安在遠處竊聽監視對象的交談聲,但是他聽不懂對方使用的語言。

    作為一名法師,喬安擅長的語言種類不算少了,可惜這其中并不包括沼蜍人自己發明的那種獨特語言。

    畢竟這是一個太過罕見的小語種,喬安此前根本沒有機會學習。

    他出神竊聽了半晌,只能從對話中聽出個別“水族語”單詞,還有兩個頻繁出現的詞匯——“呱摩多”和“呱德拉”。

    當沼蜍人長老說出“呱摩多”的時候,往往會伴隨著輕拍自己胸膛的手勢,神態顯得頗為矜傲,而當他說出“呱德拉”的時候,往往是含笑注視著對面那位貴族青年,眼中飽含期許之色。

    根據長老的肢體動作,喬安猜測“呱摩多”就是長老本人的名字,而“呱德拉”,則是對面那位聽他馴化的青年貴族的名字。

    “呱氏”,大概就是沼蜍人部落的一支貴族姓氏。

    “沼蜍人,是把姓氏放在名字前面的嗎?”

    喬安覺得這很有趣。

    來自舊世界的殖民者,命名習慣是把“姓”放在“名”之后。

    比如喬安·維達,喬安是名,維達是姓氏。如果按照沼蜍人的命名方式,他就應該叫做“維達·喬安”。

    在喬安的印象中,整個新大陸只有一部分“阿薩族”和“華納族”土著,采用這種姓在名前的命名方式。

    喬安很想知道,呱摩多長老對呱德拉究竟說了些啥,可惜實在聽不懂。

    法師沒必要學習所有種族的語言,喬安只要對自己加持一個3環“巧言術”,就能跨越語種障礙,聽懂任何語言。

    然而現在有個問題。

    “巧言術”只對他本人有效,卻無法把法術效果延伸到“鷹眼術”創造出的觀測點上,這可怎么辦呢?

    凝眉思索數秒過后,喬安眼睛一亮,想到一個不久前學會的法術,恰好能夠在這種場合派上關鍵用場。

    理清思路過后,喬安打開施法素材包,取出一具小小的陶瓷金字塔模型,握在手中,低聲吟詠咒文。

    “tengwestié!”

    當他最后念出一個代表“語言”的昆雅語單詞,手中金字塔模型悄然分解,化作無數發光符文環繞他飛舞,轉眼間又一并收斂到他體內。

    喬安緩緩吐出一口氣。

    感應到周邊的魔網絲線,正在他體內穿梭纏繞,與“耳膜”和“聲帶”緊密相連。

    當他接收到外界傳來的話語訊號,首先會引起耳膜振顫,繼而引發與之相連的魔力絲線共鳴,自動將語音訊號翻譯成他能理解的含義。

    接下來,如果喬安有開口回話的需要,連接他喉部的魔力絲線就會遵循他的心意發生振顫,繼而聯動他的聲帶,模擬剛剛聽到的那種語言。

    就這樣,最終實現跨越語種障礙交流的目的。

    “巧言術”的原理并不難,難的是環境所限,喬安目前還不能走到沼蜍人跟前,面對面的與他們交流。

    如何才能利用“巧言術”,實現遠程竊聽兼同聲翻譯的意圖?

    為此,喬安需要借助一個媒介。

    他攤開雙手,目光逐一掃過十根手指,視線最終定格在左手尾指上。

    喬安輕聲吟詠咒文,施展由約瑟芬夫人的血液樣本當中解析出來的1環“蚊指術”。

    左手尾指,伴隨著詠唱咒文的韻律自行震顫。

    當喬安詠出“ea”這個象征“生命與魂靈”的啟動詞,尾指的第一節應聲斷裂,脫離手掌,懸在空中。

    斷指在魔法靈光的包圍下,迅速變成一只足有豌豆粒那么大的“血蚊”,在夕陽的最后一線余暉照射下,煥發出紅寶石般的光澤。

    喬安下意識地看向左手斷指截面。

    平滑的斷面既沒有血跡,也絲毫不疼,仿佛天生就缺少那一小節尾指。

    但是喬安感覺得到,自己的尾指仍然與空中那只“血蚊”以一種莫可名狀的方式密切相連。

    屬于他自己的肢體,并不會因為脫離本體、拉遠距離而產生疏離感。

    喬安試著彎曲缺少一節的尾指,空中那只血蚊立刻飛到他跟前,輕盈的落在他掌心,顫抖的翅膀,如同透明的絲綢。

    喬安閉上眼睛,默默體驗與血蚊心靈相通的奇妙感覺。法師喬安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