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十篇 百年后 第一章 酒樓老板
    日子如流水,淙淙流過。

    百年時間可以改變很多很多,對夏族世界的許多凡人而言,‘東伯雪鷹’這個名字已經成了傳說,甚至都已經有一些關于‘東伯雪鷹’的傳記小說在流傳了!就算是對于夏族的超凡生命而言……百年時間都沒見過東伯雪鷹,記憶也開始遙遠。

    東伯雪鷹帶著妻子行走夏族世界各地,只有極少數好友才知道他的行蹤,尋常超凡根本不知道他在哪。

    夏族世界,在大陸東南方的一座美麗的古城‘白江城’內。

    白江城有一家開了十幾年的酒樓,名為東漁酒樓,酒樓的主人是一對年輕夫婦,男人似乎有病在身,臉色蒼白,不過待客人卻很不錯。而他妻子則頗為漂亮,只是很少在酒樓內出現。

    “白江城的春天,真漂亮,和儀水城真是不一樣的景致。”在酒樓二樓靠角落的一個位置,一名白衣男子拿著畫筆,正坐在那透過窗戶沉醉看著外面的景色,外面有街道,街道旁便是一條河流,河流兩岸都有垂柳,垂柳萬千柳條飛舞,還有著一株株梅花在綻放,還有其他一些不知名的花兒在開放。

    南方的陽光都更加絢爛多彩,照耀在那些綠樹紅花上,泛著的色彩都那般多姿。

    東伯雪鷹在這白江城已經生活了十五年了,可還是非常喜歡這座城池。

    這些年……

    他和余靖秋早就走遍了整個夏族世界每一座城池,不管是郡城還是小城,在一些很喜歡的地方也長期居住過。他們在沙漠綠洲上生活過,在大草原上生活過,在群山峻嶺之巔也長期居住過,在海島上也生活過,還有無數美食更是他們倆的最愛!

    比如在白江城開了這家酒樓,他們倆就挖了兩位很喜歡的大廚來,給了極高極高的條件,兩位大廚每天做的菜很少。除了供應東伯雪鷹夫妻外,只有少量對外。大多都是他們的徒弟做菜。即便如此,東漁酒樓十幾年來,也在白江城有了不小的名氣。

    “嗯。白江城最漂亮的就是春天,錯過了可就沒了。”東伯雪鷹坐在那念叨著,一手按壓在紙張,另一只手拿著畫筆,在紙張上作畫。畫筆如刀,一筆筆精密小巧,將路邊的那一株垂柳的樹皮溝壑都畫的清清楚楚。

    “老板,畫真不錯,這幅畫十個金幣賣給我吧。”旁邊走來了一名銀發老者,老者看著畫,眼中頗為癡迷。

    “一百金幣,低一個不賣。”東伯雪鷹隨口念叨,“我說老仇,你就別一直來折騰我了。我賣畫的規矩難道你不知道?這種小型畫一律一百金幣,低一個不賣。”

    “你不還沒畫完么。”銀發老者嘀咕道,“咱們都十多年交情了,而且你這畫也太貴了,一百金幣都能買一把破星弩了,都能雇傭一群騎士了,你看看,你這么多年才賣出幾幅?十幾年了,我記得賣出的屈指可數吧,可你畫的都得上千幅了!而且就算一些名傳天下的大家的畫。一般也就一百金幣到一千金幣。”

    “我是沒名氣,可老仇……一句話,愛買不買!”東伯雪鷹咧嘴一笑瞥了這老頭一眼。

    他看得出來。

    這個老頭是真喜歡他的畫,東伯雪鷹自問。論畫畫技巧、意境自己絕對不亞于那些凡人中的‘大家’!當然自己的畫沒經過一些包裝吹噓,沒一點名氣。

    不過自己也就是玩個樂子而已。

    而且每一幅畫,都蘊含著東伯雪鷹對槍法的一些感悟,得到這幅畫如果對槍法達到大師境界的,或許就能體會到一二了。這些年自己賣出的畫,一共賣出五幅。其中三幅分別是陳宮主、賀山主和袁青買去的,另外兩幅,分別是一位槍法高手以及一位富家公子買去的,那位富家公子還是自己的好友。

    自己當酒樓老板,也認識了許多朋友,這個‘老仇’就是其中之一!就是太小氣!當然也可能是自己的畫要價太高。

    “哼!”東伯雪鷹忽然一聲低哼,額頭滲出汗珠,手指也是一顫,頓時一幅畫上多了一筆,畫糟蹋了。

    “唉。”東伯雪鷹起身,拿起來就撕。

    “別啊。”銀發老者連道,“這個給我也好啊。”

    可東伯雪鷹兩三下就撕碎了:“老仇,沒畫好,不可能留下的。”

    就像練槍追求極致。

    畫畫和槍法一樣,沒畫好,寧可毀掉也絕不留下。

    “真讓人心疼。”銀發老者‘老仇’搖頭。

    東伯雪鷹一笑。

    等自己和靖秋搬離白江城的時候,就送一副畫給老仇當做禮物吧,不過現在嘛,一切按照規矩來。不付出一百金幣,休想拿走一幅畫。

    東伯雪鷹起身就朝樓梯處走去,他眉頭微微皺著,暗道:“苦百回的效果越來越弱了!”

    服用了過百年,體內的‘鬼六怨巫毒’逐漸適應,苦百回效果越來越差!現在就算剛剛服用,壓制效果都很弱了,疼痛都很恐怖,要不了多久藥效就完全沒了,一個時辰就得服藥一次。可以說一天時時刻刻都在很恐怖的疼痛折磨下。

    東伯雪鷹都一次次有喝解藥的沖動,明知道效果很弱,可終究要好點的。可他依舊忍住了!

    “我終于明白,為什么記載中提到很多中毒的,都活不過一百年了。扛過一次容易,可要日日夜夜扛……真的很難。”東伯雪鷹暗道,“不過倒也算磨練我的心靈意志了,恐怕整個凡人世界,在心靈上我都能排在最前列吧?”

    從當初剛開始疼的要在控制不了身體要打滾,到現如今,最多極限疼痛下身體細微肌肉偶爾抽搐失控。

    這都是意志壓制的。

    “主人。”依靠著欄桿悠閑喝酒的灰袍男子立即走過來,低聲道。

    “刀客,不用管我。”東伯雪鷹說著便往樓下走。

    刀客,正是神界戰兵‘五影’之老五。

    東伯雪鷹和余靖秋在外行走,有一些俗事繁瑣事也需要手下,所以就帶了最弱的白霧猿猴和刀客!

    ……

    走下樓梯,沿著酒樓的后門,便進入一座府邸院落。

    這里就是東伯雪鷹和余靖秋這十余年的住處。

    “喝!”

    “哈!”

    一聲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東伯雪鷹帶著笑容,進入了一個練武場,練武場內正有著一群人在練著槍法,小的恐怕才六七歲,槍法舞起來都有些有趣好玩。而最大的都有二十多了,施展起來氣度不凡。

    “師傅。”“師傅。”

    東伯雪鷹到來后,他們個個停下都連喊道。

    “你們繼續不用管我。”東伯雪鷹微笑著,因為自己免費教槍法,所以周圍一些鄰里會有一些孩子過來學槍法!不過一來,自己僅僅只是教基礎槍法。就算其中一些練了幾年且很勤奮很刻苦的,自己雖然傳授斗氣法門,卻也是從表面看起來很普通的斗氣法門,且至今自己也僅僅才傳授了五位弟子斗氣法門。

    所以來這學槍法的,一直都不多。

    恐怕很多鄰里都認為……這里是幫忙照看孩子的?

    “霧雷。”東伯雪鷹忽然開口。

    “嘩。”頓時一名白發老者幾乎瞬間就來到這練武場,立即走了過來,這白發老者……正是白霧猿猴變化。霧雷可化作霧氣聚散無常,也可變化成各種模樣,在外行走,自然變成人形更好。

    “主人。”白發老者恭敬道,那些練槍的少年們一點都不奇怪,因為他們知道,這是府邸的白管家!聽說是一位星辰級高手呢!

    “趕緊準備下,陳宮主來了。”東伯雪鷹說道。

    “是。”白發老者立即退去。

    ******(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