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十九篇 第十九章 四重天
    站在山頂,山風吹在身上,東伯雪鷹看著眼前廣闊的世界,遠處草原連綿,在草原的盡頭更有田耕民居,有國度,有超凡,有神靈……

    東伯雪鷹隱隱看到了一條長河。

    長河內無數的人們、魔獸等生命都在生活著,也有神靈,乃至界神,其中東伯雪鷹還感覺到了自己!自己就仿佛巍峨巨人,半個身子已經在長河水面上,能夠輕易俯視周圍無數生命。只是這條長河有著無心的拖拽力量,將他拖拽著束縛著,無法擺脫這一條長河。

    “時光長河?”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在掌握時空神心時,他也終于能夠‘看到’時光長河了。

    傳說中。

    時光長河內有無數生命,便是那些已經死去的生命也都存在!只要是宇宙誕生開始存在過的一切生命,只要未曾超脫!那么這條時光長河內就有他們的存在。而東伯雪鷹他們一個個修行者如今的追求首先就是先超脫于時光長河,真正成為永恒存在。

    否則受時光長河影響,在其中沉淪,是難以永恒的。

    “天地規則,如此井然有序。”東伯雪鷹看著各處的美景,他眼中已經不是美景,而是無數的規則運轉。

    每一個核心本質規則,就仿佛一根琴弦,構成了一張‘天地規則’的琴!

    而東伯雪鷹如今已經掌握了其中的四根琴弦,單單這四根琴弦就已經能夠奏起美妙的音樂!就仿佛一條大橋,大橋有九根柱石。可實際上四根柱石就已經能夠穩穩的支撐整個大橋了!在掌握四種一品神心時,東伯雪鷹自然而然對整個天地規則就達到了極高的掌握程度。

    并且四種一品神心,都是天地的最核心本質,彼此印證,使得東伯雪鷹開始對其他一種種一品神心也都有了些許感悟。

    這就是‘觸類旁通’,當境界達到足夠高程度,接下來就會一氣呵成接連感悟其他神心,便是極為玄妙的‘因果神心’東伯雪鷹此刻心中就已經開始有所感悟。或許想要悟出完整的因果神心很難,可是悟出大半還是很容易的。

    像余靖秋就是悟出大半,便可以借助因果感應他人了。

    ……

    天地,又仿佛無數毛線構成的一個毛線球。似乎很復雜混亂。

    可掌握了其中四根主要的毛線。要理順整個毛線球就很容易了。

    “我終于也走到了這一步。”東伯雪鷹微笑著,“不過我這點實力出去的話,恐怕像岐海皇等極厲害的大能者一樣能夠蹂躪我。”

    境界是根本。

    可是最終展現實力的,可是靠槍法秘技、絕學等方面的修行。

    “想要將《太皓》修煉到第四篇四轉境,或者將《滅極玄身》修煉到第四層都非常難。”東伯雪鷹很明白這點。“不過《太皓》和《滅極玄身》修行所需的規則奧妙有些不同,我應該更傾向于……嗯,《滅極玄身》吧。”

    《太皓》就算達到第四篇四轉境,這次出去依舊是個死!

    第四篇功成四轉,是很厲害,在大能者中都達到極強地步,都能摸到尊者門檻。估計和九陽宮主、紫袍巫皇他們都很接近了,也只是接近!想要匹敵估計還差些,因為九陽宮主作為時空島主弟子,又是大能者。也是有絕學在身。

    四重天和大能者差距小,畢竟積累渾厚的四重天幾乎將天地規則感悟個遍了,和大能者在境界上差距很小。

    像《太皓》第四篇四轉境,實力是和《太皓》第五篇二轉境相當的,唯一的區別是運用的規則不一樣,《太皓》第四篇用的零散的規則奧妙,而第五篇用的是完整的天地規則,二轉之境修行起來相對要容易。達到第五篇第三轉……就能超越四篇四轉了!

    至于第五篇四轉境……一旦達到,那必定是開辟出自己的道了,已經是尊者級存在。所以東伯雪鷹也認定九陽宮主、紫袍巫皇他們離開辟自己的道。還是差一步的。

    “《太皓》雖然厲害,能夠讓我力量速度大增,可面對圍攻,終究會被圍毆死!”東伯雪鷹很明白這點。“更何況外面還有白君王!”

    “想要活命,得修煉《滅極玄身》。”

    東伯雪鷹暗道。

    滅極玄身,是自己見過防御最逆天的!自己如今才滅極玄身第三層就防御如此強,一旦達到第四層,至少尊者級以下恐怕是傷不了自己的。且滅極玄身也能夠擁有超強力量和速度。

    “潛下心慢慢來。”東伯雪鷹很清楚,《滅極玄身》第四層的修煉難度不亞于《太皓》四篇四轉。定是要耗費比較長時間的。

    《滅極玄身》第四層已經漸漸開始展現這一門絕學的強大之處。

    不過隨著越加高深。

    《太皓》和《滅極玄身》也分別朝不同方向前進了。

    《太皓》修煉是能量,是太皓之力。

    《滅極玄身》修煉的是物質,是身體,是甲鎧!二者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東伯雪鷹在節約時間的情況下,也只能二者取其一,先專一個方向。

    東伯雪鷹知道《滅極玄身》第四層很難。

    可真正開始修煉時,才感受到難度還是超乎想象……

    ******

    東伯雪鷹成為四重天界神,且又潛心修煉《滅極玄身》,外界是一無所知的。

    在三首神山外,云層之上。

    云桌、云椅。

    白君王坐在那,喝著美酒看著天地,欣賞著天地間每一分美麗。

    “嗖。”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旁邊,是一名綠袍婦人,這婦人乃是人類模樣,容貌極為美麗,還背負著一柄神劍,氣息內斂。

    白君王看到這綠袍婦人不由微微一怔,竟然都稍微拘謹了些,當即笑道:“帝君來了,請坐。”

    綠袍婦人微微一笑坐下:“白老鬼。”

    白君王眼角肌肉微微抽搐。

    敢在他面前喊他白老鬼的,放眼整個黑暗深淵都沒幾個,能讓他無法生氣的更是只有眼前這一位。

    “帝君何事啊?”白君王微笑道。

    “白老鬼你真是悠閑,為了都沒大用處的一本絕學上卷原本就一直待在這?”綠袍婦人搖頭。

    “反正也是無聊,絕學上卷拿來也可以傳授傳授弟子,可以和寂滅交換些寶物嘛。”白君王說道。

    綠袍婦人鄭重道:“告訴你一件大事吧。”

    “大事?”白君王一緊。

    “嗯。”綠袍婦人點頭,“你在這悠閑的時候,主宰他帶著我和巫魔,和神界的血刃神帝、毀滅君主一同行動……”她開始詳詳細細說了。

    “尼羅主宰和血刃神帝?”白君王仔細聽著。

    “時空島主不愧是最奸詐狡猾的,且無孔不入,這次被他算計,他、萬神殿主和乾合娘娘聯手,尼羅主宰身死,到手的重寶都被搶走了,我和巫魔的分身也都戰死,毀滅君主戰死,只有血刃神帝以一敵三逃了性命!”綠袍婦人說道。

    “什么!尼羅主宰身死?”白君王吃驚,雖然死去的只是分身,可堂堂三大深淵主宰之一的‘血腥主宰’尼羅,竟然被殺了一分身,可見戰斗激烈。

    “乾合娘娘和血刃神帝關系極好,竟然這次也翻臉。”白君王搖頭。

    “為了利益,翻臉不很正常?”綠袍婦人搖頭,“這些主宰們,哪個不是想最先跨出那一步。”

    “到底什么重寶?”白君王連問道。

    “不清楚,只看到是散發血腥氣息的一尊三足鼎,我猜應該和魔祖有關。”綠袍婦人道,“尼羅主宰非常憤怒,極度憤怒,怒罵那時空島主,以尼羅主宰的脾氣,接下來一段歲月我們和時空島或許會開戰。”

    白君王輕輕嗤笑:“黑暗深淵三大主宰,尼羅主宰勢力最弱,卻反而是最暴躁的一個,可笑。”

    綠袍婦人見狀道:“對主宰還是尊敬些。”

    “你有麻煩盡管找我。”白君王說道。

    **

    最近一段時間寫的沒狀態,今天一更,放慢速度找點感覺。

    *(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