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馬林之詩 > 《馬林之詩》一百十四節:真實
    聽完侏儒的故事,馬林有些唏噓——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馬林覺得他罪不該死,他做所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孩子與妻子,那怕有家不能回,也想著能夠為他的孩子存上一筆錢。

    但是,從一個曾經軍人的角度來看,他今天能夠拋棄戰友,以后呢?

    沒有人敢再相信他,沒有人會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給一個膽小鬼。

    而他加入強盜團,更是罪加一等。

    他接近過那個變成混沌的家伙,更是有可能沾染了混沌,為此馬林不得不凈化了整個營地,為此又消耗了不少的靈能。

    “你準備處理這個家伙。”法耶問馬林,對于她來說,這個逃兵難逃一死,那怕她再感動于他對孩子的愛,也不能彌補他做為逃兵應該受到的處罰。

    希德尼聯合給每一個步兵支付薪水,可不是為了讓他們逃跑用的。

    “希德尼聯合是怎么處理逃兵的。”馬林問道。

    “逃兵全家吊死。”法耶說完,嘆了一口氣:“我很苦惱,因為我的良知告訴我不應該這么做,但是我的身份告訴我,我不能法外開恩,要不然以后每一個逃兵都會指望著我給他們求情。”

    馬林思考了一下,然后看向法耶:“你能夠相信我嗎?”

    “當然,馬林,如果我連你都無法給予信任,那這個世界我還可以相信誰。”法耶看著馬林回答道。

    于是馬林從法耶的腰間拔出了她的.357轉輪槍,走到這只侏儒的面前:“喬克。”

    “是的,小先生。”侏儒跪在那里,他仰著頭看著馬林:“您準備……怎么殺死我與我的家人。”

    馬林彈出轉輪槍的彈巢,確認里面裝滿了子彈:“你必須死,喬克。”

    “我知道,小先生,從我逃離防線,然后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我終將面前這樣的結局……”喬克一臉的悲傷,他看著馬林:“我辜負了將后背托付給我的戰友,辜負了視我為英雄的兒子,更辜負了教育我成長的導師……如果可以的話,請不要吊死我的孩子與妻子,用毒藥好不好。”

    馬林推回彈巢,將手中的轉輪槍指向這只侏儒:“我在此時,在這里,在眾人的面前用槍打死的,是強盜團的喬克,有誰有異議嗎。”

    沒有人回應,馬林掰開了撞針。

    “感謝您!小先生!您的仁慈我永遠會記在心中!”侏儒在放聲哭泣,但是他臉上滿是笑容:“我的口袋里還有四十塊……是我準備進城的時候以雇傭我孩子跑腿時做為賞金給他的,但是現在不用了,所以請您收下吧!”

    “你的四十塊錢我會帶給你的孩子,有朝一日,我會讓他成為我的學徒,他有一個戰死在北方防線上的英雄父親,有理由獲得這樣的榮耀……誰有異議。”

    還是沒有人回應,馬林看向侏儒:“喬克先生,還有什么遺言嗎。”

    “謝謝您,小先生,請開槍吧。”侏儒坐正了身子,抬起頭看著馬林。

    馬林扣動了扳機,然后倒轉槍,將它遞到了法耶的手里。

    法耶接過槍,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侏儒:“我以為你會在最后一刻放過他。”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要不然因他而死的人,就真的是太過可憐了。”馬林蹲下身,從侏儒的身上拿出一個錢包,看了看里面的錢,然后將它塞進了口袋里。

    “您的行為,令公正之錘璀璨生輝。”傭兵隊伍里的那位小治療師撫胸行禮。

    馬林看了她一眼,然后笑了笑:“我只做我認為是對的事情,我相信我的誓言,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

    然后他對著矮人揚了揚眉頭:“老鐵拳,把這只侏儒丟出去。”

    “小先生,您需要我給他挖一個坑嗎?”矮人問道。

    “不用,差別對待一個強盜,只會引來好奇與注意,我既然答應過罪不及他的家人,就不能夠為他的家人引來災禍。”說到這里,馬林看向各位傭兵:“各位,也請你們務必管好你們臉上的那張嘴,如果讓我知道有誰為了賞金出賣我,我一定會讓他付出血的代價,我說到總是喜歡做到。”

    “小先生,如果有誰出賣您,請帶上我,您那純粹的心不應該沾染上污穢。”老矮人表情嚴肅:“您說殺誰就殺誰,我老鐵拳絕對不是那種為了幾個臭錢就出賣恩人的混帳。”

    “沒事,老鐵拳,人生在世,怎么可能不沾上血污。”

    馬林笑著示意老鐵拳拖走侏儒,然后看著各位傭兵:“各位,我是那種恩還十倍,仇以百嘗的人,我無法干涉你們的選擇,但我可以告訴你們,選擇與我敵對會有什么結局。”

    然后他拔出了腰間的轉輪槍,一個偵測謊言自他的腳下擴散開來:“立誓吧,各位。”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不會出賣馬林閣下,我都嫌我的命不夠長呢。”首先發言的是傭兵小隊里的皮甲半身人,看著馬林笑的很是職業化:“再說了,您手里的那把大家伙要是打在我的肚子上,我只怕就是要兩截了。”

    偵測謊言跳了一個通過的大大圓型標志。

    半身人笑嘻嘻的退到了一旁。

    馬林看向了另一個半身人:“你呢,皮娜,你的兄弟已經首先做了發言。”

    半身人少女指了指自己:“小先生,您是我的雇主,我沒有理由將您雇傭我時做的事情告訴全天下的笨蛋,所以請您放心,如果我出賣您,那大概是因為我被人綁在刑架上。”

    偵測謊言同樣跳了一個通過的標志。

    半身人少女沒有動,然后是看著馬林。

    馬林笑著搖了搖頭:“你通過了,皮娜,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我會過來救你的,不過記住一點,因為你是被刑訊而出賣的我,我會救下你,但不會為你治療,所以你最好能夠保佑自己傷的不夠重。”

    “那是當然,感謝馬林小先生。”皮娜站到了自己哥哥的身旁。

    而之前的半身人有些尷尬的撓著腦袋:“馬林小先生,您就把我妹妹說的話當成屁給放了吧,她是狗嘴里只能吐骨頭。”

    “好了,杰瑞,我知道,所以接下來誰發誓。”馬林看著各位傭兵。

    “我不會出賣您,馬林閣下……”傭兵小隊里的人類盜賊說到這里,偵測謊言就在他的頭頂跳了一個錯誤的叉型標志。

    氣氛有些尷尬,馬林抬起槍就是一槍,盜賊應聲而倒。

    剛剛丟了尸體的老鐵拳罵罵咧咧的走了過去,將人類強賊的雙腳抓住就往外面拖:“我就說過,謝里夫這個半路加入的家伙不可靠。”他一邊說,一邊看向馬林:“閣下!我可不會出賣您!”

    然后矮人的腦袋上圓了一個圓圈。

    馬林點了點頭:“把他拖到一旁,等明天聯絡駐軍的時候,給他報一個與敵人交戰時陣亡的結局。”馬林說道。

    你既然要背叛我,就要面對我的槍口,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于是老鐵拳拖著尸體就走向一旁。

    “然后,你們兩位呢。”馬林看著中年隊長與他身邊的小治療師。

    “我不會傻到與一位未來的親王閣下對抗,尤其是他看起來鐵石心腸,您放心,我和愛琳絕對不會出賣您。”中年傭兵隊長的發言獲得了通過,而他身邊的小治療師點了點頭。

    馬林剛想說點什么,就看到這位的頭頂上也跳了一個圓。

    于是馬林看向最后依然沒有發言的侏儒:“你呢。”

    侏儒嗯嗯啊啊了半天,然后看向馬林,滿是乞求神色。

    “怎么一回事?”馬林有些好奇:“你這是……不會說話了?”

    侏儒用力點頭,然后張嘴,露出腫到發黑的舌頭。

    “我去你怎么了!”杰瑞跑了過去。

    侏儒做了幾個手勢,半身人楞了一下,然后看向馬林:“這家伙之前入夜的時候被一只殺人蜂刺了一下,已經喝下解毒劑了。”

    馬林沉默了一下,扭頭看了一眼正在無言顧左右的菲奧,有些無奈的收起了轉輪槍:“行了,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

    走過羅根身邊的時候,這個年輕人和馬林擊了一個掌:“干的好,馬林。”

    “馬林,我與羅根絕對不會背叛你。”米米安伸手挽住羅根的胳膊。

    “我相信你們,行了,走吧。”馬林拍了羅根的胳膊一下。

    回到屬于自己的洞穴,馬林開始點燃小爐子。

    姑娘們也圍了過來。

    “馬林先生不問問我們嗎。”克洛絲兩只耳朵不像往日那樣向著前方豎起,然后是往后壓向腦袋。

    “我為什么要問你們這個問題呢。”馬林抬起頭,點燃了小爐的他看著眼前的兔子姑娘:“你們相信著我,我也應該相信著你們才對啊,所以,有些事情不需要問,因為忠誠是相對的,你們愿意陪伴我渡過一生,我也理所應當的信任著你們每一個人。”

    兔子姑娘癟了癟嘴,沒說什么,但是耳朵再一次地豎立起來,還是暴露了他的心情。

    潔茜卡沒有說什么,但是這狼姑娘笑的很開心。

    莉莉姆瞇著眼睛,幫著馬林在小爐上架鍋。

    瑪雅驕傲地翹著尾巴,幫著他的哥哥。

    而法耶默默的坐在那邊,直到馬林注意到她的異狀。

    “法耶,你怎么了。”他輕聲呼喚著眼前的少女,他在擔心著她。

    她抹了抹眼角,似乎哭過,但在這一刻,笑起來格外美麗的少女對著馬林展露出她的喜悅與快樂。

    “我很開心,以前的我很擔心,因為大家都說,初戀只不過是成長過程中的一小步錯誤,年輕的他與她走到一起,終將分離,貴族之間有的只是交易,我們女孩子從始至終,都只不過是精致的商品……剛剛看著你的所做所為,我以為那是你的本性……但是我錯的利害……我從來沒有想到我真的能夠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碰到對的你……”說到這里,這精靈姑娘兒再也沒能忍住眼角的淚水:“我這是高興呢。”

    不知道為什么,馬林像是看到了曾經的那個她坐在了法耶的身邊。

    只是剎那,馬林微笑著起身,坐到了法耶的身邊。

    “我也很開心。”他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感受著她手心中的溫暖。

    也感受著落在手背上的炙熱淚水。

    從她的手中抽出自己手,然后在她疑惑的注視下摟住了她的肩膀。

    “我喜歡笑著的你。”馬林這么說道:“所以,能不能給我笑一個。”

    然后他又補充了一句:“你看,這就是我的本性。”

    法耶疑惑,氣憤,然后笑著用額頭重重頂了一下馬林的額頭。

    “你這個混蛋。”她這么笑著說道。

    馬林癟嘴,捂額頭,對著姑娘們笑的很是快樂。

    半步煉獄說

    嗯,今天是沙發果斷的狗糧,瑪雅同學任重道遠啊。

    我欠大家的,又多了500字。

    我為什么要在FF14開新版本的月份立這種稀奇古怪的誓言啊……馬林之詩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