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從藝術家開始 > 《從藝術家開始》第203章 魔改
    時代在發展,繪畫的技法,也一直在進步。不管是什么畫種,拿現代的技藝與幾百年前相比,肯定有很大的區別。

    不提其它題材,只說人物圖吧。古代的人物圖,在現在人的眼中,都是十分古怪,不怎么協調。

    要么胖,要么大臉,身體不成比例。

    直到明代之后,西洋畫傳入中原,與國畫慢慢融合,人物畫失真的情況,才得到了改善。

    這就是技法與審美的進步。

    現在白葉畫的壁畫,他不單純是還原,還進行了二次創作。在原來的圖畫中,不管是帝君,還是神將、仙女,基本是大餅子臉,身材更是胖胖的,充滿了肉感。

    沒辦法,古代人啊,胖子基本是富貴人家,權貴階層。沒聽說普通百姓,有誰能吃胖的。

    所以在古代畫師眼中,神仙肯定要胖。

    不胖的,能叫神仙么?

    但是古人的審美,肯定不符合白葉的標準。所以在畫壁畫的時候,他進行了一些修改,針對神仙的身材、容貌,進行了小小的“美顏”,讓其符合現代的審美情趣。

    在他的筆下,帝君、神將雍容華貴,氣勢不凡的同時,又是標準的挺拔身材,盡顯英武的氣息。

    至于仙女們,身姿肯定十分的曼妙,五官變得非常精致,更符合大眾對古代美女的幻想。

    總而言之,就是由于這樣的“魔改”,才耗費了他一個多月的時間,卻沒能完成壁畫。

    盡管如此,他卻甘之如飴。

    畢竟他也很久很久,沒樣這樣揮灑自己的激情啦。所以對于范吉安等人的打擾,他多少有些不高興,勉強應付……

    “吳道子,畫過八十七神仙卷么?八十七神仙卷,與朝元仙杖圖,真的有關聯?”

    然而這時一個個問題卻浮現在范吉安等人心頭,他們迫切希望在白葉口中,得到一些答案。

    奈何白葉,卻不再回應他們了,繼續提著毛筆,在雪白的墻壁上,輕快勾勒流暢的線條。

    “你……”

    見此情形,一些人覺得受到了冒犯,才想呵斥、訓斥。范吉安卻擺手,攔了下來。

    “我們走。”

    范吉安沉吟了下,招呼大家離開。

    走到廟門之外,才有人咬著牙道:“這小子,太狂妄了。”

    “傲慢,目中無人。”

    “一點兒也不尊老敬老……”

    批評的聲音,不絕于耳。不過較真研究,卻可以發現,這些詆毀的言辭,多半是出于其他人之口。

    范吉安與幾個老頭,基本是緘默不語,相反還流露思考之色,好像在琢磨著什么東西。

    好半晌,一個老頭探問:“范兄,你覺得怎樣?”

    沒頭沒腦的問題,范吉安卻心領神會,遲疑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去查一查資料。”

    “有道理。”

    “走!”

    幾個人有了決斷,就像他們雷厲風行的來,現在馬上風風火火離開了,壓根不管其他人的去留、看法。

    “呃?”

    一些人見狀,自然是錯愕、呆滯。敢情他們罵了半天,純粹是表錯情,白費工夫啊。

    反正在范吉安等人離開之后,以江元為首的建筑師,也帶著幾分不屑的眼神走了。

    一時之間,只留下一些人面面相覷,尬笑。

    怎么說呢,有點心涼,又有點惱羞成怒。哎,討好不成,反而襯托得他們是小人。

    雖然這是事實,但是就這樣暴露了,有點不爽啊。

    哼……

    他們也走了。

    不過在他們走后不久,一個個勁爆的消息,就開始在各個藝術論壇之中傳播開來。一個個帖子標題,或是平鋪直敘,或是驚悚刺激,反正很吸睛。

    眾人打開了帖子,閱覽了內容,頓時一陣驚詫。

    吳道子,武宗元,白葉……

    八十七神仙卷,朝元仙杖圖。

    這些關鍵詞,竟然關聯起來,著實讓人吃驚。

    真的假的?眾人難免懷疑。畢竟在大家印象中,白葉不應該與國畫牽扯上關系才對。

    只是當各種細節,不斷地披露之后,輿論也開始沸騰啦。

    不少人頓時來了興趣,開始探討起來。

    其中的熱點,基本集中在……吳道子真的畫過八十七神仙卷這種題材的作品嗎?武宗元的朝元仙杖圖,是不是真的臨摹了吳道子的這幅作品?

    有趣的命題,讓人爭論不休,樂此不倦。

    議論很久之后,大家基本得到幾個結論。一是在目前的文史資料上,沒有所謂的八十七神仙卷的記載。第二,武宗元的朝元仙杖圖,也僅存于文獻記載中,圖畫已經失傳了,大家不知道具體模樣。

    第三白葉的壁畫……到底什么狀況?

    光說不上圖。

    鬧騰!

    一瞬間,幾個發帖的人底下,都是催畫索圖的。眾人意見統一,無圖無真相,不發圖就是耍流氓,舉報了。

    眾志成城之下,果然有人發圖了。清晰高清大圖,哪怕只是局部,也足夠讓人看出端倪來。

    乍看之下,熱鬧的帖子下,頓時一片寂靜。

    中海,虞家。

    虞馳捧著輕巧的筆記本電腦,看到照片的瞬間,雙手差點一抖,把筆記本給摔了。

    他吃了一驚,立即一躍而起,匆匆忙忙奔向了書房。

    “爸……”

    書房中,虞蒿把玩著紫砂壺,品著清茶。看到虞馳闖了進來,他保持淡定的神色:“怎么了?哪里著火了?”

    “你看。”

    虞馳二話不說,直接把筆記本遞上去。

    虞蒿凝神觀望,目光隨之一定,掠過一抹異色:“這是……”

    “白葉的壁畫。”虞馳立即解釋:“他最近一段時間,就是在杭州醉心搞壁畫創作……”

    “我聽你說過。”

    虞蒿點頭:“只是你沒告訴我,這是白描畫呀。”

    “我也是才知道……”

    虞馳撓頭道:“我一直以為,他在創作油畫呢。畢竟西方壁畫,也是油畫的形式居多嘛。”

    說起來,也是有趣。無論東西方,繪畫藝術的興盛,都是先從壁畫開始的,這也算是一種共性。

    “所以這作品……”

    虞蒿猛然抬頭:“是你給他看了嗎?”

    “誒?”

    虞馳一呆,愣住了:“難道不是你?”

    剎那間,父子倆相顧無言,空氣忽然變得安靜。從藝術家開始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