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21篇 第十二章 三大基礎秘術
    東伯雪鷹心中哭笑不得。

    原來是這樣。

    以魔祖和湖心島主人的關系,如果是在第三宇宙紀元,毀滅軍團士兵來到魔祖的地方的確是送死!可是魔祖和湖心島主人早就不在這一宇宙了,不管是已死,還是有其他去處,宇宙諸多紀元最強大的兩位存在都早就不在了,他們倆的恩怨還波及到自己?冤不冤?

    “就一萬年,練不成就趕緊滾。”血袍陰冷男子說完就直接盤膝坐在殿廳邊上,懶得再看東伯雪鷹一眼。

    “也沒必要和一器靈計較。”東伯雪鷹雖然覺得對方態度太惡劣,可他也清楚,器靈也是遵循魔祖命令的,即便再討厭他東伯雪鷹,也只能在權限范圍內找麻煩,他只是將時間從百萬年降低到一萬年,而不是直接趕東伯雪鷹走,并非是他仁慈,而是權限不夠。

    “魔祖連其他宇宙生命都給機會,我一個毀滅軍團士兵,他還是給機會的。”東伯雪鷹抬頭看向溶血秘術。

    溶血秘術。

    是一門血液秘術,修煉時疼痛異常,越是接近成功,疼痛就越加恐怖。

    雖然沒練過,可情報早就記載清清楚楚,溶血秘術的困難之處在兩個地方:一個是對悟性的考驗!要在短時間內練成一門復雜的血液秘術是非常難的,悟性要求極高。另一個就是對疼痛的忍耐力考驗,修煉越是深入,越疼痛。在疼痛影響下還要繼續修行!

    受過巫毒折磨,東伯雪鷹很清楚,在疼痛折磨下還要修行難度是何等的大!

    “來吧。”東伯雪鷹很是坦然的也盤膝坐在破舊的殿廳內,開始修煉起來。

    凡人,畏懼疼痛。

    而到了他這等境界,更看做是對生命,對心靈的磨練。

    ……

    剛一修煉,東伯雪鷹皮膚就布滿了凸起的脈絡,血液在奔騰。

    “這一門秘術,對血液的操縱可真是厲害。”東伯雪鷹一修煉就發現這門秘術的神奇,“不愧是絕學《萬魔真體》基礎拆解出的秘術。”

    溶血秘術、蝕骨秘術、煉心秘術。

    這三門秘術是三魔殿的考驗,可它們都是源自于傳說中的《萬魔真體》絕學,都是這門絕學最基礎部分拆解出來的。

    這一門絕學,遠超魔祖最出名的六大傳承,因為《萬魔真體》是魔祖最終悟出創出,令他實力足以和湖心島主人匹敵的一門恐怖絕學。這門恐怖絕學……據說要真正大成,首先就得將六大傳承全部修煉大成,單單這一條件就需要開辟出六條道且都得達到主宰境,還有其他外力輔助,總之難度極大。

    單單得到這門絕學就非常難,必須深入上三洞天。

    而‘三魔殿’考驗如果成功。

    因為三秘術都練成,就能得到《萬魔真體》最基礎的一卷,雖是最低最基礎,對尊者們而言已是極為珍貴。并且還有其他收獲。

    所以能夠進入‘溶血殿’,東伯雪鷹才覺自己運氣不錯,可惜,器靈似乎對湖心島一方頗為敵視。

    “嗡!”

    盤膝而坐的東伯雪鷹,體表隱隱有紅光彌漫,那是體內血液映照出的光芒,忽然紅光消散,東伯雪鷹的皮膚中不由迸出無數血霧。

    “噗。”不但皮膚有血霧噴出,東伯雪鷹口中也鮮血噴出。

    “哼哼。”同在殿廳的血袍陰冷男子睜開眼瞥了眼,嗤笑了幾聲。

    “怎么會這樣?”

    東伯雪鷹卻皺眉疑惑,“這一門秘術,明明就是天地規則的奧妙運用,我都開辟出道路了,才剛開始修煉就修煉岔了?”

    “不愧是《萬魔真體》基礎拆解出的秘術,難怪魔祖會用來進行考驗尊者。”東伯雪鷹原本認為自己百萬年就開辟出道路,以自己的悟性要修煉一門秘術應該不是難事,可剛開始就吃了苦頭。不但是這,連在物質界內的自己的本尊也同樣吐血了,顯然也修煉失敗。

    “繼續。”東伯雪鷹完全沉下心修煉。

    ******

    時間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過去。

    在血魔洞天內。

    遠古惡魔仿佛一座龐大山脈,還在沉睡中,而在遠處隱藏著的母祖教的四位護法卻也是憋屈的很。

    “一千年了。”灰袍女護法低語道,“我們在這已經守了一千年了,東伯雪鷹還沒現身。”

    “情報不會假,根據因果探查,他的確依舊在那一處區域。”禍燭護法看著遙遠處的遠古惡魔,“他應該陷入血魔洞天的某個危險之地,暫時出不來。”

    灰袍女護法點頭:“我們煉制的藥液,本來還想盡快殺了東伯雪鷹好回去繼續煉制。可拖到現在,那藥液早就廢掉了。”

    “等吧。”碧眼男子也道。

    “我們有著足夠時間,耐心等。”裹著紫袍僅僅露出一雙眼睛的老者也道。

    他們四位護法的確心焦,的確憋屈。

    畢竟他們原計劃是煉制成功藥液,繼續去闖一處險地的。可現在藥液廢掉,他們只能在這等。

    在他們看來。

    也就是一個新晉的尊者級,他們四個聯手,其中‘禍燭護法’更是強橫無匹,他們認為解決東伯雪鷹是非常輕松的。誰想在這等了這么久!且還要繼續等下去,并且還得小心翼翼……不能弄醒那一頭遠古惡魔。

    “等他出來,定不能讓他死的太痛快。”灰袍女護法低語道。

    其他三位護法都贊同。

    對于修行者宇宙的生命,他們可沒有絲毫憐憫。

    ……

    一千年,兩千年,三千年……轉眼已經六千余年。

    溶血殿內。

    東伯雪鷹修煉時身體都在微微發顫,疼痛的面孔都在扭曲,終于忍不住哼出聲來。

    “呦,竟然哼出聲了?”殿廳角落的血袍陰冷男子聽到聲音睜開了眼,露出興奮笑容,“是不是很疼啊,哈哈哈,溶血秘術豈是那么好修煉的?這可是《萬魔真體》的三大基礎秘術之一啊,對悟性要求極高極高,那些尊者們要百萬年練成都很難,你想要萬年就練成?”

    “而且修煉越是深入,越是疼,連本尊神心都會疼。”

    “在劇烈疼痛下要練成就更難了。”

    血袍陰冷男子站了起來,欣賞著遠處東伯雪鷹疼痛微微震顫的模樣,“還以為你們毀滅軍團士兵多么厲害呢!這才六千余年,你修行的溶血秘術恐怕才修煉一小部分吧,疼痛遠遠沒有達到極致!等你快大成時,那才知道那滋味是何等的……嗚,雖然我沒嘗試過,可我看過很多尊者們最后失態的樣子。”

    “哦,我差點忘了。”

    “你只有一萬年時間,時間一到,我就會把你扔出去!不過就算出去了,你也可以繼續修煉,繼續嘗嘗溶血秘術的滋味。可惜啊,過了期限,就算你練成了溶血秘術也沒用了。”

    “必須萬年內練成,魔祖考驗就是你們修心境界,考驗的就是你們的悟性。”

    血袍陰冷男子說著還欣賞著東伯雪鷹痛苦的樣子。

    忽然

    原本痛苦的東伯雪鷹恢復了平靜,原本扭曲的面孔也恢復了祥和,同時也睜開了眼睛看著血袍陰冷男子。

    “我才說幾句,你就受不了不修煉了?你修心真的很一般。”血袍陰冷男子見狀道。

    **(~^~)(www..)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