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35篇 第51章 東伯雪鷹的幫手們!
    “蓬!”

    內藏無盡黑暗世界的巨大手掌拍擊過來,讓早有準備的劍主依舊感覺到壓迫感:“夏皇提醒的沒錯,這不死冥帝的實力的確是和他一級數,真是可怕。.*M”

    他來出手阻礙,自然先和夏皇說了,夏皇當時也說了:“妖劍,這不死冥帝實力極強不亞于我,甚至有可能比我還強大。他離開界心大6太久,對他的實力,真的。”

    現在

    的確是和夏皇一級數,至于更強?倒是不明顯,強也強的有限。

    劍主卻是不知,一來,不死冥帝沒拼命施展最強手段,二來,不死冥帝漫長歲月最大的成就就是琢磨出煉制‘死亡行者’法門,如果讓他獻祭成功,煉制出一尊死亡行者來!這可是有資格稱得上‘半渾源生命體’的,論戰力卻是匹敵一些最弱小的渾源生命了!

    “妖劍,記住,你去是保護那些弱小,而不是飛雪帝君。別真和不死冥帝撕破臉!僅僅勸說,他還不會愚蠢的因此真和我夏風古國為敵。”夏皇當時也吩咐了。

    夏皇他們也的確不懼。

    夏皇分身眾多,單單一個‘夏風國都’就是整個界心大6第一大城,人口無數了,夏氏一族真正核心的族人主要分布的幾座大城,都是有他分身鎮守的!

    所以真撕破臉,最核心城池也是無憂。

    他相信,在沒‘大仇’前,不死冥帝還不會這么愚蠢!

    的確,如今毀掉獻祭的是‘飛雪帝君’,不死冥帝自然是恨那飛雪帝君,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憑空樹一恐怖大敵!

    ……

    轟~~~~

    巨大的手掌拍擊,無數劍光潰散。

    劍主都被震得往后倒飛開去,撞擊在飛雪城的護城法陣光罩上,他又立即飛起。

    “咦,你手上的并非至高秘寶,可你竟有無敵的實力了?”不死冥帝見狀冷笑,“可惜,在我面前,你們沒資格稱無敵。”

    整個界心大6。

    實際上,有兩位還在無敵之上。

    一個是夏皇!都是短時間可以打的永夜始祖重傷遁逃的。

    另一個就是前界心大6第一強者,如今歸來更強勢的不死冥帝。

    他們倆都是兩條道達到究極!實力的確更強一截。

    不過強一截……在戰斗時優勢并不會太大,只是占據上風罷了!

    要退要逃,無敵存在們都輕輕松松。

    “蓬蓬!!”

    劍主連續出劍。

    不死冥帝接連數個大手掌揮拍,雖然打的劍主都受傷了,可也只是嘴角有些血跡,這傷勢輕的很。

    “妖劍之主,我沒耐心和你啰嗦!”不死冥帝有些惱怒了,他的右手再度揮拍,這一次手掌卻是升騰著黑色的火焰,遮蔽天空的巨大手掌拍擊過來,劍主雖然出劍抵擋,卻直接被拍擊的遠遠拋飛開去,更是口吐鮮血。

    在拍飛劍主的同時,不死冥帝又一巴掌朝下方飛雪城拍擊過去。

    “住手。”又是一聲大喝。

    無盡黑云顯現,抵擋不死冥帝那一巴掌。

    蓬!

    黑云直接被拍擊的四散開去,卻是化作無數的蟲子。

    無數細小蟲子迅飛向一道身影,飛到了那一道身影的身體上,化作了一寬松的黑色衣袍。

    這是一個人形飛蟲模樣的強者,全身都是黝黑鱗甲,額頭有著兩根軟觸角,身后還有著薄如蟬翼的兩晶瑩翅膀,如今無數蟲子凝聚的黑袍卻是裹在身體上,他抬頭方的不死冥帝:“冥帝,還請住手。”

    “蟲祖?”不死冥帝有些惱怒,“你來阻我?”

    蟲祖和他倒是有些交情。

    也買賣過‘噬界靈液’,甚至不死冥帝并不想和蟲祖翻臉!因為,這次獻祭失敗,他還想要再次從蟲祖這購買‘噬界靈液’。

    “飛雪帝君有諸多分身,你又殺不死他,隱隱為泄憤遷怒無辜?何必呢?”蟲祖聲音沙啞。

    旁邊劍主都驚奇。

    整個界心大6正在觀的各方勢力都吃驚的很,妖劍之主出手阻攔他們都能理解,畢竟飛雪帝君本就是夏風古國的客卿!且據說和妖劍之主私交很好。

    而蟲祖呢?

    蟲祖和夏風古國關系可不好啊!甚至蟲祖當年在‘噬界大帝’麾下也是殺戮無數,他在乎那些無辜生命?

    “你也在乎那些螻蟻?”不死冥帝不敢相信,“蟲祖,我聽錯了么?”

    “應山氏和我有舊。”蟲祖開口說道,“說起來,我還欠應山氏一個大人情,所以我這次來,希望冥帝能停手。”

    ……

    在整個界心大6各方大勢力都在關注飛雪城的時候。

    卻有一則消息,迅的傳遞到了斷牙山脈深處。

    “主君,天心道人真正的身份是飛雪帝君!他出手拯救十五國生靈,卻是壞了不死冥帝的大事,不死冥帝憤怒殺到了飛雪城,欲要滅殺整個應山氏,乃至整個飛雪城。”這一則消息,很快就傳遞到了斷牙山脈內部的其中一座世界。

    這一座浩瀚世界,生靈數量并不多,可每一個都很強大,最弱的嬰孩的都是虛空神層次。

    而這座世界的君主,卻正在陪著自己的孩子。

    “嗯?”星光衣袍男子原本還笑瞇瞇陪著女兒,忽然臉色微變。

    “天心道人,你救過我女兒,這事,我還真不能不管!”星光衣袍男子依舊在原地,實際上留下的只是化身,真身卻已經離開了,趕往界心大6飛雪城了。

    ……

    飛雪城。

    東伯雪鷹吃驚現的蟲祖。

    “蟲祖也來幫我?”東伯雪鷹不敢相信,“他和應山氏有舊,怎么,我應山氏歷史上從未記載?”

    整個應山氏的老祖宗‘應山老母’都活著,卻都不知道。

    遠處的蟲祖則是轉頭伯雪鷹一眼,他滿是鱗甲仿佛蟲子頭顱的面孔上卻是露出一絲笑容,顯然很是善意,蟲祖心中卻是復雜:“你不認識我了,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只是我忘不了……我真正的名字是叫巴妥晨!巴妥氏活著的唯一一個核心子弟。”

    巴妥晨忘不了。

    在荼花國,家族覆滅,妻子都是敵人派來的奸細……在他最絕望的時候,是一位叫應山雪鷹的白衣少年出手救了他!送他去了夏風古國。

    在夏風古國國都,也是他奇遇的開始!

    可在他成長崛起前,卻因為和樊氏結仇,被關押在牢獄。雖說隨著他暗中慢慢實力提升,終究能逃出去,可在牢獄中他成長會很慢很慢。還是‘應山雪鷹’出現救了他,送他離開!他才真正龍入大海,開始了急劇提升。

    他恨,恨很多人。

    甚至覺得這世間殘酷冷漠,弱肉強食。即便再絕望,可那位白衣少年‘應山雪鷹’卻讓他感覺到這世間終究有一抹光。

    所以!

    其他生靈死再多,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應山雪鷹’他必須救!

    “只是這次對手太強了。”蟲祖‘巴妥晨’方,他短時間實力提升到一個極致,可和不死冥帝相比,差距還是太大!

    “嘩~~~~”

    忽然耀眼無比的星光出現在飛雪城上空,在匯聚著。

    “嗯?”

    劍主蟲祖‘巴妥晨’都吃了一驚。

    便是惱怒的不死冥帝也是面色微變,從那彌漫處處的星光中,他感覺到了威脅。

    星光匯聚。

    化作了一名穿著華麗星光衣袍男子,他氣質高貴然,站在那面的不死冥帝:“不死冥帝?”

    “你是誰?”不死冥帝鄭重起來,整個界心大6上恐怕只有他能夠感覺到來者的特殊,因為這一類強者,他早就遇到過!

    “斷牙山脈,星光世界之主。”星光衣袍男子微笑道。

    “世界之主?”不死冥帝微微色變。

    他很清楚,斷牙山脈內部能夠成為‘世界之主’的都是何等可怕存在!這也是他為何一心要煉制出死亡行者才敢去闖的緣故!當然,世界之主也僅僅是斷牙山脈危險的一部分,僅僅一名世界之主,又不在斷牙山脈內,不死冥帝也不懼。

    “你一個斷牙山脈的世界之主,來此何事?”不死冥帝開口。

    “飛雪帝君對我有恩,我自然得來保他!”星光衣袍男子說道。

    ……

    東伯雪鷹愣愣劍主幫他,他能理解。可蟲祖和這位斷牙山脈神秘的‘星光世界之主’,他真的不認識,卻在如今這關鍵時刻都站出來了。

    他一次次出手拯救無數生靈,不知不覺,卻已經有強者愿意為他抵擋不死冥帝了。

    “一飲一啄,這也是至高規則運轉的一種吧?”東伯雪鷹忽然有些明悟,他自從體會無數靈魂獲得自由時的歡呼,明悟靈魂道路的方向,對‘虛界幻境’五脈融合向,那時候,他就隱隱觸摸到靈魂層面更高規則。

    他也隱隱理解,至高規則運轉了。

    他拯救眾生,從眾生那,感悟出虛界幻境道的方向。

    他在界心大6拯救無盡生命,而危難時,也有強者站出來。

    ******

公告:新筆趣閣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