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二十篇 第五章 符牌
    “東伯雪鷹?哼哼哼,怎么剛被元初主人列入了宇宙神魔榜,就來找我了?”金霄老祖直接傳音冷笑道,“哦,我差點忘了,你排名還在我之上!”

    東伯雪鷹心中疙瘩一下。

    這個金霄老祖,語氣不太對啊。

    神界五兇,為何被稱作是‘五兇’,而不是‘五圣’等其他稱呼。就是因為他們五個也是出了名的兇殘,便是為首的‘龐依’在最早先的時候也是兇殘出了名的,畢竟他們都是神界生物出身,天生就極為兇殘。還是后來龐依才逐漸改變,他最大的轉折點就是被青君僅僅一拳就重傷。

    到如今,龐依已經變得非常平和,也沒聽說他成主宰,可是元初主人卻將他排名定的比深淵三大主宰之一的‘血腥主宰’還高一位!

    不過龐依平和,其他四位可依舊兇殘的很。

    龐依如今的身份自然不會再折騰了,神界五兇就剩下四位了,這四兇就是以金霄老祖為首,金霄老祖為了絕學《心劍圖》辛苦了數千億年之久,更得到四份心劍圖殘篇。最后一份心劍圖殘篇所在的遺跡的危險也被他帶著同伴辛辛苦苦破解的差不多,卻被當時余靖秋無意中都沒經歷什么危險就得到了。

    金霄老祖早就氣瘋了!

    以他的遁逃之術,如果再得到這一門完整的威力極強的絕學《心劍圖》,金霄老祖自問都有望和邏魔主他們比一比了,甚至運氣好,從絕學中有所觸動,開辟出自己的道,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可不管怎樣。

    這一門絕學就差了最后一點,功虧一簣。

    金霄老祖原本猜測余靖秋應該投胎轉世失敗了,也只能拋之腦后。可前些年,他得到消息,東伯雪鷹竟然進入湖心島不惜一切救下了摩雪國主!并且余靖秋和摩雪國主都居住在了血刃神廷的殷石別院,最重要的是……余靖秋竟然是四重天界神!

    一個從物質界出來的余靖秋。竟然比東伯雪鷹還更早成為四重天?這么快的速度,怕是都超過了歷史上修行成四重天的記錄了吧。

    又聽說。

    余靖秋擅長劍術?

    金霄老祖不傻!略一推測就明白,余靖秋定是投胎轉世的,加上她擅長劍術以及和摩雪國主關系。定是摩雪國主的大女兒。

    “金霄老祖。”東伯雪鷹卻非常平和,因果傳音道,“我并無他意,只是剛剛師尊封我為五方帝君之一,我以后將定居在黑霧海。所以也在這開府,自然也舉行一場開府之宴,宴請各方朋友,開府之宴就在三個月后,希望金霄老祖能在三個月后能夠大駕光臨。”

    “哦?好,老祖我到時候一定到!”金霄老祖聲音有些尖厲,隨即便斷絕聯系。

    東伯雪鷹微微一笑。

    自己是希望化解仇怨,不過自己的好脾氣也是有限的,是敵是友,到時候還得看金霄老祖自己選擇!

    ……

    三祖中的‘毀滅君主’‘龐依’。東伯雪鷹則是透過血刃酒館內部系統直接傳訊過去,不管怎樣都是血刃神廷一方的,表面上還是得邀請的!不過東伯雪鷹估摸著……到時候他們來的可能性較低。畢竟尊者們一般很少屈尊摻和的。

    連師尊血刃神帝,東伯雪鷹也邀請了下。

    血刃神帝倒是直接回應:“到時候,我讓你五師叔過去,他喜歡熱鬧。”

    這等場合。

    血刃神帝自然不會出現。

    “五師叔?”東伯雪鷹納悶,是誰?

    “就是你黑鳥師叔。”血刃神帝道,“他這個賊鳥總是自稱‘五殿下’。”

    “黑鳥師叔?”東伯雪鷹暗暗嘀咕,他第一次聽神帝說黑鳥是自己師叔!還以為只是一個特殊點的寵物呢,現在看起來。神帝和黑鳥幾乎兄弟關系了。

    ******

    接下來的日子。

    先是原本在監察使府邸的親衛軍以及夏族神靈們都盡皆搬遷過來,神廷那邊也派人過來布置安裝好的時空傳送陣!

    龐大的宮殿群也構成了豪奢的府邸,府邸正門之上自然是‘東伯’二字,從此這里就是東伯府。

    “到了。”

    一身白衣的東伯玉從時光傳送陣中走了出來。在他旁邊還有一名綠發女子‘奚薇’。

    奚薇道:“玉殿下,你父親和母親都等你等急了,說半個月回來,卻一直拖著。這才命我過去將你接回來。”

    “嗯。”東伯玉輕輕點頭。

    “這么,來到黑霧海,看到東伯帝君府。你就一點都不開心?”奚薇笑道。

    東伯玉和奚薇二人飛行著,同時遙遙看著遠處龐大的府邸,東伯帝君府的確非常龐大,畢竟到了東伯雪鷹、余靖秋這一層次,單單要試驗招式或者研究法陣所需要的空間都是很大的。府邸自然就更加龐大了,幾乎占據整個陸地的十分之一的大小。

    府邸的正門院墻,同樣高大巍峨,物質法陣等多重法陣加持。

    正門豪奢且大,上方兩個‘東伯’二字是東伯雪鷹親自寫的,兩個字便隱隱讓整個東伯帝君府變得幽深不可測,仿佛一個龐大世界。

    這種感覺并沒有錯,這兩個字,便是一個超**陣的核心!也是東伯雪鷹建成府邸后花費了一個月才布置而成,是一個‘世界法陣’,一個東伯帝君府就是一個浩瀚世界。

    “父親親自寫的?”東伯玉抬頭看著。

    “當然,帝君厲害吧。”奚薇贊嘆道,她也是敬稱東伯雪鷹為帝君,她是眼睜睜看著東伯雪鷹崛起,如今已經站在比當初紅塵圣主還要高的高度了。

    “嗯,厲害。”東伯玉臉上略有了一絲笑容。

    奚薇暗暗嘀咕。

    總算笑了!

    她找到東伯玉的時候,東伯玉竟然獨自一人在買醉,明明可以靠神力解酒,卻一直在喝酒。

    “得告訴帝君和夫人。”奚薇暗暗道,“玉殿下看樣子受刺激了,難道是因為****,還是其他之事?”

    “拜見殿下。”

    “拜見殿下。”

    門口的守衛們恭敬行禮。

    他們都是親衛軍老人了,都認識東伯玉和奚薇,他們如今也都得意的很,畢竟東伯雪鷹地位越高,他們親衛軍影響力也不一樣。

    ……

    在地下殿廳內。

    東伯雪鷹盤膝坐在一冰藍色毯子上,毯子柔軟散發著清涼彌漫全身,此刻周圍隔絕一切規則探查。

    “嗯?”東伯雪鷹手中正拿著一暗紅色符牌,這就是那被冰封的尊者級尸體遺留的暗紅色鋒利殘片和三首神山內發現的另一殘片結合成的符牌,東伯雪鷹低頭仔細觀看著上面的紋路,“單單這古樸花紋,看似普通,實則深不可測。”

    之前是殘片,還看不出什么。

    而現在完整的古樸花紋,越是體會越是覺得玄妙,高深程度遠遠超乎自己如今的境界。

    **(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