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 > 《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第二十三章 黃金一代
    贏了!

    進入總決賽的隊伍是我們!

    隨著全場無數觀眾起立的吶喊歡呼,百花戰隊場上場外的選手,紛紛沖向了比賽臺中央,將他們隊中的兩位核心選手團團圍在了當中。

    剛剛結束的比賽,勝利的是他們。

    取得季后賽第二輪比賽勝利的,也是他們。

    上一賽季的黑馬百花戰隊,以更加成熟可靠的姿態在季后賽連續闖過了兩輪,殺進了總決賽,一只手已經輕輕觸碰到了那象征著最高榮耀的總冠軍獎杯。

    興奮,激動。

    但是,這還沒到最后,一切還沒有結束。

    有過上賽季失敗的教訓后,百花的興奮和慶祝顯得很短暫,幾乎很快,剛剛圍攏的人群就已經平靜下來。

    比賽場的另一邊,剛剛輸掉這一輪對決的微草戰隊選手,也正從比賽席中走了出來。

    王杰希、方士謙,同樣是由年輕選手作為擔當的微草,本賽季給了人們最大的驚喜。魔術師之名,是本賽季最大的頭條。

    但是最終,他們沒能走到最后。

    握手,致意。

    失敗一方的年輕隊長只是沉默著,卻未見有多頹然。倒是他們的副隊長方士謙,臉色陰沉,甚至沒有過來進行這賽后該有的禮節。

    “下賽季繼續加油。”百花隊長孫哲平真誠地對王杰希說著,對于有點失禮的方士謙他沒有在意。作為品嘗過失敗滋味的他,很明白敗者此時的心情。

    “謝謝。”王杰希點點頭說著。

    雙方隨即散去,百花繼續留在場上,他們要等候另一場對決的結果,那個結果將是他們在總決賽的最終對手。而微草,作為失敗淘汰的一方,此時只能收拾東西黯然離開。

    長長的選手甬道,微草選手默默走著,始終沒有人說話,一直到回到備戰室才有人打破這沉寂。

    “喂!”方士謙開口,目光直直瞪向剛剛坐下休息的王杰希。

    眾選手心中都一跳,視線匯集過來。

    “作為隊長,你這時候不該說點什么嗎?”方士謙說道。

    所有人不由地緊張起來。他們一早就發覺方士謙對于王杰希接任隊長,接過王不留行是很有些情緒的。只是王杰希這一整個賽季都表現出色,實在沒有多少可挑剔的地方。即便如此,還是讓方士謙挑過不少刺。眼下本賽季最重要的一場比賽最終以失敗告終,方士謙這是要徹底爆發了?

    這輪比賽的失利,分析起來有方方面面,可不是因為某個人的失誤或是什么。在這里借題發揮,實在太沒道理了吧?

    一想到此,眾選手心下都有些不平。王杰希本賽季的表現早讓所有人折服。別說這場比賽他并無過錯,就算有,眾人也會原諒——比賽中有誰會從不犯錯呢?方士謙若真就這場比賽的失利也要挑刺,那大家可不答應。

    望著二人,微草眾隊員心中卻都已經有了立場,這兩位核心選手若有爭執,他們都會偏向王杰希。

    誰想沒等王杰希說話,方士謙就已經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算了。”他一模大度的模樣揮了揮手,“這次我原諒你了。”

    原諒?

    還有這種居高臨下的口吻,方士謙這家伙也太過分了!

    有人心下不忿,已要開口嗆聲,卻被快言快語的方士謙再次搶在了前面。

    “但是下賽季,或者下下賽季,下下下賽季,不管什么時候,你必須帶領微草拿個冠軍回來!”方士謙很兇地說道。

    眾人一愣,隨即卻都樂了。

    下賽季?下下賽季?下下下賽季?他對王杰希已有這樣的信心和耐心,這方士謙,分明已經很認同王杰希了。

    “我會盡快的。”王杰希笑著道。

    “不是盡快,是一定。”方士謙很認真地道。

    “一定。”王杰希收起笑容,也認真地回應著。

    “好,下賽季再來!”方士謙振臂吼道。

    “再來!”人人揮起了手臂,原本沉悶的氣氛,頓時被這高昂的士氣給打破,但是緊跟著一陣驚人的歡呼聲穿過這長長的甬道,將他們振奮的聲音給淹沒了。

    “另一輪出結果了嗎?”有人說道。

    “這破電視,怎么又沒信號了!”有人拍打著備戰室懸在房角的電視機,雪花霸屏,半點畫面都沒有。

    “去看看吧?”

    “走。”

    微草選手紛紛從備戰室里涌出,而這輪對決也正如他們所猜,隨著嘉世與霸圖比賽的結束,落下了帷幕。

    勝利的是?

    嘉世!

    全場歡呼高叫的名字宣布了進入總決賽的另一只隊伍,這實在是一個不怎么新奇的答案。三屆職業聯賽,三進總決賽,嘉世已成了一座需要其他隊去攀登、征服的高山。

    觀眾歡聲雷動,嘉世選手也在擊掌相慶,只是看起來要平淡許多。不是因為他們對勝利已經習以為常,而是他們的歡慶總是缺少隊中的主心骨,少了那個中心。

    葉秋,嘉世的隊長,無論是什么比賽,什么樣的勝利,他都是悄悄地來,悄悄地去。

    這讓憋著勁想和決賽對手放兩句話的孫哲平也有些有勁沒處使——那個他立志要打倒的對手,根本就不在場啊!

    失敗的霸圖,是昂首離開的。

    三個賽季下來,已經不會再有人輕視他們,這支隊伍的堅毅和頑強,是太多隊伍都比不上的。

    “可惜了。”望著霸圖戰隊的選手退場,觀眾席上有人暗暗搖頭嘆息著。

    “說誰可惜?”一旁的黃少天問道。

    “霸圖。”喻文州說道。

    “怎么說?”黃少天現在已經非常信賴這個伙伴,對于由他擔任下賽季藍雨隊長,黃少天認為是極其英明的決定。

    “比賽過程中至少有四個關鍵的賽點。分別是這里、這里、這里,還有這里。”喻文州指著他的筆記本說道。

    “什么這里這里這里這里……你畫的這些誰看得懂?”黃少天歪著脖子看了所謂的四個“這里”后,不滿道。

    “回去看錄相再說吧。總之,這四個賽點,至少有兩處,霸圖的治療本是有機會控制局面的。那樣比賽就又有得打了。”喻文州說道。

    “霸圖的治療……”黃少天回憶了一下,“并不差啊。”

    “我不是說他差,只是霸圖這支隊伍是很有激情的,而他們的治療也被帶成了這種風格,這未免有些……頭重腳輕吧。”喻文州想了想后,找到了這樣一個形容。

    “你說得對。”一個聲音竟然接在了喻文州的話后。

    “什么人?”黃少天跳起來回頭,身后一個斯斯文文的少年,看了黃少天一眼后,推了推眼鏡,目光落回到喻文州的筆記本上。

    “不過有關四個賽點,我有些不同看法。”眼鏡少年說道。

    “哦?”喻文州頓時有了興趣,身子反向后探著,將筆記本豎起,和探身上前的眼鏡少年討論起來。

    兩人就這樣姿勢一成不變地討論了足足有半個小時。比賽早已結束,觀眾已經開始退場。不知從何時起,一個退場路過的少年停下了腳步,站在一旁,探頭聽著喻文州和眼鏡少年的討論,也不作聲,只是不住地點頭。

    “你又是誰啊?”黃少天目瞪口呆地望著這又一位問道。

    “嗯。”新加入的少年應了一聲,卻根本不是回答黃少天,只是聽著那二人的分析,覺得實在太有道理,情不自禁地應出了聲。

    喻文州和那眼鏡少年這才注意到身邊又多了一位,一起望了過去。

    “不好意思……”這位撓了撓頭,有些尷尬,隨即介紹起了自己:“我叫肖時欽。”

    “喻文州。”

    “張新杰。”

    幾個少年這才紛紛介紹起了自己。

    “我我我我!黃少天。”黃少天湊上來嚷著。

    “你好。”肖時欽和張新杰差不多是異口同聲地應了一聲,然后目光還是落回到了喻文州身上。

    “有關百花和微草那場比賽,你有什么看法呢?”張新杰問著。嘉世對霸圖這一局他們是聊得差不多了,但是一臉的意猶未盡,于是又開始找新的話題。

    “換個地方說吧。”肖時欽建議著。

    “好啊。”喻文州和張新杰欣然同意。

    三人說著就已經離開,黃少天在原地又是愣了一會,這才氣急敗壞的追了上去:“哎哎,還有我啊!等會啊,你們那兩個是從哪冒出來啊?”

    三天后。

    座無虛席的場館內,榮耀聯盟第三賽季的總決賽,進入了到關鍵的階段。

    “注意氣沖云水,注意氣沖云水,注意氣沖云水,重要的話說三遍!”百花戰隊的隊伍頻道中,說話向來簡潔干練的隊長孫哲平,不惜重復三遍,對嘉世戰隊向來甚少人予以重視的吳雪峰進行著強調。

    “百花已經找到了勝負關鍵。”場邊觀眾席上,半決賽后聊得甚是投機的幾個少年,這次干脆約在了一起,以不同于普通觀眾的眼界,一起觀看起了這場最終決賽。黃少天自命是一個頗健談的人,但是在這場討論中,他輸了,他所發表的言論,大概連討論的百分之十都占不到。不過他每次發表的見解卻也十分一針見血,甚至會有那三位都沒有洞察到的地方。上次聊天頗受冷遇的黃少天,這次總算贏得了新朋友的重視。

    眼下場上百花對氣沖云水的高度重視,引得少年們的高度認同。

    “氣沖云水的輔助,是助增一葉之秋戰力的重要部分,以前從來沒有人有效切斷過。”喻文州說。

    “準確地說,是他們沒有對此形成足夠的重視。”張新杰說。

    “相比起一葉之秋,氣沖云水是這個體系中相對比較容易擊破的。”肖時欽說。

    “百花正要這樣做了。”喻文州說著,望向比賽轉播的大屏幕。

    槍聲,劍影。戰斗一刻都沒有停歇過。各隊的頻道交流,卻也是這戰斗的一部分,百花戰隊鎖定了氣沖云水為突破口,嘉世方向,卻也在不斷刷新著對這組對手的判斷。

    “比去年更成熟了。”吳雪峰說道。

    “當心,他們可能會將你作為突破口。”葉秋答道。

    場館內一片嘩然。

    百花的頻道里剛剛通傳接下來的作戰重點,嘉世這邊葉秋竟然馬上知道,難不成他能看到對方的頻道嗎?

    這種事當然無可能,只能說葉秋猜得很準。

    猜的嗎?

    場邊的幾個少年看到葉秋準確的判斷,也正面面相覷。

    他們可不認為這是葉秋亂猜。這是判斷,基于經驗、意識得出的判斷。是有根據,有的放矢的。只是根據在哪?葉秋從哪看了百花的戰略意圖?卻是他們絲毫沒有注意到的。

    “這樣啊。”場上吳雪峰又在答話,“那么這最后一場比賽,就讓我也體驗一下眾矢之的的感覺吧。”

    “放心去吧,其他交給我。”葉秋答道。

    場館再次嘩然。

    最后一場比賽?這是什么意思?總決賽確實是一個賽季的最后一場比賽,但是吳雪峰字里行間流露的意思,可不像是在說一個賽季的終結。

    吳雪峰……是準備要退役了?

    很多人立即想到這種可能,以吳雪峰的年齡來說,這并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這就是他在職業賽場上了最后一次表現了?

    氣沖云水,掩蓋在斗神一葉之秋光芒下的這個配角,第一次以一種極其無畏的姿態,沖向了對手。

    “氣沖云水上來了!氣沖云水上來了!”百花頻道里大叫著,他們正想捕捉的重點,居然就這樣主動跳了出來。

    這不是嘉世常規會用的打法。

    “小心有詐!”孫哲平提醒隊友。

    “注意切斷他和一葉之秋的關聯就好。”張佳樂說著,百花繚亂沖出,一套絢爛的槍火彈藥攻擊,直鋪氣沖云水的身后。

    “集火搶攻!”孫哲平一聲令下,百花戰隊其余角色迅速調轉自己的攻擊方向,集中推向氣沖云水。

    崩山擊!

    孫哲平的落花狼藉沖在最前,一記崩山擊,以泰山壓頂之勢拍向正面沖來的氣沖云水。

    亂流!

    氣沖云水一邊閃避,一邊施展出了氣功師極其隱蔽的上挑技能,一股氣流埋伏在原處,就等落花狼藉落地后會被命中。

    孫哲平卻早發現了這隱蔽的手段,崩山擊半空取消,改銀光落刃,重劍駕馭的銀光落刃,以不輸崩山擊的氣勢向著氣沖云水按頭壓來。與此同時,百花戰隊其他各路攻擊悉數到位,直指氣沖云水。

    葉秋一直以來面臨的,就是這樣的境地吧?

    看著這多方集火攻勢,吳雪峰忍不住想著。

    這樣的攻勢,讓自己獨立去應對,還真是有些勉強。但是這三年里,葉秋卻一次又一次擊穿如此強橫的攻擊屏障,為嘉世爭取到一次又一次的勝機。

    這種事,自己可做不到,到頭來,還是要看你啊!

    閃躲,走位,尋覓空當,施展技能。

    吳雪峰操作著氣沖云水,在圍困中周旋著。他對自己從來都有很清晰的認識,如葉秋那樣強行破陣,很酷,很受矚目,但并不是他能力范圍內的事。

    “我啊,應該被評個最佳配角的啊。”他在頻道里說著,這話不含什么苦楚,有的也是驕傲和自豪。吳雪峰認為自己做到了能力范圍內最漂亮的事,他并不覺得有什么遺憾。

    “主角來啦!”葉秋回應著他,非常自覺地擔任著主角。

    “一葉之秋來了。”張佳樂叫著。

    “來得好!”孫哲平斗志高昂。一切都在依照他所想的順利進行著。早在兩年前,未進職業圈時,看著嘉世戰隊的奪冠比賽,他就一直在想,如果自己站在那里,應該怎么做。

    兩年后,他得到了機會,他所設想的方案,被身邊這幫優勢的隊友完美地執行出來。

    一葉之秋來了,闖入了他們的殺陣!

    主攻氣沖云水,那也不過是幌子。想打倒嘉世,一葉之秋終歸才是必須要擊敗的那一個。

    “獵殺開始!”孫哲平叫道。

    煙霧彈!

    百花繚亂的煙霧彈恰到好處地釋放,一片煙霧迅速在場間擴散,阻擋著一葉之秋的視角,掩蓋著百花戰隊的行動。

    沖撞刺擊!

    演練過來的戰術,執行起來流暢之極。孫哲平的百花繚亂非常突兀卻又恰到好處地切換了攻擊目標,直沖一葉之秋。百花繚亂的彈花也緊隨他的身形,繁花血景的表演,這才要剛剛開始呢!

    但是結果,刺空!

    一葉之秋竟然不在孫哲平所以為的位置。他迅速轉動視角,一道人影在他視角的余光中一晃。

    旋風斬!

    根本不及看清目標,孫哲平已經操作著百花繚亂一劍斬去。他的身子在旋轉,劍在旋轉,視角也在旋轉,但是所追到的,卻只是一抹已從他身邊晃過的人影。

    “漏了!”張佳樂叫道。

    一葉之秋在他看來,就是和百花繚亂擦肩而過,但孫哲平偏偏就沒捕捉到他。

    張佳樂連忙操作百花繚亂走位,一邊狂轟亂炸限制一葉之秋的前進。

    但是一葉之秋的步伐竟連片刻都沒有停,他急速逼近百花繚亂,槍炮彈藥的攻擊,似乎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不……

    不是沒有影響。張佳樂確認下去,發現一葉之秋的沖上過程中是有閃避動作的。他將那些可能對他制造出行動障礙的攻擊,悉數閃過,一些只是制造傷害的攻擊,就那樣硬吃了。

    他最終會掉一些生命,但是卻以極快的速度逼向百花繚亂,這個速度可比百花繚亂退走得要快得多。

    自己的百花式打法,被看穿了?

    張佳樂目瞪口呆。他這繁花式絢爛的打法,連看清都難,更別提看穿。能像葉秋這樣精準把握到每一擊完成走位,那至少說明一點,對彈藥專家這個職業,葉秋可是相當熟悉。不,只是熟悉都不足夠,應該是有頗深的造詣。

    攔不住!

    只靠自己的百花繚亂,是攔不住他的。

    “大孫!”張佳樂呼叫他的搭檔。

    但是葉秋的搭檔,已在這時悄然出手。

    推云掌,正中百花繚亂后背。因為百花轉火一葉之秋稍得空閑的吳雪峰,立即把握到了戰機,為葉秋的強攻完成了助攻。

    被拍到的百花繚亂,直朝一葉之秋飛去。

    “謝謝。”葉秋頻道里不忘答上一句,一葉之秋卻邪挑出,百花繚亂已被送上高空。

    “我應該做的。”吳雪峰答著,氣沖云手地上翻滾,躲避開百花戰隊追來的攻擊,一記氣波彈送出,卻是推向正朝一葉之秋沖去的落花狼藉。

    但是落花狼藉卻沒有就此被攔住,以極其強硬的姿態,沖到了一葉之秋面前。

    斬斬斬!

    落花狼藉接連幾個技能的連斬。

    一葉之秋走位閃避,挑空的百花繚亂竟然始終不落。

    落花狼藉的攻擊,似乎全在他的計算中。

    他不只是彈藥專家的異常熟悉,狂劍士也是職業級水準。

    孫哲平一波搶攻打空,百花繚亂依然在空中翻滾,而他的落花狼藉卻因為技能冷卻,陷入尷尬的沉默期。

    他們的獵殺,被葉秋徹底擊穿。

    百花繚亂陷入一葉之秋的反打。

    落花狼藉因為局面脫離控制,亂了節奏。

    百花核心繁花血景,被擊潰了,以他們為中心的整個百花體系,自然陷入了僵局。

    “差不多了……”場邊已經有了結論,喻文州長出了一口氣,說著。

    “好……好強……”肖時欽都有些結巴了。

    “真是不可思議。已經到了這種程度的一葉之秋,竟然還是會被對手低估。”喻文州說道。

    “因為不夠了解。只有真正了解他的對手,才有機會戰勝他。”張新杰看著場上沖向勝利的一葉之秋,若有所思地說著。

    “那么能擊敗他的,會是誰呢?”喻文州笑著。

    “自然是我了。”黃少天毫不客氣地拍著胸脯。

    “下賽季,會見分曉的。”張新杰說。

    榮耀聯盟第三賽季,最終嘉世擊敗百花,贏取了職業聯盟的第三個總冠軍,以三連冠之姿建立起了嘉世王朝。

    而在場外,目睹了一整個賽季的新一代少年,正將迎來屬于他們的賽季。

    那是榮耀史上最為璀璨的新人賽季,這批新人也被稱為——黃金一代。全職高手番外之巔峰榮耀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yoitxu.live.bxquge.Com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