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明廷 > 《明廷》第四百五十八章 危難時刻顯身手
    當天晚上,周正沒有睡覺,坐在屋檐下,搖晃著搖椅,細細的思量著當前的局勢。

    明廷的重心已經從遼東轉到了西北,匪亂已經糜爛整個西北五省,并且屢屢攻入山西腹地,逼近京師。

    朝野的悲觀氣氛極其濃烈,很多達官貴人已經舉家南遷;街頭巷尾傳的都是亡國的各種流言蜚語,民心疲喪。

    周正看著寒意森森的月色,面上一片冷清,不斷的思索,推敲,分析利弊,以及相關他的計劃。

    上官清從里面出來,給周正披了一跳軟被,輕聲道:“慎兒睡了。”

    周正轉頭看了她一眼,拉了拉被子,道:“你怎么看爹今天說的事情?”

    上官清蹲坐在周正身邊,眨著依舊清麗的雙眸,道:“不要去。”

    周正一怔,不由笑著道:“我還以為你要說,我到哪你到哪。”

    上官清瞪了眼周正,道:“我們的根基在東面,涉入西北,不在你的計劃里。”

    上官清是周正的枕邊人,即便周正不刻意說什么,上官清也能從蛛絲馬跡中看出一些來。

    周正收起調笑之色,轉頭看著黑漆漆的前面,點頭道:“我一直在等一個機會,原本那個機會還要好些年。如果我去西北,是有可能加速這個時間,但也有可能折戟沉沙,多年計劃付諸東流。最好的辦法,還是在京城坐觀風云,靜靜等著。”

    上官清看著周正的側臉,依偎著他的手臂,輕聲道:“我知道你不想等,不想虛耗時間。那就從別處想辦法。”

    “別處?”

    周正微怔,繼而若有所思,片刻,又搖頭道:“沒有別處。”

    大明這攤渾水,想要旁敲側擊是不可能,必須深入里面!

    周正雙眼微微瞇起,看著寒冷月關,自語的道:“沒有別處,那就只能前進一步……”

    上官清看著周正堅毅的側臉,知道他下定決心了,輕聲道:“慎兒還小,再大一點,我就陪著你。”

    周正按著她的手,道:“嗯,你在家里我也放心一點。如果有一天京城有危險,記住我的話,帶著爹還有你娘家人,以及其他親朋好友,能帶的都帶,去天津衛暫避,不要心存僥幸,知道嗎?”

    上官清眨了眨眼,道:“真的這么危險了嗎?”

    如果亂匪攻入京城,那大明豈不是真的就亡國了?

    周正搖了搖頭,道:“說不好。縱觀古今,這像極了亂世,改朝換代仿佛就在眼前,京城人心惶惶,不是沒有道理的。”

    上官清嗯了一聲,依偎在周正身邊,望著清冷的月色。

    ……

    第二天一早,周正在飯桌上與周清荔說了他的決定。

    周清荔倒是沒有意外之色,叮囑的道:“亂匪不是建虜,要謹慎應對。各路人馬比遼東還混亂不堪,不能掉以輕心。你決定好了,去見一見張尚書,在朝廷中,需要他的支持。”

    周正嗯了一聲,道:“待會兒我去兵部。”

    周清荔沒有再說話,周正這樣的決定在他意料之中,只是,他心里的擔憂更多了。

    周正吃過早飯,等了一陣子,這才起身去兵部。

    這一次見到張鳳翼,周正十分詫異。

    本來精神狀態極好的張鳳翼,現在兩鬢斑白,整個人仿佛蒼老了幾十歲。

    張鳳翼看著周正進來,笑著站起來,佝僂著身體,道:“我還以為你怨我,不肯來見我。”

    張鳳翼說的是周正從旅順回來,被抓入獄的事。

    周正抬起手,道:“大人說笑了,此事與大人何干,還要多謝大人從中周旋。”

    張鳳翼擺了擺手,在一旁坐下,道:“我待會兒要進宮,直接說你的來意吧。”

    周正在張鳳翼身旁坐下,看著他疲倦的神態,想著他的年紀,心情有些不太好,斟酌片刻,道:“大人,聽說您舉薦我出任西北五省總理?”

    總理,總督,差不多一個意思,只是職權上有所偏重。

    張鳳翼點點頭,道:“我是有這個想法,不過能不能成還兩說。你不想去?”

    周正道:“下官倒是想去,只是手里沒有兵,還需要大人幫忙。”

    張鳳翼聽著皺眉,沉凝不語。

    周正看著他的神色,道:“大人,有難處?”

    張鳳翼拿起茶杯,道:“喝茶。”

    周正心里轉念,不動聲色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有這個緩沖,張鳳翼這才慢慢的道:“朝中的局勢有些復雜,皇上對我沒有以前那么信任。中都失陷,首推責任在我,或許,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致仕,亦或者,是下獄。”

    周正這才驚覺,忘記了這一茬!

    周正放下茶杯,細細思忖。

    這樣說的話,他想要去西北,就沒那么容易了。

    張鳳翼看著周正的表情,道:“我知道你憂心西北,朝中大人們也是一樣。我雖然舉薦了你,卻也不能保證。盧象升也很不錯,元輔等人很看好他。”

    論軍功,周正是勝過盧象升的,但周正有‘污點’,坐過牢。還有就是,周正是舉人,盧象升是進士。

    周正知道盧象升是死于剿匪,認真的想了想,道:“大人覺得,下官勝算幾成?”

    張鳳翼又拿起茶杯,道:“要是能在五月前定下,你勝算八成,超過五月,你一成都沒有。”

    周正嘴角動了動,這還沒出正月,這么大的事情,朝廷居然要拖個一年半載?

    張鳳翼不多說,起身道:“有什么事情,直接來找我,不要擅自決定。你先回去吧,我得進宮了。”

    周正只得站起來,抬手道:“下官告退。”

    張鳳翼擺擺手,轉身在案牘上拿起幾道奏本,就在周正前面出門。

    周正出了兵部,沒有感慨于朝廷效率的低下,而是在思索著其他方法。

    回府后,周正與周老爹說了兵部的事。

    周清荔久久無語,最后也只能感慨道:“國事如此,夫復奈何……”

    “我再想點別的辦法。”周正說道。既然決定涉入西北這場亂局,周正自然不會半路而終。

    周清荔沒有再說話,還能再說什么?

    果然如張鳳翼所說,西北越敗,朝廷爭斗的越兇,對于再選一個西北五省總理的事,朝廷遲遲不絕。

    這一爭,就過了五月,到了八月,夏糧收上來之后,才有定案。

    那就是,盧象升擔任五省總理,兼任湖廣巡撫,洪承疇負責五省西北,盧象升主辦東南。

    令人意外的是,賦閑近一年的周正被再次起復,任‘巡撫山東右副都御使’,也就是山東巡撫。

    周正則負責清剿山東,北直隸的大名府,保定府以及河南匪患。

    這道命令來的十分突然,連張鳳翼之前都沒有得到消息,仿佛是崇禎一個人,乾綱獨斷的結果。。

    周清荔對于這個人任命,滿心憂慮。

    周正倒是從容自如,告別家小,快速的到山東上任。

    山東巡撫看似與西北沒有關系,但隨著西北之亂的演變,周正這個山東巡撫勢必會入西北剿匪!

    周正到山東,沒有廢話,調集了舊部,迅速整軍。

    登萊巡撫隸屬于山東巡撫,金國奇,張存仁,何可綱等人依舊是他的部下。明廷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