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37篇 第15章 渾源祖神
東伯雪鷹盤膝坐在荒野上,抬頭看著高空中那艘巍峨大船,大船上有兩桿旗幟獵獵,兩旗幟分別有不同的兩個文字,雖然只懂得這世界語言說法,并不知曉文字怎么寫。可是看到這兩個文字,東伯雪鷹還是立即明白了文字意思。
  
  顯然境界到了極深地步,文字都具有無盡玄妙。
  
  一旗幟上兩個文字,意思是‘峻山’。另一旗幟上的兩文字則是‘御風’。
  
  “好詭異的探查之法。”當高空那大船上,那位冷厲老者眉心睜開第三只眼,碧綠眼眸俯瞰下方時,東伯雪鷹有一種被看透的感覺,當然他虛界幻境道完全不受影響,若是有心,完全可以隱藏實力。可他還是決定暴露部分。
  
  靈魂方面稍作隱藏,至于身體強度則無需隱藏了,因為不管是那一頭兇禽,還是這一艘大船上的那些守衛以及冷厲老者等眾多高手,幾乎個個身體都極為強橫。比如那冷厲老者的身體氣息之強……還在自己之上!
  
  呼!
  
  只見六道身影從高空大船上飛下,為的是那位冷厲老者,在他身后則是五名將士。
  
  冷厲老者看著東伯雪鷹,淡笑道:“我等乃是峻山御風氏,看你獨自一人在這大荒中,而且似乎身體還受了重傷,傷勢一直未愈,我家小姐好心愿意幫你,捎帶你一程。你可愿隨我等一同前往峻山城?”
  
  “我正苦于應對重重危險,能夠逃離此地,自然愿意。”東伯雪鷹早已經起身,主動說道。
  
  他需要一個安靜且安全的地方,好好靜修,盡快提升實力。
  
  另一方面,也需要融入這世界強者群體中,更好的了解這世界。
  
  “你叫什么名字,來自哪里?”冷厲老者問道。
  
  “在下飛雪,也沒什么家,一直獨行闖蕩。”東伯雪鷹客氣道。
  
  冷厲老者微微點頭:“也對,你們飛升者的家鄉,都是下界的某個空間。飛雪,你可以稱呼我為云管家,現在隨我走。”
  
  說著冷厲老者帶著五位將士迅朝高空那艘大船飛去。
  
  東伯雪鷹也立即跟上,一同飛去。
  
  飛上大船。
  
  “我是御風清音。”一位淡藍衣袍女子眼睛亮,好奇看著東伯雪鷹,微笑道,“聽云管家說,你是飛升者?”
  
  東伯雪鷹笑笑。
  
  
  飛升者?
  
  那是什么玩意?
  
  剛才那位云管家也提到過飛升者,可東伯雪鷹卻一頭霧水,此刻這位明顯地位較為尊貴的女子問話,東伯雪鷹只能笑著應付。
  
  “這便是我家三小姐。”云管家冷厲眸子看了眼東伯雪鷹,道,“愿意救你,帶你一同離開這里,也是三小姐的吩咐。”
  
  “飛雪謝三小姐救命之恩。”東伯雪鷹當即說道。
  
  “小事,不值一提。”這位三小姐‘御風清音’卻是連追問道,“你們飛升者的家鄉聽說和我們神界完全不一樣,能說說么?我一直好奇的很,可惜我們神界的沒法下界。”
  
  “咳咳咳。”東伯雪鷹忽然咳嗽幾聲,臉色漲紅,嘴角隱隱有血絲。
  
  只能裝受傷!
  
  不敢回答!畢竟自己對什么飛升者,對什么神界完全一頭霧水,如果隨意回答,一旦露餡,誰知道什么后果?這支隊伍看起來來頭還不小,說不定就有和家族聯系的方法,自己一旦暴露,對方家族怕都立即知曉,鬧大了,對自己會很不利。
  
  還是低調點,盡快融入這世界。
  
  “你受傷了?需不需要我們幫忙?”御風清音則連看向一旁云管家,“云管家,你看看,有沒有辦法幫幫他治療傷勢?”
  
  “他這傷很特殊,我都看不透,只知他身體雖然努力壓制,但一直無法完全好。”云管家搖頭。
  
  “沒事的,我之前一直無法全身心療傷,只要在安全的地方,好好靜修一番,多耗費點時間便能恢復。”東伯雪鷹連說道。
  
  強大修行者,一般生命力都無比強大,恢復力都極強。東伯雪鷹說自己能搞定,大家也都信。
  
  “嗯,那你小心些。”三小姐‘御風清音’囑托道,“云管家,趕緊給他安排去歇息,讓他好好療傷。”
  
  “好的,三小姐。”云管家應道。
  
  ……
  
  吱呀。
  
  大船的一不起眼的艙室單間內,云管家推門而入,淡然道:“你就住在這一間吧,還有,三小姐性子善良,又不像你們飛升者從弱小一步步爬升上來個個狡猾有心計。你別在三小姐這耍什么心計手段,三小姐或許會被你欺騙,可你騙不了我。
  敢騙到峻山御風氏頭上,你會死的很慘,明白了?”
  
  “云管家放心,三小姐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報恩還來不及,豈會恩將仇報?”東伯雪鷹連道。
  
  “哼,恩將仇報的多了去了,話我說了,你也牢牢記在心底。”云管家看了眼東伯雪鷹,眼中有著冷意,隨即轉頭便走。
  
  門關上。
  
  東伯雪鷹獨自盤膝坐下,才算松口氣。
  
  剛進入這世界,是最脆弱最懵懂的時候,最怕一不小心露餡,引來一大波敵人,甚至越鬧越大!
  
  “那些能進入禁地‘蛇牙廊道’的,選擇最后一搏,被元送到了這里!這等地方豈會尋常?”東伯雪鷹搖頭,“至少得有能威脅到皇級圓滿‘至尊’的存在吧?”
  
  在這等地方,剛開始還是低調點好。
  
  ……
  
  東伯雪鷹在船上,也沒搜人記憶,防止被現。
  
  他只是利用‘虛界幻境’的一些簡單手段讓人對他生出好感,故意引一些人說出許多事來,讓東伯雪鷹逐漸知道些情況,關于‘飛升者’他也了解了些。
  
  “原來如此。”東伯雪鷹了然,“這個世界,是神界?還有許多其他低等的空間,被他們稱作是下界,下界有眾多空間,其中最強者方才有望飛升,飛升到神界?”
  
  “飛雪兄。”
  
  一旁和東伯雪鷹閑聊的是站在船舷旁的一名守衛,守衛也是閑的無聊,笑道,“我之前也只是聽說飛升者,你還是我第一個見到的飛升者呢!在傳說中,飛升者來到神界的雖然有不少,可分散在茫茫神界,自然就變得稀少了。加上就算在眼前我等也認不出!這次還是云管家在,云管家的‘碧光神眼’看出飛雪兄你沒有渾源祖神血脈,方才確定你是飛升者。”
  
  “也多虧了云管家,我才能上這艘船。”東伯雪鷹笑道,心中則是默默記下‘渾源祖神血脈’。
  
  沒渾源祖神血脈,就是飛升者?
  
  那,這個神界原本的無數子民,都有渾源祖神血脈?
  
  這渾源祖神……是渾源生命?是死的,還是活的?
  
  如果是活的強大渾源生命,那這個世界,就有些可怕了!
  
  “你得謝謝三小姐,也幸虧是三小姐,三小姐為人好,方才救你。
  ”那守衛道,“若不是三小姐開口,云管家哪會耗費力量刻意施展神眼去觀察你?”
  
  ********
  
  
  :。:
甘肃+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