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38篇 第44章 秘術
“總算親眼看到跳出樊籠成就渾源了。”人群中,東伯雪鷹卻心潮澎湃。
  
  在家鄉源世界,在界心大陸,在雷霆世界,甚至來到這圣界……在這之前漫長歲月,他從來沒親眼見過誰成就渾源生命!‘成就渾源’的難度,甚至讓東伯雪鷹感到無形的壓力,可現在,一個曾經和他并肩戰斗的,甚至請他幫忙的修行者‘九首蛇祖’成功了!成了渾源!
  
  激動,羨慕,斗志昂揚。
  
  情緒無比亢奮!
  
  “成渾源,一個采集外來血脈的都能終極覺醒,我就不信,我做不到。”北河大帝也同樣斗志沖天,他當即轉頭朝自己洞府趕去。
  
  “只要我達到九首兄之前的實力層次,應該就有希望終極覺醒了吧。”頂尖強者中,一群修煉血脈之力的同樣看到了‘目標’。在這之前,他們本來離九首城主實力差距就不大,只要再增加幾成實力即可。雖然依舊難,可至少看到希望。
  
  “九首兄,以寂靜冰山主人血脈統領另外九種血脈終極覺醒,更創造出嶄新的渾源種族出來。”風云一葉眼睛同樣迸發驚人光芒,“他能開辟出新的路,我風云一葉,終有一天也能以力破法!”
  
  “他九首,從凡俗一步步上來,沒渾源血脈,主動采集渾源血脈融入身體,十種血脈都能終極覺醒。我乃老祖宗后裔中最強的,受諸多栽培,我僅僅一種渾源血脈而已,修行資源比九首好了不知多少,我就不信,我覺醒不了!”屋曉同樣獨自轉頭便離去。
  
  一時間。
  
  眾多修行者們,一個個都和‘九首城主’比較,都覺得至少看到‘目標’了!個個戰意前所未有的熾烈。
  
  實在是之前漫長歲月,他們很多人心中都膽怯了,對自己能否成渾源都沒信心了!因為看到太多絕世天才,比自己更逆天的天才都一個沒成,自然越加信心不足。如今看到一個成功,心理就不同了。
  
  ……
  
  接下來日子。
  
  不但是赤云城,其他四座聚集地修行者們同樣都亢奮的很。
  
  “飛雪帝君,我建立隊伍欲要去斬殺渾源囚徒‘浮光河主人’,誠心請你幫忙,加入我的隊伍!有你在,我們把握就大上十倍都不止了,需要什么條件你盡管說。它對我終極覺醒非常重要,還請飛雪帝君幫忙一把,若是我能成就渾源,定會報答飛雪帝君你。”
  
  “沒特殊理由,暫時不去其他聚集地。”東伯雪鷹回應。
  
  “我們可以來接你。”
  
  “不必了。”
  
  “我終極覺醒,急需這渾源囚徒血脈。”
  
  東伯雪鷹根本就不理會了。
  
  沒辦法。
  
  邀請他去斬殺渾源囚徒的太多了!九首城主的成功,讓很多血脈一脈的修行者認為——和他們血脈相似的高等渾源生命的血脈,應該對他們終極覺醒有大幫助。
  
  ……
  
  世間一切講究公平。
  
  喊著‘那是我成就渾源的急需之物’,喊著‘我會報答你的’,東伯雪鷹根本不理。因為絕大多數修行者都渴望得到渾源囚徒尸骸,即便是悟道者,也可用來參悟修行!
  
  不過,只要有足夠誘惑力的條件,東伯雪鷹還是愿意出手的。
  
  在接下來的五百多億年歲月里。
  
  他接連答應了六次邀請,甚至有三次都是其他聚集地的!這六次,都是出去對付渾源囚徒。
  
  六次行動,成功了兩次!
  
  寂靜冰山主人的隕落,似乎在整個圣界的那些‘囚徒’中引起了騷動,畢竟渾源囚徒數量很少,一共也就數十位!一位隕落,其他個個吃驚,也都想方設法探查了解,知曉了‘飛雪帝君’的恐怖靈魂招數,在有所防范下,這些渾源囚徒謹慎的很,六次行動,有四次都是追殺失敗,渾源囚徒逃到離老巢足夠近,實力達到足夠強地步,修行者隊伍斬殺不了,被迫只能放棄。
  
  可不管怎樣。
  
  算上寂靜冰山主人,也斬殺了三位渾源囚徒了!這成功率依舊極高,邀請東伯雪鷹的依舊很多。
  
  ******
  
  赤云城,洞府內。
  
  東伯雪鷹在地下殿廳中,身體隱隱半透明,體表更是出現了一層水滴層,這體表保護層……盡皆都是一滴滴水滴,水滴不斷滾動著,完美守護著體表每一處。若是放大億萬倍可發現,這一滴水滴,實際上是不斷流動變化的‘空間’。
  
  “咻。”
  
  東伯雪鷹動了,身體瞬間劃過長空。
  
  撕拉——
  
  體表覆蓋的這一層水滴流轉起來,無比的鋒利,能從無間入有間,切割一切物似的!東伯雪鷹飛過半空的速度快的可怕,比之前的虛空魔蟲身法快了一倍還多些。
  
  呼,東伯雪鷹在地下殿廳另一端停下。
  
  咻咻咻……
  
  他不斷在地下殿廳內移動,從這一處到另一處,體表水滴層切割一切阻礙。
  
  “速度的確快多了。”東伯雪鷹停下來露出喜色,“論速度,在整個赤云城我也能排到十名左右了。”
  
  赤云城,有些修行者的血脈,就格外擅長速度!甚至比風云一葉、屋曉和當初的九首蛇祖都要快的多。
  
  東伯雪鷹如今速度能在強者如云的赤云城排在十名左右,已經很恐怖了。
  
  “這是寂靜冰山主人當初拼命時的招數。”東伯雪鷹點頭,“我鉆研他尸骸如此久,總算推演出這一秘術了。”
  
  像自己當初從千眼存在的神秘眼睛,根據它的構成,推演出了虛界幻境道的第一殺招和第二殺招。
  
  天生渾源生命,它們挖掘出血脈力量,身體也會變得更強,比如體型更大,甚至身體發生變化,顯現出更多規則奧妙!它們挖掘出的一些‘秘術’,從它們身體的一些結構中就能觀察到,因為它們終究不想悟道者,是完全掌握規則奧妙,而是挖掘血脈發揮力量。
  
  能施展,卻不知曉本質。
  
  東伯雪鷹他們研究尸骸內部構成,卻是以自身掌握的規則奧妙,來創造出類似簡化秘術。
  
  秘術……
  
  一門門秘術,其實就是實力提升過程,也是底蘊積累過程。
  
  像東伯雪鷹創出虛界幻境道第三殺招,他靈魂都是發生了蛻變的。
  
  “這一門‘水滴之術’算是成了,再研究研究‘虛空凍結之術’。”東伯雪鷹又埋頭鉆研,寂靜冰山主人身體結構顯現的諸多奧妙,蘊含的眾多秘術中,在東伯雪鷹看來,最可怕的就是‘水滴之術’和‘虛空凍結之術’。
  
  水滴之術,一方面,可護體!讓保命能力暴增,一方面,飛行速度暴增。
  
  東伯雪鷹自然先全力參悟了這一秘術。
  
  而另一秘術‘虛空凍結秘術’,當初便是讓九首蛇祖感覺到聲音消失,都感覺到冰冷,乃至思維都變得慢了一拍!這一招相對而言,更詭異莫測。只是當初的寂靜冰山主人全力以赴下也只是施展了一次,后來好一會兒都沒法繼續施展。
  
  這一門秘術,對遭到束縛壓迫的寂靜冰山主人而言都很吃力。
  
  要掌握……難度也更高。
  
  “虛空,凍結?”東伯雪鷹沉浸其中。
  
  ……
  
  在整個圣界,五座聚集地的修行者們都狂熱修行著,都想要成為第二個九首蛇祖成就渾源的時候。
  
  深淵海,海底。
  
  那巍峨龐大的身影盤膝坐在海底,他體型太龐大,雙手一伸便足以籠罩整個深淵海,深淵海給他當澡盆都嫌小了些。
  
  “嗡嗡嗡~~~”他身上的鐐銬鎖鏈,忽然金光大漲,鎖鏈上有無數金色秘紋亮起,一些原本牢牢連接海底的鎖鏈也松開了,它們漂浮著,可光芒卻一陣陣大漲。
  
  “哼。”
  
  一聲痛苦的低哼。
  
  深淵海主人陡然睜開了眸子,眼眸幽暗冰冷。
  
  “終于,到了出巡時候了嗎?”深淵海主人眼眸深處有著壓抑的一絲興奮。
  
  作為整個圣界,最恐怖的一位囚徒。
  
  他身上的種種懲罰束縛也要強的多,像其他渾源囚徒們想要‘出巡’,隨時可以出巡!可是唯有‘深淵海主人’是遭到束縛的,平常他都沒法站起來!只能一直這么盤膝坐著,唯有鎖鏈和海底分開連接,他才能離開深淵海。
  
  “真疼啊。”深淵海主人身體都在顫抖,這疼痛在急劇加強,在逼迫他離開深淵海。
  
  只有出巡。
  
  只有離老巢越遠,疼痛才會越加輕。
  
  “該死的領主們,在逼我,在逼我!你們會后悔的,會后悔的!”深淵海主人陡然站了起來。
  
  這一站起,令整個深淵海的海水都在搖晃,掀起無數巨浪。
  
  轟隆~~~~
  
  無比巍峨龐大的深淵海主人站立起來后,整個廣闊的海洋‘深淵海’海平面都猛地急劇下降!
  
  他雙腳踏著海底。
  
  站著那,海平面的位置只剛好到深淵海主人的腰部。
  
  他仰頭發出憤怒咆哮,轟隆隆~~~~恐怖的聲波令深淵海上空都在劇烈震顫,膜壁破碎,露出了一條條細密鎖鏈般的秘紋。
  
  **
  
  瀏覽閱讀地址:
  
  
甘肃+一选五开奖