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第 1683 章 拉偏架是個技術活
    楊瑞決定給好友托馬斯-本特利打個電話。
  
      倆人的羈絆從名字上就可見一般,在孤兒院的時候,院長給他起名叫湯姆,兩人一起長大,膚色雖不同,勝似親兄弟。
  
      搜索記憶,楊瑞了解到成長過程中很多點點滴滴。
  
      湯姆小時候營養不良,很瘦小,性格太活潑,有點多動癥,所以沒有家庭愿收養。杰瑞8歲時被收養了,經常回孤兒院看湯姆,拿出好東西和他分享。
  
      兩人上同一所小學,同一所初中。
  
      12歲時,湯姆看起來還像7、8歲小學生,14歲時,瘦小的他忽然“丑小鴨變天鵝”,開始長高,并且一頭金發,相貌秀氣。
  
      這個年齡,沒有人會收養湯姆了,他開始打工,養活自己,后改名托馬斯-本特利,聽起來氣勢許多。姓氏是他喜歡的汽車名,中文也可以翻譯成“賓利”。
  
      又過了四年,他從身高155cm長到了190cm,身體健康無比。
  
      高中時期,杰瑞養父去世,兩人的角色一下子調換了,托馬斯開始給杰瑞好處,幫助他度過難關。
  
      學習很差的杰瑞沒考上大學,只能提前步入社會。托馬斯用自己的獎學金資助他實現夢想,考出了教練資格證。
  
      因為是杰瑞單方面受益,托馬斯很多同學都不喜歡他。
  
      托馬斯有過兩個富家女友,勸他疏遠杰瑞,為自己的未來著想,結果都是他和女友分手告終。
  
      只要托馬斯選擇富二代女友,未來事業就不愁了,但他選擇了養著這個不切實際,追逐夢想的兄弟。
  
      對于這對基友,楊瑞相當無語,違和感太強了!
  
      如果托馬斯是個女的,是個頗有姿色、性格剛強的金發美女,那么這個故事會好很多。
  
      她從小遇到了一個肯為他付出的陽光帥哥,兩人相依為命,長大后她變的越來越好,前途無量,地位的差距讓兩人的感情受到重重阻撓,卻從未放棄彼此,在經歷過一系列挫折后,陽光帥哥不屈不撓,終于實現了夢想,成為nba籃球教練,他們愉快的在一起了……
  
      嗯,這樣就好多了。(好個屁啊!你只是希望死黨是美女吧?!)
  
      楊瑞組織了一下詞匯,播通了電話。
  
      總不能因為重生,未來記憶性格占據主導,就和這輩子的好兄弟不聯絡。要不是托馬斯資助,他就當不成教練。
  
      電話響了三聲,通了,楊瑞心情有點忐忑。
  
      “杰瑞,你還知道打電話啊?每次我打給你都不在家!”托馬斯的吼聲從電話那頭傳來,直接把楊瑞吼蒙了,想說的話全忘了個干凈。
  
      托馬斯見他五秒鐘沒吭聲,聲音從100分貝一下子降到了10分貝,語氣到了另一個極端。“喂,你沒出事什么事吧?”
  
      “沒出事……我是想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肯定能還上你借我的錢。”
  
      楊瑞還沒法像杰瑞那樣不客氣,上輩子他從不借錢,更討厭欠人情,那會讓他感到很不自在。
  
      不料,電話那邊托馬斯瘋了。“**you!你居然給我提還錢?忘了我在孤兒院時你說的話了?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錢也是你的錢。你神經病了是吧?”
  
      在美國,這樣的事很常見,比如艾弗森當選狀元,有錢后養了貧民窟一群兄弟,吃他的用他的。在中國,這種事絕對少見。
  
      楊瑞趕忙改口。“ok,你別激動,也別擔心,我沒病,只是開個玩笑,我絕對不還你錢!我想表達的是,現在我有錢了!”
  
      “你當上教練了?在哪所學校?”托馬斯激動的問。
  
      “不是學校……”楊瑞猜以這貨的尿性,要是直說加盟了尼克斯,能馬上飛紐約來,送他去最近的精神病院。
  
      “不是學校,難不成還有職業球隊要你?”托馬斯語氣變的有點古怪。
  
      “是啊,很快你就知道了,我要去長灘市出差,明天到。”楊瑞笑道。
  
      洛杉磯距離長灘很近,托馬斯立即接道:“那我也去長灘,明天機場見,食宿我包了。”
  
      “有人給我定了酒店,你別瞎忙活,我和同事一起去。”楊瑞問:“你不用上班嗎?”
  
      “實習而已。”托馬斯笑問:“同事漂亮嗎?”
  
      “男的,一胖子,40了。”楊瑞汗道。
  
      “真遺憾。”托馬斯嘆道。
  
      凌晨,楊瑞和錫伯杜一起坐上了飛往長灘的飛機,次日早上出機場,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哥們。
  
      “嗨,杰瑞,我在這里。”托馬斯穿著白色t恤,灰色休閑褲,帶了副茶色墨鏡,高大挺拔。
  
      他金色平頭,五官棱角分明,走在街頭吸引到過星探。他朝杰瑞一招手,引得很多人側目。
  
      “這是你朋友?比你帥太多了,和他一起出門你肯定泡不到妞。”錫伯杜難得幽默了一把。兩人一起看資料,討論籃球戰術,這幾天熟了。
  
      “泡不到就泡不到唄。”楊瑞嘿嘿一笑。
  
      感情他看淡了,上輩子又不是沒女友,他更渴望做一番大事,在事業上取得成功。
  
      出了安檢,兩兄弟擁抱了一下。
  
      楊瑞不擔心和托馬斯日后相處了,與記憶中的形象一樣,他很好溝通,就算陌生人都很容易和他混成朋友。
  
      托馬斯悄悄收斂了笑容,怕自己太放得開讓楊瑞難做似的,小聲問:“旁邊這位是你的老板吧?”
  
      “不,我來介紹一下。”楊瑞面向錫伯杜。“這是我的好兄弟,托馬斯-本特利。”
  
      “你可以叫我湯姆。”托馬斯微笑道。
  
      在美國,叫托馬斯的,昵稱一般都是湯姆。比如湯姆-克魯斯,全名其實是“thomascruisemapotheriv。”翻譯為托馬斯-克魯斯-梅波瑟四世。
  
      “這位是我的搭檔,一起做助理教練的湯姆-錫伯杜……所以,咱仨一起的時候,我是不是可以叫大湯姆和小湯姆,以作區分?”楊瑞笑道。
  
      托馬斯笑了,錫伯杜一頭黑線,身為一個大叔和年輕人一起工作,真的是有代溝啊。
  
      “你們在什么球隊工作?長灘有籃球比賽嗎?”托馬斯問。
  
      “nba夏季聯賽啊,怎么,他沒告訴你做尼克斯助教的事?”錫伯杜好奇的看著兩人,替楊瑞回答了。
  
      “夏季聯賽?”托馬斯愣了十秒鐘,想有什么學校叫尼克斯,猛地叫道:“什么?你加入了紐約尼克斯?!”
  
      他把旁邊的人都嚇了一跳,機場保安都往這邊看了。
  
      錫伯杜有點尷尬,不知說什么好。
  
      楊瑞有些得意的聳了聳肩。“這就是我不敢在電話里告訴你的原因。”托馬斯開租的豐田轎車載兩人到預定的酒店,檔次一般,勝在寬敞。
  
      教練住的是套間,床很大,還有舒適的沙發,托馬斯決定直接住下。
  
      錫伯杜瞇著眼,似乎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在一旁偷著樂。在美國,gay是常見的,楊瑞被他盯的脊背發涼,沒做解釋。
  
      有些事沒法解釋,越描越黑。
  
      球員們陸續到達,入住酒店,托馬斯不再懷疑楊瑞是尼克斯助教的真實性。
  
      有趣的是,球員們來了都是先和錫伯杜打招呼,聽說楊瑞才是這次的主教練,第一反應都是懵逼。
  
      查基-阿特金斯反應最強烈。“開玩笑吧?他看起來還沒我剛上大學的表弟大。”
  
      “不是玩笑,誰上場時間多,誰是核心,打什么戰術,都是我說了算。”楊瑞走到阿特金斯面前,微笑道:“所以,你們最好別惹到我。”
  
      他的語氣和藹可親,笑容光輝燦爛,阿特金斯卻感到了莫大壓力,一句話都不敢再亂說了。逞一時口舌之快,卻要賭上自己的前途,瘋子才會這么做。
  
      楊瑞見到了青澀的斯蒂芬-杰克遜,五官稚氣未脫,身體卻很強壯。
  
      一頭小辮的米基-摩爾,穿著無袖運動t恤就來了,露出右臂的蛇紋身,也許這是他外號的由來。
  
      貌似忠良的布魯斯-鮑文和每個人都打招呼,看起來最有親和力。要不是重生來的,楊瑞就被騙了,其實他有一顆反派的心。
  
      唯獨本華萊士和楊瑞印象中那個幾乎沒差別,只是發型沒爆炸。他的胳膊現在就練的和很多人頭一樣粗,表情嚴肅,一副兇相。
  
      球員們沒有和大本打招呼的,他這張臉,讓人一看就覺得想找人晦氣,一言不合就開扁那種。他不打籃球去混黑社會也會有前途。
  
      下午,眾人一起去適應場地,明天還有一次訓練,準備時間非常短暫。
  
      夏季聯賽不會給球員們磨合時間,個人能力不強的話,想“臨陣磨槍不快也光”真的是做夢。正因為臨時拼湊的球隊很難打出默契,格倫-沃爾什才不看好楊瑞和這支隊伍,有一定道理。
  
      跑圈,熱身后,楊瑞讓所有人集合,進行戰前動員。
  
      他面帶微笑說:“我知道,有些人會看我的年齡小,就質疑我的能力。雖然我是個23歲就做了尼克斯第一助教,管理層公認的天才,你們都是些沒人要,很難在nba找到底薪工作的邊緣人,但是,我完全能理解你們的想法。”
  
      所有人這刻腦子里都冒出了一個詞靠!
  
      錫伯杜問跟著來看熱鬧的托馬斯。“他一直都是這么狂妄的人嗎?”
  
      托馬斯目瞪口呆,下意識搖了搖頭。“我很懷疑這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
  
      哪怕這是一群東拼西湊來的邊緣球員,錫伯杜也不敢這么說話,萬一這些人不好好打,球隊連敗,教練是要擔責任的。
  
      楊瑞不這么認為,他是在借勢壓人。創記錄23歲當上教練,這些外人哪知道他在尼克斯隊里是什么地位?
  
      要真是管理層公認的天才,重點培養對象,要拿捏他們還不容易?楊瑞已經處在這個位置,他們不敢不信。
  
      “所以,我的話大家一定要認真聽,如果你們想加入尼克斯的話。”楊瑞一頓,忽然抬高了聲調。“這個夏天,你們是為自己爭一個機會,這個機會我可以給你們,告訴我,你們有目標嗎?”
  
      “有!”
  
      楊瑞一直留心,有四個人開口了,聲音很洪亮。這四人分別是本華萊士、杰克遜、阿特金斯和鮑文。
  
      為什么很多身體無敵的素質男打不了nba?因為球員精神屬性同樣重要。凡是在nba留下名字的人,除摩爾都開了口。“蛇男”是個怪咖,不愛說話。
  
      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金子,全世界能打nba的每年不到400人,這絕不是簡單的事。
  
      楊瑞點名問道:“本華萊士,你的目標是什么?”
  
      “成為超級防守球員,教練。”大本早已收起了對楊瑞的輕視。處在教練的位置,手段強硬就夠了,不需要身體比球員強壯。
  
      楊瑞問:“你很強壯,最大臥推多少?”
  
      “420磅。”大本爆出個讓人吃驚的數字,換算一下約190公斤。
  
      現在的大本還沒有后世網絡上傳說的那么變態,這個數字也夠恐怖的,上肢力量能排聯盟前五,只有奧尼爾、丹皮爾等壯漢和他相似。
  
      大學的時候,大本的上肢力量就很強,所以好幾所學校想招他打橄欖球,被他拒絕了。
  
      “你的目標會實現的,我認為你兼備力量和速度,防擋拆夠快,也能扛住中鋒。你只要把訓練重心放在做好協防封蓋,控制籃板球這兩方面,未來可能成為全明星,我非常看好你。”楊瑞正色道。
  
      幾句簡單的鼓勵,硬漢大本就很激動,大吼一聲:“是。”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話。以前,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沒人看好,哪怕奇才簽了他,也只是把他當成替補席最后的選擇。
  
      “以你的身高,就算力氣再大又能怎樣?”
  
      “我從沒見過比你罰球更爛的球員,再不努力練進攻,以后別想留在奇才,哪怕做邊緣人也不行。”
  
      “你真該去打橄欖球,籃球不適合你。”
  
      不看好的話大本聽了太多,高中畢業后就不敢再想成為明星的事,提都不敢提。現在,楊瑞點燃起大本心中的一團火,大本感覺到,在這個時刻,要爆了!
  
      錫伯杜在一邊看,知道楊瑞洞悉了對方的內心,引起了共鳴,不明白他怎么做到的。
  
      楊瑞走向另一人。“布魯斯-鮑文,你剛才聲音很大,你的目標是什么?”
  
      鮑文聽楊瑞叫出自己的名字很高興,他可是毫無名氣啊。
  
      他激動的說:“我也想成為超級防守球員。”
  
      “尼克斯是防守著稱,會防守,肯拼命,留下的幾率最大,哪怕你整場不得分都沒關系,只需把空位的球投進。這次好好展現你的防守才華,不要為數據干不擅長的事。”楊瑞給了鮑文建議。
  
      鮑文比楊瑞年齡大,對方的話卻讓他感到安心,仿佛有種魔力。
  
      來之前,他一直在家練習投籃,就怕因數據太差被棄用。現在教練說不得分也沒關系,這話他太中意了。
  
      鮑文很想告訴楊瑞:“如果尼克斯主教練是可以投票選出來的,我一定會堅決的投你一票,明天我都想通過黑洞穿越回今天,不為別的,就是想再投你一票。”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