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諸天諜影 > 《諸天諜影》第三十五章 非酋了那么久,終于遇上善良人格的邪王了

《諸天諜影》第三十五章 非酋了那么久,終于遇上善良人格的邪王了

    “什么鬼?”

    盡管這個劇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突破輪回者的底線,當聽到婠婠帶著一絲敬意的稱呼時,所有輪回者都透出十六分錯愕來。

    碧秀心居然沒死?

    不對,沒死倒也罷了,畢竟石之軒的人生軌跡都被第一批傻逼改了,但為什么會成為師妃暄的師姐?

    輩分不對啊!

    “年齡上其實沒有問題。”

    許悅每次進入世界時,都將細節琢磨通透,仔細一想,覺得沒毛病。。

    原劇情里,雖然沒有正面描述梵清惠、碧秀心、師妃暄之間的年齡差距,但在宋缺與寧道奇決戰的前序,宋缺和寇仲的閑聊,從側面將碧秀心的年紀說得很明白。

    她比起梵清惠要小一輩。

    所以成為梵清惠的師妹,亦或是師妃暄的師姐,都是可行的。

    就看入門后,拜在誰的門下。

    而這個世界,上一代齋主靜一師太,在靜念禪院的大決戰中,含笑而終,去世得很安詳。

    她一走,大石頭搬開,等到包子頭繼心有靈犀后,在十六歲練成劍心通明,便成功接任了掌門之位。

    此后所收的弟子,大多都在她和幾位平輩師姐妹的門下。

    所以這個世界的碧秀心,是她的弟子,師妃暄的師姐。

    只是這連續十屆最強王者第一……

    真正的至強者……

    夭壽啊,邪王的老婆玩游戲玩得最好啊!

    輪回者直抽抽之際,師妃暄和婠婠線下大戰被強行中斷,前者色空劍歸鞘,跟個犯錯的小學生一樣,回到了佛堂內,婠婠天魔雙斬收回袖中,深深吸了一口氣,也飄然進了其中。

    一個個佛系玩家轉過頭來,對于這位氣質明顯迥異,甚至可能是魔門的人報以好奇的目光,氣氛很友好。

    但婠婠看不少人打到關鍵,手很是癢癢,想抽她們的凳子來著。

    但最終還是沒有動手。

    不是怕被圍毆成豬頭,而是有職業道德。

    一路走過,她來到最深處,就見師妃暄坐在左側,右側又是一位大美人。

    但令婠婠嬌軀一震的是,這位大美人左右手握著兩只不同的手柄,兩眼看似平視前方,實則在看著兩個不同的屏幕。

    一個英雄聯盟,一個絕地求生。

    傳說中的……

    雙開!

    一個人霸占兩臺機子!

    嘶!

    婠婠倒吸一口涼氣。

    涼氣醬這回倒是蠻開心的,因為這位姐姐長得太漂亮了,被吸了也不虧,打著旋兒消失在口中。

    婠婠真的震驚了,因為碧秀心雙開的同時,還在教育師妃暄,什么幼稚啦,浪費時間啦,打壞了佛堂又要修啦之類的,又清又脆的聲音連珠炮似的,說得師妃暄垂著腦袋,不住點頭。

    見婠婠望過來,她的視線也轉了過來,漆黑亮麗的眸子中,滿是恨鐵不成鋼:“線下交手有意義嗎?你看看這一個月,你的段位下降了多少,你是個很好的孩子,千萬不能辜負了你的天賦啊!”

    婠婠嘟起嘴,剛要反駁,但想著對方高居榜首,巋然不動的排名,居然還是雙開打出來的,不禁泄氣了,乖巧地坐下。

    “世界名畫!”

    堂外漫天飄雪,堂內正魔兩派最年輕的宗師坐在一人座下,聆聽教誨,周圍全是一個個開黑的小仙女,許悅抓住時機,咔擦咔擦咔擦,拍了一組照片,準備回去后裱起來。

    怕是以后的輪回者再折騰,也很難出現這種盛況了。

    值得紀念,值得紀念。

    “我要買一套。”

    魔形女不好下去,倒也升起了相同的念頭,準備待會在許悅手中買上一套。

    回去確實能炫耀啊,看看我們多牛逼,這種地獄般的世界,都給征服了。

    吃虧總不能默默吃,必須要強有力的宣傳一下。

    最好能把第一批輪回者吸引過來,如果他們敢透出口風,被確定了身份……

    呵呵!呵呵呵呵!

    甭管輪回者怎么想,佛堂內都是其樂融融,至少婠婠決定師敵長技以制敵。

    會雙開的敵人太可怕了,如果無法掌握這門技巧,接下來每一屆都是三比零的下場,或許唯有等到碧秀心退役,魔門才有可能扳回局面。

    師妃暄斜眼望著她,唇角溢出似笑非笑的弧度。

    婠婠同樣斜眼望著她,回以信心滿滿的笑容。

    咚!咚!咚!

    然而就在這種融洽的氣氛中,一陣鐘聲響起。

    不同于之前慈航靜咖歡迎客人到來的鐘聲,這次的鐘聲透出肅殺之氣。

    當音波擴散,那悠揚飄落的雪花,都急旋起來。

    “靜念禪院了空拜山,望清惠師姐出來相見!”

    下一刻,一道正大洪亮的聲音從下方傳來。

    大殿之中,咖主放下手柄,悠悠嘆了口氣,站起身。

    而一間間佛堂內的女弟子們,也詫異地朝外望去,交頭接耳起來。

    她們并非沒有見識,恰恰相反,咖主會將天下大事及時告知,同樣也讓對外界有興趣的弟子外出游歷。

    這些弟子大多都是孤兒,要么是出生后被父母丟棄,要么是在戰亂中失去了雙親,世界那么大,她們也想去看看。

    待得走遍千山萬水,做了不少行俠仗義,救苦救難的事情后,有些喜歡外界生活的,就留在了外面,有些發現還是游戲好玩的,便回雨蒙山,一心禮佛。

    只是無論作何選擇,她們都不再以圣地的名義自居。

    但現在,有人要讓她們成為圣地弟子,為天下蒼生而戰。

    “佛門內訌了!”

    半空之中,黑鳥戰機上的魔形女攤攤手,莫名幸災樂禍。

    之前她的視野也不好,畢竟不開生命探測器,純靠肉眼,高空受到風雪影響更大。

    不過這時,她已經看到,雨蒙山外,白茫茫的風雪里,出現了一隊隊僧騎。

    那數目即便不是傾巢而動,也足有七八百人,再加上配置的弓弩,這樣的拜山,顯然是一種逼迫。

    釋尊有些嘆息,勇者也不留情面:“沒了慈航靜齋的政治作秀,靜念禪院實力越雄厚,越容易引發當權者的忌憚,他們現在希望重振聲威,自然要拉上慈航靜齋!”

    原劇情里,佛門兩大圣地,以慈航靜齋為首,靜念禪院為輔。

    這種陰陽結合極為高明,慈航靜齋出世弟子極少,留下一段輔佐君王的佳話,靜念禪院武僧眾多,關鍵時刻助君王定鼎大局,兩者相輔相成。

    可一旦反過來,就暴露出了靜念禪院的實力過于雄渾,容易引發惡感。

    做個簡單的對比。

    是一個美得冒泡的俏尼姑,輕聲細語地悲天憫人,更容易打動內心呢?

    還是一位肌肉虬結,高達九尺的莽金剛,甕聲甕氣地為天下蒼生,更容易打動內心?

    可現在,俏尼姑們不愿意拯救天下蒼生了。

    所以了空親至。

    準備擺事實,講道理,亮弓箭,一定要說服對方。

    他相信清惠師姐會明悟的。

    清惠師姐明悟沒明悟,暫且不得而知,不過當了空手托一口金鐘,帶隊拾階而上時,釋尊看著這位高僧,突然皺起眉頭:“有些不對勁!”

    他雙手合十,展開如來神掌的起手式佛光初現,背后的佛陀虛影內,有一枚虛幻的法令顯出。

    當釋尊雙手徐徐張開,這枚心光法令從佛陀內飛出,在飛到他掌心的過程中,變得越來越凝實,然后右手握住,朝下面一照。

    目標正是了空。

    了空毫無反應,依舊帶領眾僧上山。

    釋尊借助心光法令之力,卻也沒有看出什么,法令很快由實轉虛,回歸佛陀虛影內,疑惑地搖搖頭。

    而此時,下方了空的眼眸深處,才掠過一抹隱藏至深的異色。

    含著一分如釋重負和十五分狡計得逞。

    他的心靈中,更是密語傳音:“心光法令沒有鑒定出真偽,我過關了。”

    “太好了!”

    “奪舍了空,這個更具進攻性的佛門,就將為我們所用,光明正大的對賞金公會動手!”

    “呵呵,誰又能想到,準備奪舍邪王的手段,會在了空身上成功呢,這位高僧的邪念,比起魔門都要嚴重啊!”

    “我看他倒可以稱為邪王,‘邪王’了空!”

    另外幾道大喜的聲音很快傳來,直到最后一道略顯遲疑的聲音響起,歡樂才突然消失了:

    “不過那個在我們老巢作威作福的真邪王,該怎么辦啊?”

    ……

    ……

    時間回到飛馬牧場外,雙龍剛剛與大部隊分別之際。

    隱身輪回者如影隨形,先是將魔形女留下雙龍體內的三星級紫色追蹤印記攝出,全過程絲毫沒有驚動監視者,然后用兩個最為高級的擬態機器人掃描雙龍,變化為他們的樣子,最終將追蹤印記放入假的雙龍體內。

    全過程不到一分鐘,堪稱行云流水般的操作,顯然不是臨時起意,而是早有預謀,有心算無心。

    不過他們不知道,也有一位正等著有心算無心。

    黃尚之前有個疑惑,賞金公會高層后門團隊想要謀奪雙龍核心氣運,竟是偷偷摸摸,獨行輪回者皇叔,又能加以阻截。

    對此他有兩種大設想,無論是哪一種,第二批輪回者中,都該有人盯著后門團隊。

    這就不開心了。

    邪王分身過于強大,契約難度自然就高,黃尚原定的計劃很復雜,因為他不知道賞金公會進來,現在有了這個低星級的巨無霸,無論是合理程度,還是事后宣傳,都是一舉數得,再加上副會長統一原力的修煉,這個時候,誰動后門團隊,就是在觸犯他的利益。

    那沒得說……

    魔王人格下的邪王管上!

    迎著那如視螻蟻的冰冷眼神,剛剛解除了隱身狀態下的輪回者,簡直如墜冰窟。

    他五官很是英俊,只是下巴略有些尖,再加上雙頰微微凹下,臉型有些倒三角的樣子,身穿一件紫紅色的夾克衫,左手把玩著一個色澤艷麗的魔方。

    雖然在極度震驚中,他的身體幾乎是條件反射似的,拔出一柄手槍,連開六槍。

    砰!砰!砰!

    從手槍的外表來看,這就是普通的沙漠之鷹,但當每一發子彈射出的同時,他左手的魔方就轉動一面,為其附著了火焰、冰霜、狂風、毒霧、雷霆、石化六種效果。

    六發普通的子彈,瞬間變成附魔子彈。

    但在他的注視下,面前這位白衣文士甚至都沒有做出閃身的動作,僅僅是閑庭信步地走了過來,那六發從不同角度射出的子彈,就如同打在鏡花水月之中,穿了過去。

    接下來,白衣文士出現在面前,輕描淡寫,一掌排出。

    這股如魔神般可怕的威勢,讓輪回者狂吼一聲,身體呈現詭異的彎折,同時槍口偏轉,以一種極為別扭,卻又莫名流暢的風格,近距離連連開槍。

    槍斗術。

    與此同時,他左手的魔方在不斷變化,每翻轉一面,都有對應的效果加成,千變萬化。

    但面對白衣文士,千變萬化就成了花里胡哨,他撣蒼蠅般將一發發子彈撥開,掌風將他掃得鮮血狂噴。

    不過魔方一轉,帶著這人瞬移般出現在數百米之外。

    稍加的喘息只是延緩死亡,他在團隊頻道中狂吼道:“你們在等什么?快來救我啊!”

    那邊傳來疑惑的聲音:“林奕,你的魔方大廈配合隱身符,隱蔽度怎么會被看破?”

    林奕破口大罵:“這是邪王!邪王啊!能不能把問廢話的功夫,變成來救援我的時間?我能確定,對方沒怎么認真出手,根本是貓戲老鼠,可我已經要被打死了!”

    實際上,林奕的心中也很奇怪。

    且不說這件隱身符是三星級紫色道具,經由魔方大廈加持,效果就更加可怕。

    別說三星級,就算是超凡脫俗的四星級,都不見得能看出來。

    畢竟他原本的假想敵,是賞金公會高層后門團隊。

    那個小富婆組成的團隊,有太多的手段,以三星級的眼光去衡量肯定不成,唯有將級別調節到四星級,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所以他才不解,哪怕邪王是破碎虛空的四星級,也該看不出自己的行跡,怎么還會莫名出現,好整以暇地等著自己?

    林奕恐怕萬萬想不到,邪王變強了。

    參悟統一原力,變強的不止是本體和黃裳分身,邪王分身也在水漲船高。

    也就是說,第二批輪回者不僅進來后,遭遇的是破碎虛空級的邪王,相比起原劇情里那些實力原封不動的大宗師們,這位邪王還在升級成長。

    這么一想,好像是地獄了些。

    不過諸天歷練嘛,總有難的時候對不對?

    心態要平衡,有得必有失,得到了磨礪,失去一些,也是沒關系的。

    現在邪王分身就在磨礪林奕,等待對方隊友的出現救援。

    順藤摸瓜。

    一網打盡。

    而團隊頻道中,那邊很快傳來聲音:“我們馬上就來,你先躲進魔方大廈中,支持片刻!”

    “呵呵!一群慫逼,老子自救!”

    林奕看明白了對方的真面目,面對沖上來的白衣文士,收槍抱拳,腰往下一彎,唰的一下就是一百三十五度大鞠躬:“妖星也分好壞,我是好人,請閣下饒命!”

    邪王分身停下,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你憑什么求我饒你一命?”

    林奕手心里面都是汗,卻是努力求存,眼珠子轉了轉:“閣下在建康城外,放過了一個小姑娘的性命,我們都很感激,還有黃裳,我也認識黃裳,他是很有文化的人,大家都是好朋友,好朋友……”

    林奕說的話,雖然有些語無倫次,但黃尚真的詫異了。

    這個人怎么知道邪王歸還了副會長的靈魂?

    還有剛剛雙龍一離開,林奕馬上出現,而且絲毫不怕半空黑鳥戰機的監視……

    要知道邪王分身實力再升后,雖然能發現林奕的蹤跡,卻也沒辦法在不依靠本體的情況下,掌控黑鳥戰機的動向。

    畢竟垂直高度不比地面,他是沒辦法將真氣時刻保持在兩三百米高空的,那個難度太大了。

    “這么說來,后門團隊中,有敵方的臥底?”

    “將副會長和黃裳的情報通報給對方,并且掩護了對方的行跡,才使得他們敢在眼皮子底下操作?”

    事情變得有意思起來了。

    這是碰上同行了?

    那么魔形女、勇者、釋尊、兵王,誰會是臥底?

    都不像啊!

    就在黃尚思考之際,林奕還在喋喋不休:“我們妖星從世外而來,不是要給你們制造麻煩的,我們會幫忙,幫很多的忙,只要少部分惡人才會干壞事,這些惡人也是我們的仇敵,我們會除去他們,以示兩界友好……”

    看得出來,他不是擅于言辭的人,以往靠著強橫的實力走天下,根本不需要多費唇舌。

    但這一回,不得不嘴炮。

    偏偏隨著他的講述,邪王分身負手,平靜而立,周遭那股無與倫比的壓迫感漸漸消失。

    “真的有用?真的有用!真的有用!!!”

    林奕本來是死馬當成活馬醫,但看著這位剛才還不可一世的魔神,逐漸向著態度溫和的前輩轉變,在團隊頻道中狂吼起來:“我遇到邪王的人格變化了,非酋了那么久,我終于否極泰來,要走大運了,哈哈哈哈哈!”

    ……

    ……

    (輪回者【林奕】由書友“lsppeq”提供。)

    (今天家里來人,招待了一下,第三更要遲了,大家明天看吧。)諸天諜影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