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25篇 第16章 新的世界
    東伯雪鷹還在擔心黑葫蘆的金焰對宇宙的傷害,剛塞上塞子,器靈就立即傳音提醒,可提醒也來的晚了!骨乾羅這一次的偷襲要的就是出其不意,要的就是極快速度!

    “不好。”東伯雪鷹來不及操縱黑葫蘆,連一個念頭立即躲進虛界天地,身體憑空消失。如今的東伯雪鷹,虛界道已經大成跨入主宰境,虛界道在搏殺攻擊方面極弱極弱,可它自成一個天地,保命卻是極為的厲害,像一些手段較弱的主宰恐怕都根本找不到東伯雪鷹的真身。

    嗡——

    骨乾羅透過混沌飛舟發出的攻擊,無形波動立即掃過之前東伯雪鷹所在位置,頓時時空扭曲,隱隱顯現出另一個天地內東伯雪鷹的身影來,這股波動也強行滲透進入了已經完整的虛界天地中,可威力也是急劇銳減,十成也只剩下一兩成的威力。

    “噗~~~”這股攻擊直接侵襲進東伯雪鷹體內,可他身體仿佛虛空般,輕易就將這攻擊卸去大半,剩下的威能僅僅讓他體內血液沸騰了下,臉色紅了下,卻是連吐血都沒有。

    “什么,竟然都沒能傷他?”在混沌飛舟內的骨乾羅有些難以置信,為了追求出其不意和速度,這一次攻擊雖然稍弱,可也達到虛空神門檻了。不亞于血刃神帝兩大分身和黑鳥五師叔聯手施展出的攻擊。

    如此威能都沒能讓東伯雪鷹吐血?這樣的保命能力,的確很夸張。

    ……

    他卻不知。

    虛空行者本身身體猶如虛空,虛不受力,加上身體本身就極端強橫,即便剛剛達到行者秘藏第十一層,身體之強就已經凌駕在母祖教絕大多數教主了,單單仗著身體,就足以媲美頂尖主宰。所以想要傷害一名虛空行者本就很難。

    同時東伯雪鷹的‘虛界道’,乃是規則奧妙體系中極端保命的一條道,自成一虛界天地。想要殺一名躲在虛界天地內的‘虛空行者’,難度的確太大太大。

    “骨乾羅!”遭到攻擊的東伯雪鷹卻是看向對方,立即拔開黑葫蘆的塞子,轟~~~~洶涌的金焰流光再度沖出降臨真實世界,直接沖擊向那一艘混沌飛舟。

    轟轟轟~~~

    金焰淹沒了混沌飛舟,可混沌飛舟卻安然在那,絲毫無損,骨乾羅此刻正在思考怎么應對東伯雪鷹,至于這金焰?他根本無懼!

    開玩笑。

    依仗混沌飛舟等外物他巔峰時可以和虛空神硬拼,就算混沌虛空中遇到危險,靠混沌飛舟也能硬抗,宇宙紀元就算破滅也傷不了混沌飛舟絲毫!別說混沌飛舟了,就是母祖教那艘須木戰船,作為母祖教最強的一艘戰船,黑葫蘆的金焰也無法傷害那艘戰船。

    當然骨乾羅也只能躲在飛舟內,母祖教護法也只能躲在戰船內根本不敢出來!

    “該死。”東伯雪鷹釋放金焰,見混沌飛舟絲毫無傷,不由咬牙連停止催發黑葫蘆,堵上塞子。

    “你這金焰太過狂暴,毀滅性太強,都會傷害到你們的宇宙,我還以為你會一直施展,直到這一宇宙紀元最終破滅呢。”骨乾羅的聲音回蕩在虛空中帶著冷意。

    “主人,別擔心,你施展黑葫蘆時間較短,而且金焰波及的范圍也較小。對宇宙的傷害還是很低的。”器靈連傳音道。

    “嗯。”

    東伯雪鷹抓著黑葫蘆,從虛無中顯現,冰冷看著遠處的那艘混沌飛舟。

    而血刃神帝、青君、元初主人、深淵始祖等一眾主宰們也有些憤怒,血刃神帝直接冷聲喝道:“骨乾羅,你當初選擇了北玄宮主,承諾幫我們!可是現在,你不但幫助母祖教,可母祖教第一祭塔已經被我們奪了,你還偷襲雪鷹?”

    “哈哈……我是選擇了北玄宮主那小家伙,和她立下誓約,可我沒違反誓約啊?她一直在我的混沌飛舟,我也從未傷害過她。”混沌飛舟中傳出聲音,“至于承諾幫助你們?哈哈哈,你們還相信承諾?真是太可笑了!”

    血刃神帝他們一個個都很是憤怒,骨乾羅這等實力身份竟然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承諾,一點臉面都不要!

    ……

    混沌飛舟內,巨大的雕像‘骨乾羅’一邊戲謔說著,一邊卻仔細觀察著東伯雪鷹,思考著怎么對付。

    他從來沒放棄!

    那黑葫蘆可是護道之寶,不惜一切代價他都要得到。

    “嗯。”

    “就按照這一計劃來,拼了。”骨乾羅很快心中有了定計。

    ……

    東伯雪鷹雖然身影顯現,可他依舊是在虛界天地內,小心警惕著。

    咚!

    一道奇異聲響直接在靈魂中響起,不過東伯雪鷹的靈魂內融入了完整的《行者秘藏》,輕易就抵抗住了,可這也讓東伯雪鷹臉色一變,連拔出黑葫蘆塞子,金焰流光再度飛出,不過這一次飛出的并不多,而且僅僅環繞著東伯雪鷹體表,形成了一個金色的球體,東伯雪鷹就站在這金色球體中央。

    對宇宙的傷害,取決于金焰的量,以及波及的范圍!量越多、范圍越廣……傷害也就越大。像僅僅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金色球體,僅僅兩三米范圍,傷害就低的可憐了。

    “呼。”“呼。”“呼。”……

    東伯雪鷹的小心沒有錯。

    除了剛開始靈魂攻擊外,緊跟著的就是詭異的風,風從虛無中出現,穿過虛界天地后威力大損,又強行侵襲金焰,沒能穿透就消耗殆盡。

    “這骨乾羅……”時空島主、元初主人、深淵始祖、青君、乾合娘娘他們個個大驚,看著遠處混沌飛舟周圍虛空都開始顯現一個個巨大的法陣圖案,一重重詭異攻擊降臨,針對靈魂的就有三種,聲音、詛咒等等,還有其他針對**的,以及直接針對世界的,要強行抹殺那一片區域。

    一個個法陣圖案顯現幻滅。

    骨乾羅咬牙切齒,那巨大的雕像只是他顯現在外的模樣,他的真身是潛藏在混沌飛舟內正盤膝坐著,正瘋狂不惜一切的操縱混沌飛舟進行攻擊!他傷勢本就比較重,這么瞬間爆發如此強攻擊,對他的傷害也很大。

    “只要得到這黑葫蘆,一切都值。得到后我就立即離開這一宇宙,讓桑丹幫我駕馭飛舟,我就繼續沉睡。”骨乾羅已經做好繼續沉睡的打算,癲狂的攻擊。

    然而——

    護道之寶,何為護道?攻擊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保護!

    狂暴的金焰在虛無法陣操縱下都變得非常的乖巧,形成完美的球體保護著東伯雪鷹,它們層層疊疊結合的非常美妙,一切都是虛無法陣的操縱。骨乾羅拼命下的攻擊威力的確恐怖,有些連虛界天地都只能削弱少許,可金焰球體卻一般都能完全抗住,其他能滲透的,如靈魂攻擊?對東伯雪鷹完全無用!至于其他穿過金焰球體殘余少許威能,根本無法令東伯雪鷹受傷。

    “我殺不了他?不,不,不……”骨乾羅快發瘋了。

    骨祖座下,圣子們彼此競爭,弱肉強食。

    他本流落到幾乎末尾,才不顧一切選擇進入混沌虛空遨游冒險一搏,雖然多次經歷危險,可是這‘黑葫蘆’是他有望得到的最好的寶物了。他雖然擔心殺不了東伯雪鷹,可還是要全力一試,可嘗試的結果讓他更加癲狂,他不愿接受!

    ……

    “嗯?”

    血刃神帝遙遙看著混沌飛舟,看著那混蛋飛舟周圍虛空顯現才一個個巨大的法陣圖案,他本就在法陣上造詣極高,能自創出‘虛空兩極法陣’,甚至以主宰實力就弄出了十二元辰柱。如今看到一個個玄妙法陣在眼前激發,這可不是《萬物圖錄》中的記載,而是真正的法陣在激發,在運轉,讓血刃神帝不由癡迷其中,他境界和這些法陣本就接近,能夠看透其中許多虛實。

    漸漸的。

    他神情一怔,腦海中轟然,那個一直若隱若現模模糊糊的新的世界終于在他面前展開了。

    **(未完待續。)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